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要争

书名:王爷别乱撩!医妃她是朵黑心莲     作者:咸鱼要躺平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穆凛立刻警惕起来,看着王氏的眼中满是质疑,“你不是禁足了吗?怎么知道我和母亲起了冲突?”

    王氏温柔一笑,倒了茶水端过去,“这还不好猜吗?府里能让你生这么大脾气的人,除了母亲还有谁。”

    “嗯!”穆凛收回目光,拿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

    王氏 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低下头,摆出一副受委屈的小媳妇模样道。

    “都是妾身的错,要不是看她们把欣柔拖走,妾身也不会一时冲动,顶撞了母亲,让母亲不待见,爷,府里如今就您一个男丁,您万万不要因为妾身和母亲离心呀!那样母亲会伤心的。”

    王氏如此贤惠、识大体,为他着想……,让才在老夫人那边碰壁的他,心里暖暖的,不经大脑的话脱口而出。

    “夫人你说,为父来做这个镇国将军可好?”

    话出口,他就后悔了,王氏惯会察言观色,故作惊讶的说道。

    “爷为何这么想?”

    穆凛暗暗松了一口气,却又觉得那里有说不明白的不对,皱着眉头道。

    “你也觉得,我不适合做镇国将军的位子?”

    王氏摇头,“不是爷不适合,而是有太多人盯着这个位置了,妾身怕您动了心思后,他们会对您不利。”

    “怕什么!”穆凛坐直了身体,“镇国将军的位置,本就应该是穆家人的,再说大哥失踪,军中不可一日无将呀!”

    过了这么多年,王氏也摸清了他的性子。

    他想做一件事,却又有些犹豫的时候,旁人要是一味的赞成,他反而会怯步,要是有一个反对之声,反而会让他下定决心去做。

    “爷,她们小辈不清楚,您和朝中的老臣们都知道的,每任镇国将军虽出自穆家,但并不是世袭的……”

    “正因为不是世袭的,才更应该去争,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别人坐上镇国将军的位子,那样我还有什么脸去见列祖列宗。”

    穆凛终于下了决心,猛地从座位上站起,往外走去。

    做戏就要做圈套,王氏赶紧起身去追,“爷……爷……”

    看着穆凛离开的背影,王氏脸上挂上得逞的笑意。

    老不死的把她禁足又如何,她依旧能在府中搅动风云,让她们不消停。

    此刻慈安堂里,穆欣萍喝了安神汤已经睡去。

    穆欣雨也没瞒着穆老夫人,把昨晚的事都说了一遍,愧疚的道。

    “轩辕离已经命人杀了吴名,想来他们也会收敛些,只是欣萍收到了惊吓,怕是一时半会儿缓不过来,还要祖母都费费心。”

    穆老夫人拍了拍她的手,一脸无奈道。

    “你的用意祖母明白,欣萍性子过于懦弱,想改变她的性格,不下猛药不行,你自己就懂医术,把握好分寸就行。”

    “嗯。”穆欣雨点头,这才说起穆老将军的事情,“等祖父的身体调养的差不多了,我会为他接筋续骨,那样的痛苦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祖母也要安排好手里的事,做好心里准备,以便陪伴、鼓励祖父。”

    穆老夫人点头,坚定的道。

    “这是事先说好的,你放心,祖母会用最快的速度,清理府里的臭虫。”

    看着已到暮年的穆老夫人,穆欣雨止不住的辛酸。

    一边是自己的丈夫,一遍是看着长大的孙女。

    “祖母要是不忍心,不如尽快把大姐姐嫁出去,这样她就不会住在府中,也不会被人当枪使了。”

    穆老夫人却摇了摇头,“不管她嫁给谁,只要她回来,就会被那对母女算计,成为她妹妹的垫脚石。”

    穆欣雨真想说,成为垫脚石那也是她愿意的,但看着穆老夫人那无可奈何的表情,只能作罢。

    穆老夫人看着她,问出憋在心里的话。

    “那些暗卫怎么样了?”

    穆欣雨摇头,“轩辕离没说,想来是没有分辨清,那些是能用的人,那些是被人收买了的。”

    穆老夫人看向窗外,“他们护着祖母这么多年,想不到,临了临了是这么个结果。罢了,你跟离王说,主仆一场,老身愿意将身契还给他们,就当是给你父母和祖父积福了。”

    “行,等他下次来了,我就和他说。”既然老夫人想绕他们一命,穆欣雨自然不会阻止。

    “他经常去你的院子?”穆老夫人追问道。

    穆欣雨点头,“祖母放心,他是君子。”

    穆老夫人摆手,“你们都是有分寸的孩子,祖母放心,只是,咱们府里没有得用的护院,老让他一个王爷屈尊,给咱们看家护院不成体统。”

    从张嬷嬷手中接过一个盒子,打开,“离王人脉广,你把这些金票给他,求他帮着从黄泉门买几个暗卫或者死士回来。”

    “黄泉门?”

    “对,黄泉门!一个专门调……教……暗卫杀手的地方。”穆老夫人看着穆欣雨,“他帮了咱们府里这么多,咱们也不是爱占便宜的人,你告诉他,但凡咱们府里有的,他若开口都给她,没有的想尽办法也会弄给他,若是你父亲回来,或者你祖父重归朝廷,定是要站在他那边的,但唯独一样,不能给,那就是人。”

    穆老夫人拉着她的手,“他若真心带你,祖母自然不反对,若他不是真心对你,穆家人重诺,说追随他就会追随他,没必要用你的姻缘维系这层关系。”

    穆欣雨的心暖暖的,知道祖母这是怕她为了家里牺牲自己的幸福,在叮嘱她。

    “祖母~”穆欣雨眼眶发酸,鼻子发堵,感受到来自祖母的疼爱。

    这种疼爱是前世作为孤儿的她,最向往的。

    穆老夫人把她揽进怀里,“傻孩子,哭什么,穆家男儿战死沙场,保的是家国天下,若是连府里的亲人都保护不了,又如何护国。”

    穆欣雨抬头,就见一个丫鬟匆匆走了进来。

    “禀老夫人,二爷从金玉苑出来后,便离了府。”

    “可说去了哪里?”穆老夫人追问道。

    丫鬟摇头,“并没吩咐去了哪里,守在金玉苑的人禀报,听二爷和二夫人在讨论,要不要争夺镇国将军的位子。”

    “啪!”穆老夫人手中的茶杯落在地上,面色惨白的道:“他、他这是要拉着整个穆家送死呀!”
新书推荐: 姜卿卿御司廷 娇软假千金是装的姜卿卿御司廷 罗斯君王 宫斗?娘娘她靠种田在冷宫称霸了 苍穹都市的超能力者 西游:我收徒就能变强 女侠叶沛 治安官的人生模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