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0节

书名:学姐,你东西忘了     作者:顾三三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说对了,我就是禽.兽。”

    虽然阮默默后来足足三天没搭理纪然,但小俩口床上吵架床下和,心头那一阵气消了,她还是趁着暑假还剩下小半个月决定了跟纪然回家的日子。

    从那以后阮默默就陷入了莫名的焦虑中,上班的时候还好一点,一旦没事做她就在纪然耳边念叨个没完,看到镜子会问“你爸爸妈妈喜欢高点的还是矮点的,胖点的还是瘦点的,头发长的还是头发短的”,买新衣服会问“你爸爸妈妈喜欢打扮活泼一点的还是淑女一点的”,连饭多吃了一点都要问“你爸爸妈妈喜欢吃得多的还是吃得少的”……

    纪然一开始还耐着性子一一回答,可同一个问题回答了三遍五遍之后他就有点不胜其烦了,往往采用黄暴的手段让阮默默闭嘴睡觉……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她醒了过后又会继续念叨。

    阮默默也觉得自己这样不好,只听说过婚前焦虑症、产前焦虑症,还真没听过见家长前焦虑症。再这样下去,还没见到纪然的爸妈呢,她就先把自己愁成了一根小苦瓜。

    所以今天晚饭后她破天荒地要求纪然陪她去逛逛书店——她得给自己找点事做,分分心。

    都说习惯成自然。搜罗了几本简介看着还蛮有意思的拿在手里,阮默默随口问道:“你爸爸妈妈喜欢爱看书的女孩子还是不爱看书的女孩子?”

    话音刚落她就暗道了一声糟糕,她抬手,对左眼写着“学姐”,右眼写着“你病了”的纪然讪讪的笑了一下,又觉得有些委屈——她会变得这么神经质,还不是因为要回去见他爸妈嘛!他居然还嫌弃她。

    “我就只是想知道你爸爸妈妈是什么样的人嘛……”她低声说道。

    这一次,纪然没有叫她吃药,而是转头在身边的外国名著类书架里找了找,随手抽出一本递给她:“拿去。”

    她接过来翻开看了看,发现这是一本文学性很重的译本,不免一头雾水地问道:“给我这个做什么?”

    难道是他觉得她最近太女神经了,想让她重新修炼一下女神的气质?

    “你不是想知道我爸妈是什么样的人吗?”纪然把书翻回封面,指着作者下面译者的名字说道,“这就是我爸。”

    纪承卿。

    文尖班毕业的阮默默当然不会不知道这个名字。纪承卿是中国当代著名的文学家之一,她记得她高一时的文学选读课用的课本就是纪承卿的一本散文集,而且他精通泰语、越南语、缅甸语,所以除了写作以外,他还从事中、泰、越、缅四种语言的文学著作翻译。

    所以……

    纪然说纪承卿是他爸爸?

    iaiaiaia他是在搞笑吗?纪承卿!当代文学家!怎么可能教养出!纪然!这种!小!流!氓!儿子!

    阮默默认定纪然是在逗她笑,嗔怪地看了他一眼,把书放了回去:“好了好了,我保证不会再胡思乱想了,你也别乱认爸爸了……以为姓是同一个,爸爸就能乱认了吗?”

    阮默默说完就拉着纪然去结账了,完全没注意到他无语的表情——他什么时候乱认爸爸了?

    ……算了,他可是给她打了预防针的,要怪就怪她自己不相信。

    等到纪然打开房门,坐在客厅里的中年夫妇听到动静转过头来,阮默默看清楚他们的样貌的那一刻,她才发现那天晚上不由分说地质疑并否认纪然的自己是多么地愚昧无知、目光短浅。

    她的石化太过明显,明显到纪然想要不顾一切地哈哈大笑,但为了她那岌岌可危的颜面,他强行忍住了,却忍不住调侃道:“我说过的,你自己不信,不能怪我。”

    阮默默嘴巴一撇眼睛一眨,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不能怪他,难道是要怪她吗!

    毕竟纪然的父母……横看竖看都不像是会教养出纪然这种小流氓儿子的人啊!!

    没错,别说纪然的爸爸了,连纪然的妈妈,阮默默也是认识的——填报志愿的那段时间里,她每天都要在大的招生手册上跟纪然的妈妈打无数次照面。

    严慧玲,大中文系教授,主要研究中国古典文学。

    说起来阮默默一直很喜欢中国古典文化,所以中学时代她还是蛮喜欢这个严教授的,每次她发表了新的论文都会找来看。要不是她对当老师实在无感,也没办法静下心去做什么研究的话,她当初多半就报了大的中文系了。

    没想到严慧玲是纪承卿的妻子。

    没想到纪然是严慧玲和纪承卿的儿子。

    这个世界……太玄幻了。

    ☆、第十三章 (4):

    这个时候纪然的妈妈已经起身迎过来了,她的相貌看起来很年轻,平时肯定也注重保养,只有眼角和嘴角有几道淡淡的细纹,非但不显老,反而透出几分成熟的韵味,又因为长期从事文学类工作,她举手投足都带着一种说不出的优雅气质,让人看着就忍不住想要亲近。

    正在向她走来的,真的是严教授本人也。

    而坐在沙发上面朝这边微笑的,也真的是纪承卿本人也。

    最初的震惊过去之后,阮默默的心里涌起了迷妹见到偶像的痴迷。

    走得近了,她看阮默默呆呆地还以为她哪儿不舒服,关切地问道:“怎么脸色看着不太好,晕机了还是晕车了?”

    说话的声音也很好听啊……

    阮默默仍然沉浸在一次性见到了两个偶像的欣喜之中。

    她说着,责备地看了自己儿子一眼,说道:“我说我们过来接,你说什么也不同意,这下好了,把人都折腾成啥样了。”

    纪然很是无辜——说什么也不同意让他爸妈过来接的人明明是阮默默好吗?

    这会儿阮默默已经回过神来了,不好意思把锅甩给纪然,忙解释道:“不是不是,是我让他不要这么麻烦你们的。我也没有觉得不舒服,就是……没想到伯父伯母都是……都是我喜欢的人,所以我、我……我高兴得有点傻了……”

    跟喜欢的人说上了话,阮默默兴奋得脸都红了,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又卖蠢了。

    纪然把头转到一边,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纪妈妈却是被她的傻话逗笑了,说道:“我竟不知道现在还会有年轻小姑娘喜欢我们这种老古板了。快别在门口站着了,进来坐吧。”

    阮默默和纪然并排在沙发上坐了,纪爸爸收了报纸,语气温和地跟他俩说话,没过多久,去厨房端水果的纪妈妈也回来了,加入了聊天的行列。

    阮默默看得出来纪爸爸纪妈妈对她的印象还不错,也不知道纪然在家里说了多少她的好话,为了表示感激,她原本放在腿上的手悄悄挪过去握住了纪然的手,纪然意外地看了看她,不客气地回握了。

    一切尽在不言中。

    纪爸爸纪妈妈并没有急着问阮默默的家庭、工作以及两个人对未来的打算,而是闲话家常般聊了聊东家长西家短。阮默默也没有急于表现自己,对于他们的作品,她更是他们不问她就不提,问到了她也点到为止地回答,绝不过分卖弄。

    所以她很快就感觉到了纪爸爸和纪妈妈态度的转变,从“这是我儿子喜欢的女孩,我得尊重她”变成了“这个女孩挺不错,我喜欢她”,连看她的眼神都变得慈爱起来了。

    说够了他们俩的事,纪妈妈就开始说一些纪然小时候的事——

    “……大概是因为我和他爸爸的性格都太无趣了,然然他从小就比较内向,也不太会说话,成天一个人闷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本来以为他长大了会好一点,但事实上并没有什么长进,一直到高中毕业,玩得好的朋友都只有那么几个……”

    exm???

    性格内向,不会说话???

    您确定您说的你儿子纪然是现在坐在我身边的我男朋友纪然吗?

    他那哪叫不会说话,分明是太会说话好吗?

    看阮默默神色古怪,纪妈妈特地停下来,问她:“小阮有什么问题吗?”

    阮默默瞥了纪然一眼,欲言又止。

    纪妈妈心领神会地说道:“你别怕他,妈妈在这里,他不敢把你怎么样的。”

    “那就恕我直言了……”阮默默勉为其难地说道,“请问你们家里还有除了纪然以外的小孩吗?您口中说的这个‘然然’应该不是坐我旁边这个吧?”

    她故意问得一本正经,微微歪头的动作和不解的表情将她的疑惑表现得淋漓尽致。

    这么一来,连一直笑得很矜持很有格调的纪爸爸都笑弯了眼睛。

    纪妈妈一边笑一遍促狭地看着纪然说道:“看来然然并不是妈妈想象的那样内向和不善言辞啊……也是,在女朋友面前怎么可能和在爸爸妈妈面前是一个样儿呢?”

    纪然扯了扯嘴角,在心里给阮默默记了一笔。

    冷漠.jpg

    “……说起来都高中毕业了,我一次也没听到他提起过班上的女孩子,我知道你们这一代的年轻人,不早恋才叫不正常,所以我特地找他班主任打听了一下,发现就算是在学校也没见他和哪个女生走得很近,这让我很担心他以后会找不到女朋友,后来我了解到这年头出柜的男孩子越来越多,我又开始怀疑他性取向的问题……”

    exm???

    不早恋才叫不正常,那岂不是……她和纪然都是不正常的人?【心情复杂.jpg】

    不过……被自己的妈妈怀疑性取向什么的,纪然也太悲催了吧。

    阮默默忍不住偷笑着看了看纪然,被他一眼瞪回来,然后……她笑得更欢了。

    聊着聊着就到了晚饭时间,纪妈妈说该做饭了,阮默默自告奋勇要帮忙,纪妈妈也不跟她客气,拿了两把蔬菜给她,她就和纪然坐在厨房门口摘菜。

    然后纪爸爸系上了围裙拿起了锅铲,纪妈妈只是在一旁打下手。

    想不到纪爸爸这样文绉绉的读书人还会下厨啊……一下就有种跌落凡尘的感觉呢。

    阮默默看得稀奇,用手肘捅了捅纪然,八卦兮兮地说道:“你爸爸还会做饭啊?”

    “大惊小怪,”纪然不屑地撇撇嘴,“如果我说我家里大多数时候都是我爸爸下厨呢?”

    “天辣,”阮默默低呼了一声,“还真没想到!”

    “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做饭?还不是他从我十二岁开始就念叨我,什么要疼老婆,什么油烟催老,所以一定要让未来的老婆远离厨房和油烟。”回想起那段被唐僧念的时光,纪然的脸色跟便秘了一样难看。

    阮默默感叹道:“你爸爸怎么这么好……我真是生不逢时。”

    纪然冷笑一声,不客气地捏着她的脸颊肉:“我不好?我没做饭给你吃?”

    “呸,别动手动脚的。”阮默默打开他的手,想了想又凑过去,“纪然,你坦白告诉我……其实你不是你爸爸妈妈亲生的吧?你爸妈这么正经的人怎么可能生出你这么不正经的儿子?”

    纪然:“……呵呵。”

    阮默默顿了一下,不敢置信地说道:“你居然呵呵哒我?你爸妈都在这里你居然敢呵呵哒我?”

    纪然抬头看了一眼正在享受二人世界的父母,拽过阮默默地衣领低头亲了她一口,冷笑:“我不仅要呵呵哒你,我还要么么哒你,怎样?”

    阮默默:“……”

    纪然的手艺果然师承纪爸爸,阮默默吃得十分愉快。

    纪爸爸和纪妈妈果然不辜负他们浑身上下老干部的气息,九点的时候就张罗着休息了。这对阮默默来说简直是想都没想过的事,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一言不发地跟着纪妈妈去房间。

    别看纪然家这么大,但因为藏书太多,客房只有一间。纪妈妈却安排阮默默睡纪然的房间,把纪然赶去睡客房,她解释道:“我们家平时没什么人留宿,客房比较简陋。”

    阮默默当然是没有怨言的,乖乖应好,倒是纪然发表了他的不满:“那你就把你儿子赶去睡‘简陋’的客房?”

    纪妈妈闲闲地看了他一眼,说道:“不然呢?你想睡沙发我也不拦着。丑话说在前头,我不管你们私下是怎么样的,但到了家里还有的规矩还是得有……别一天到晚净想着占女孩子便宜,做个有责任心的男人。”

    接受批评的人明明是纪然,阮默默却羞得脸都红了——要她怎么说……她的便宜早就被纪然……占光了啊。

    纪然的房间不大,布置也很简单,一张床,一个衣柜,一张电脑桌,一个陈列着他从小到大获得的奖状奖证的橱柜。

    阮默默拿起床头柜上的一个模型,想象了一下纪然带着那种略显乏味的表情摆弄它的样子,抿着唇笑了。

    洗了澡后,阮默默走到床边坐下,明明什么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可一想到这是纪然的床……她就控制不住地脸红心跳。

    做了一会儿心理建设,她爬到床上躺好,左翻一下,右翻一下,最后用力地把脸埋进枕头里,深深吸了口气——大概是错觉吧,纪然都有一个多月不在家里住了,她怎么还是觉得床上到处都是他的气息呢?这样的话,就算今晚不能在他怀里入睡也不会感到寂寞吧?

    ……天啦噜,她怎么会有这么羞耻的念头!!

    都怪纪然啦!一天到晚满脑子稀奇古怪的想法!把她的思想都带得黄.暴了!
新书推荐: 我的御兽都是神话级 全球影帝 无限列车 自从我成为魔王 斗罗塞尔 我真没想撒狗粮啊 超级高手 兜兜转转还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