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9节

书名:学姐,你东西忘了     作者:顾三三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纪然二话不说地跟上去,随手把抱枕塞给了阮默默。

    阮默默顺势拉住他的手,愁眉苦脸地看着他,表情十分到位,随时都能上演一场生离死别。

    碍于阮妈还在一边,纪然不敢跟她过于亲密,只得好言安慰:“没什么事的,迟早都要见家长的,相信我会让伯父满意的。”

    阮默默从不怀疑他的优秀,但她怀疑纪然还没来得及展示他的优秀,她老爸就能一口把他咬来吃了,骨头渣子都不剩。

    见她不肯松手,纪然无奈之下,轻轻拍了拍她的头顶,说道:“好了。再不进去,当心伯父更生气。”

    阮默默立即放开了他。

    纪然走进书房,关门之前还不忘递给阮默默一个安抚的眼神。

    房门在她眼前合上,她耷拉着肩膀站在门外,活像被人抛弃了的小动物。

    阮妈叫了她一声让她过去,阮默默听话地在妈妈身边坐了,眼珠子却跟黏在了书房门上似的,怎么也挪不开。

    阮妈有心了解更多,但阮默默的心思不在这边,时常阮妈问三四句她才答一句,回答和问题从来没有对上过,阮妈只好放弃。

    看看时间不早了,阮妈换了个话题:“要不想想晚上吃什么吧?你在这边这么久了,有没有在附近找到合胃口的店?”

    阮默默的眼睛忽然一亮,兴致勃勃地说道:“干嘛非要出去吃?在家里做不好吗?”

    阮妈失笑:“怎么,妈妈难得来看你一次,非要压榨妈妈的劳动力是不是?”

    “不是啦,”阮默默抱着阮妈的胳膊撒娇,“是我想做给你们吃。”

    阮妈有些意外:“我还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学会了做饭?”

    阮默默有些腼腆地笑了:“是纪然教我的啦。”

    走出了家门,阮默默的心思终于回到了她的身上,趁着买菜的时间,她把自己和纪然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讲给阮妈听,从一开始的看不顺眼,到每一次见面后都会更加心动,再到在一起之后甜甜蜜蜜的情侣日常……哪怕只是很小一件事,都让她能够兴奋地讲上好一阵。

    阮妈的思想算是开明的了,又只有这么一个女儿,所以很少干涉女儿的私人决定,一心巴望女儿能高高兴兴的过一辈子,见女儿提起每一件事时那一脸藏不住的喜色,心里也就认可了大半。

    饭菜的香气飘满了整间房子,阮爸和纪然终于结束了他们“男人之间的谈话”。

    看到走出来的阮爸脸色还不错,再加上纪然偷偷跟她眨了眨眼睛,阮默默悬了半天的心终于放下来。

    她盛了一碗饭,讨好地第一个递给阮爸。

    听说这一桌的饭菜都是阮默默亲手整饬的,阮爸的心情有些复杂,他的女儿他最清楚了,夏天怕热冬天怕累,一直嚷嚷着要学做饭但又害怕切菜切到手炒菜溅到油,说白了就是拖延症、怕麻烦。而她现在不怕麻烦地学了做饭,又做了这么多菜,究竟是为了谁,他心里跟明镜似的。

    他接过饭碗,摸了摸女儿柔软的头发,说道:“长大了,知道心疼爸爸妈妈了。”

    阮默默嘿嘿笑。

    晚饭过后一家人一起坐了一会儿,阮爸阮妈就起身说要走了。

    阮默默跟着起身,惊讶地问道:“都晚上了还走?歇一晚再走吧。”

    阮妈摇头:“本来下午就该走了,谈完事情看时间还早,你爸就说过来看看你,明天还有别的事情呢。”

    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阮默默有些舍不得,抱怨道:“你们来的时候也不通知我一下,我可以去机场接你们啊。”

    阮妈笑了笑:“我们也是临时决定的,也不确定事情要谈多久,你难得休息日,不想打扰你。”

    他们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门外。

    一直走深沉路线的阮爸转过身来,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停下了,瞥了亦步亦趋的纪然一眼。

    纪然了然,乖觉地说:“伯父伯母走好,我先去洗碗。”

    看着纪然转身去了客厅,阮爸才清了清嗓子,板着脸说道:“工作要认真,不要因为有关系就懈怠。”

    阮默默乖乖应了:“好。”

    “但也别太拼,不该你做的事情别抢着做,别人指使你做事的时候你也先看看那是不是你分内的事。”

    “嗯。”

    “注意加减衣服,你们年轻人就喜欢要风度不要温度。”

    “嗯。”

    “有空多回来看看,我和你妈就你一个女儿,没了你家里都空了。”

    “嗯。”

    ……

    “别有事没事就进厨房,你笨手笨脚的,要是烫到自己了,别人不心疼,我还心疼呢。我的女儿就算是嫁了人也是去享福的,不是给人做厨娘的。”

    阮默默觉得从这句话开始才是阮爸真正想说的,前面东拉西扯的一大堆都是铺垫。

    她卖萌地眨眨眼睛,说道:“我很少做饭的,大多数时候都是纪然做给我吃。”

    很好,一下就把阮爸酝酿了半天的台词全堵回去了。

    他吹胡子瞪眼地看了阮默默一阵,哼道:“你是女孩子,要矜持,该分房睡就分房睡!”

    大概是自己也知道身为父亲不适合插嘴女儿的私事,他说完,脸上有些挂不住,带着一颗羞耻的心先行一步等电梯去了。

    当爸爸的把话说完了,当妈妈的好像就没什么话好说了。阮妈拉着阮默默的手,把那些重复过千百遍的话再重复了一遍后,她探头看了看站在电梯前抽烟的阮爸,压低声音暗矬矬地对阮默默说道:“宝贝儿啊,妈妈理解你,年轻人嘛,哪有不乱来的?你爸爸他保守,怕你吃亏,你听得进去就听听,要是你实在忍不住的话……想睡一块儿就睡一块儿吧,就是防护措施千万要做好,别闹出人命,毕竟小纪还在上学,我看你们短时间内也不像是打算结婚的……但也别仗着年轻就不知节制,而且男人不能太宠了,适当地让他看得见吃不着反而更能增加情趣bababa……”

    阮默默全程懵逼地听完,觉得这个世界都不好了。

    什么叫“要是你实在忍不住的话”???什么叫“你是女孩子要矜持”???难道他们都认为……急色的人是她??!!

    ☆、第十三章 (3):

    阮默默满头黑线地送走了爸妈,在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想起了某件她悄悄担心了很久的事。

    她一口气冲回家里,在卧室找到正在看书的纪然,她把他拽起来,眼神紧张地盯着他下半身的某处,张口的第一句话就是——

    “卧槽纪然你还好吧?事情做到一半就被我爸妈打断有没有吓坏你啊?听说男人遇到这样的情况很容易一蹶不振的,天辣我下半辈子的性福还有救吗???”

    纪然差点就气笑了——这个女人,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之后,第一个关心的不是他和她爸谈了什么,而是她下半辈子的性福?

    很好,这很阮默默。

    他把书一扔,反手把阮默默压在床上,一边伸手去撩她的衣摆,一边答道:“我知道这种事情光凭嘴上说说,学姐是不会相信的,所以我还是做给学姐看吧……看我还能不能担负起学姐下半辈子的性福。”

    省略号后面的话说得颇有几分咬牙切齿的感觉。

    阮默默大惊:“……说好的今天是我在上呢!”

    ……所以惊讶的不是纪然突发兽.性,而是谁上谁下吗?

    很好,这很阮默默。

    纪然懒得解扣子,直接拽着衣摆脱掉了衬衣,双腿夹住她的腰不让她乱滚:“下午你已经用掉了。”

    “什么??那也算??我们根本没做完!”

    “噢,这得怪你爸妈。”

    “嘤嘤嘤你无情无义无理取闹!”

    “呵呵呵我就无情无义无理取闹。学姐不是成天嚷嚷着要大干一场吗?现在,我,满足你。”

    ……

    之后……之后就真的大干了一场。场面之混乱,手段之暴力,姿势之狂野,令人观而生畏,不敢直视。

    等到卧室的动静终于渐渐平息下来后,阮默默已经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偏偏纪然还不肯退出去,缓慢细微的动作更像是撩拨,钝刀割肉一样一点一点地折磨着她,让她既想抱住他求他快进来又想打他几下让他快出去。

    为免脑子发热又说出一些羞耻的话,阮默默决定说点什么来转移注意力。她抱着纪然的脖子,细细地喘息着,问道:“我爸爸……下午……你们都……谈了什么?”

    “终于想起这件事了?我以为学姐并不关心呢。”

    与阮默默的筋疲力尽截然相反,纪然这会儿精神得不得了,他的手仍在阮默默身上游走着,闲闲地反问。

    阮默默经不起他的挑逗,眼睛湿漉漉的看起来又要哭了,她带着哭腔说道:“人家……人家刚刚就问了……你不说。”

    “哦,刚刚很忙,没空。”纪然欠揍地说道。

    “那……那现在不忙了,可以说了。”阮默默可怜巴巴地祈求。

    “现在也挺忙的。”纪然专心地捏着她身上软软的肉。

    “……呜你说一下嘛。”阮默默快憋不住了。

    “那好吧。”纪然终于放过了她,老实地环住她的肩膀,善解人意地说道,“待会儿说不定还会忙起来,就趁现在不那么忙的时候说说吧。”

    啊???

    阮默默一愣,随即流下了面条泪。

    这话的意思是他待会儿还来啊???

    呜呜呜拔拔我要听你的话跟这个禽.兽分房睡。

    秉着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的原则,阮默默开始问他——

    “我爸爸问了你什么奇怪的问题吗?”

    “没有吧……就查了个户口,问了问我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之类的。”

    “查户口?”

    “嗯,问我家在哪,多少岁,我爸是做什么的,我妈是做什么的……”

    ……

    你来我往地说了好一会儿,两个人的语气渐渐平静下来,平静到阮默默都忘了纪然还没退出去。

    心平气和地聊着聊着,纪然忽然扔出了个炸弹——

    “还有一件事情……你爸爸说虽然是意外,但我也算见了家长了,如果不是只想玩玩的话,就尽快带你回家见见我爸妈,把身份定下来。所以你什么时候能休假?我爸妈想见你很久了。”

    “什么?!见家长?!”阮默默一惊慌,条件反射缩紧了身子,瞪大眼睛看着他,“这这这这么快?我我我还没准备好……”

    纪然倒吸了口冷气,就此放过她的念头顿时被pia到九霄云外,他翻身压住她,重重地在她娇嫩的花苞上掐了一把。

    阮默默痛得“哼”了一声,雾气迅速在眼眶里凝结:“真的还来啊?”

    纪然拉过她的手按在她的头顶:“是你自找的。”

    “呜呜呜呜禽.兽……”
新书推荐: 我的御兽都是神话级 全球影帝 无限列车 自从我成为魔王 斗罗塞尔 我真没想撒狗粮啊 超级高手 兜兜转转还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