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节

书名:学姐,你东西忘了     作者:顾三三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

    这家伙,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阮默默正要挽起袖子跟他干仗,就听到前面响起了一个还算耳熟的声音——

    “阮默默同学?”

    阮默默一愣,转头看去,僵硬地笑了:“啊……是徐凌卓同学啊。这么晚才来吃饭吗?”

    她说着,默默地放下了挽到一半的袖子。

    “啊……是,”他走近了些,看看亲密地把手搭在阮默默肩膀上的纪然,迟疑地说,“如果我没认错的话,这是纪然学弟吧?”

    纪然的记性好,认出了他是当年在学校门口举着东方语系的牌子接待新生的学长,不过他看阮默默的眼神让纪然很不舒服,也就没给他好脸色:“学长记性不错。”

    徐凌卓的目光又回到阮默默身上,神色复杂地问道:“你们两个……这是在交往啊?”

    “是啊,”阮默默爽快地承认了,开玩笑地说道,“这事不是早就传遍我们系了吗?怎么?你还不知道啊?那你的消息可不太灵通哦。”

    纪然不希望阮默默跟徐凌卓说太多话,也不等徐凌卓回答,就抢先说道:“学长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去医务室?”

    他这么一提,阮默默立马就注意到了:“还真是,是不是感冒了?”

    “没有,没有感冒。”徐凌卓勉强地笑了笑,“不是没听过,只是没想到传言是真的。那我先回去了,你们也早点回寝室吧,别看是在学校里,太晚了的话也不安全。”

    说完,他没等阮默默她们回话就走了。

    阮默默回头看了眼他的背影,疑惑地说道:“这个徐凌卓,今天怎么神神叨叨的……难道病得不轻?”

    纪然斜睨她一眼,嗤笑道:“说你傻还不承认。”

    阮默默觉得自己无辜极了:“喂!你怎么又说我傻?我明明什么都没做!”

    “那个徐学长喜欢你,你没看出来吧?”纪然说道。

    阮默默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what?东西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谁告诉你他喜欢我了?”

    “他看你的眼神就说明了一切,哦,还有看我的眼神,带着敌意。”纪然啧啧有声地说道。

    “……我怎么没看出来。”

    “你傻。”

    “呸!你再说我傻我就跟你干仗。”阮默默虎着脸吓唬了他,又道,“怎么会呢……虽然大一大二的时候我们同在一个部门,但除了工作上的交集以外……我话都没怎么跟他说过。”

    纪然叹气:“谁让我的学姐长得如此美丽动人呢,这个就叫你若盛开,清风自来。”

    阮默默窃笑着用胳膊肘捅捅他的腰:“知道有人暗恋你女朋友是什么心情?是不是一下就有了危机感?恨不得把我藏在一个只有你知道的地方,不让任何人看见?”

    纪然不屑地说道:“像这种连话都不敢跟喜欢的人说的,一看就是战斗力为负的渣,还想让我有危机感?什么时候他敢向你表白了再说吧。不过……”

    他话锋一转,坏笑着对阮默默说道:“学姐这个提议倒让我很心动。”

    阮默默:“……我我我随便说说的而已你别当真啊。”

    **

    阮默默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一来她和徐凌卓共事两年也没看出他喜欢自己,二来纪然那张嘴,真的能被他说成假的假的能被他说成真的。她个人觉得那晚上他们说的都是玩笑话。

    ……直到今天开完例会后,她在二楼的走廊上被徐凌卓叫住,看他一脸严肃且羞涩地站在自己面前,阮默默才意识到——那晚的对话……或许并不是玩笑。

    今天的事情比较多,例会开得久,好在阮默默今天三四节没课,现在看来……二班三四节也没课哦。

    这个时间,有课的已经上课了,没课的已经离开教学楼了,走廊里静悄悄的,只有他们两个人。

    阮默默抱紧了会议记录本,问他:“有什么事吗?”

    徐凌卓涨红了脸,磕磕绊绊地“我”了半天没“我”出个所以然来。

    阮默默心里有了百分之八十的把握。可她并不想听,共事两年,她对徐凌卓的性格还算清楚,是一个说好听点踏实本分,说难听点有点死板沉闷的人,而她是一个心思活络性格跳脱,喜欢搞事的人,两个人的兴趣爱好没有任何交集,别说她现在有了纪然,就算没有纪然,她也没办法接受他。

    所以等了一会儿没等到他一句完整的话,阮默默就说:“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走出没几步,阮默默就听见徐凌卓在身后焦急地说道:“请等一等,阮默默同学,不……默默。”

    被一个不熟的男生直呼小名,阮默默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她一张俏脸皱成了苦瓜,假装没听见吧,他又说得那么大声;真停下来吧,她又怕自己控制不住失态。

    就在她犹豫着要不要转过身去的时候,徐凌卓已经开始絮絮叨叨地表白了:“默默,我想跟你说……其实我开学后不久就喜欢你了,但是我觉得,像你这样的好学生,读书期间应该是不会谈恋爱的,所以我一直把对你的喜欢放在心里,本来是打算毕业的时候再向你表白的……”

    阮默默懵逼了,虽然她理解他不看到她的正面就不会那么地难为情的心情……但哪有人表白的时候是对着人家的后背表的?!

    还有……什么叫像她这样的好学生读书期间应该不会谈恋爱?他们是大学啊……不是高中不是初中更不是小学!读个大学不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人生都会有缺憾的!

    “……我知道你已经和纪然在交往了,也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还向你坦白我的心意,只会增加你的烦恼……”

    既然这么清楚,那你为嘛要说啊啊啊啊!

    阮默默握紧了拳头,面部表情堪称五彩缤纷。

    “……可我真心觉得纪然配不上你,他太轻浮了,喜欢一个人是很慎重的事情,他却在专四动员会上公然向你表白……这样的表白更像是作秀,哗众取宠而已……”

    阮默默已经无力吐槽了。

    同学你真的想太多了啊……他会公然表白纯粹是因为他想让很多的人知道他喜欢我啊……别说他了我现在也很想让全世界都知道我们在一起了啊……

    当着人家的面【背?】说人男朋友的坏话什么的就太没品了吧?

    再忍下去我就对不起我男朋友那能当下饭菜的颜值了啊。

    阮默默叹了口气,转过身,很镇定很正经地说:“纪然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的,我的男朋友,我自己心里清楚。你的心意……我很感激,但是很抱歉我不能接受。既然你都说了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对我坦白只会增加我的烦恼,那我也坦白跟你说——不接受你,不是因为我已经有了纪然,而是……你并不适合我。不管是从性格,还是兴趣爱好上来说,我们没有任何合拍的地方。所以对不起,请收回你的心意吧,你人挺好的,会遇到更好的女孩子的。”

    怎么样?她这一席拒绝的话是不是说得官方又漂亮?能拿到98的高分不?电视上是这么演的吧?

    然而徐凌卓并不认同她的话,倔强地说道:“性格方面是需要时间来磨合的,我觉得比起纪然那张扬的性格,还是我的性格更加适合你。兴趣爱好也可以一起培养,比起瀑布似的轰轰烈烈,我认为小溪一样的细水长流才是真爱。”

    哈?纪然的性格张扬?

    ……纪然的性格张扬的话,她一开始就不会动不动就无视他了好吗?

    阮默默的耐心宣布告罄,她冷下脸,淡淡地说道:“轰轰烈烈的瀑布最终也会汇集成似水长流的小溪。你说的一切都是‘你觉得’,然而我一句都不赞同。”

    “我要说的就这么多了,你要不要放弃是你的事,但我绝对不会接受你。”

    她说完,转身走向了楼梯间。

    徐凌卓似乎被她那句‘我绝对不会接受你’打击到了,过了一会儿才冲到楼梯间,对着已经下楼的阮默默喊道:“我不会这么轻易地放弃的。我会努力让你知道我才是适合你的那个人!”

    这么肥皂剧的台词从一个平时老实巴交的人口中说出来,那效果真是……惊天地泣鬼神地糟糕。

    阮默默打了个寒噤,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瞎了她的狗眼,以前还觉得这人忠厚老实,没想到他的自我感觉那么好。

    ……话说他到底哪儿来的自信跟纪然一较高下???

    ☆、第十章 (3):

    阮默默从来没有想象过一个沉闷的人疯狂起来是什么样子,但在见识了徐凌卓以后,她表示这辈子不想再碰见第二个……

    “……不是很懂那些被众男环绕还游刃有余的女生,明明知道我已经有纪然了,干嘛还要跑来瞎掺和……”阮默默身心俱疲地趴在桌上,生不如死地哀嚎,“到底要我说什么做什么他才肯死心啊?我明明都只收了纪然送来的东西了,他怎么还这么坚持啊?”

    尤宓心疼地摸摸她的头。

    几天下来,别说阮默默了,连班上的同学都替她累了。

    前桌的付妍姗转过身来,同情地问她:“你到底做什么引起了徐凌卓的注意啊?”

    阮默默快哭了:“我也想知道啊!可我就是不知道啊!以前除了工作上的事情,我最多就跟他打过几个招呼而已啊?难道你们看到他都不打招呼的吗?”

    付妍姗想了想,道:“……我还真没跟他打过招呼。他这人存在感挺低的,平时老见他一个人独来独往,跟他们班上的人也不是很亲近的样子。”

    阮默默:“……”

    所以说……这年头,打个招呼也能引起人的注意了吗?【心情复杂.jpg】

    “啊……”阮默默长叹一声,“本来我还挺犹豫的,要不要考个研什么的再在学校赖一年陪我家纪然,现在的话……”她双手合十高举过头顶,做求神拜佛状,“上帝啊,保佑我顺利找到工作吧,学校是待不下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她的祈祷,没过几天阮默默就接到了阮爸的电话,说的正是工作的事情。

    “是这样的啦,爸爸的一个合作伙伴的公司正在招阿拉伯语的外贸业务员,听说我女儿就是学这个的,特意打电话问了我。怎么样,要不要试试看?”阮爸在电话里健气十足地问道。

    当时阮默默正难得积极地在各大招聘网站上找合适的公司——要知道在这之前她找工作的态度是很消极的,把个人简历往三个招聘网上一挂就万事不管了,也难怪这么久了都没收到消息==!

    阮爸这一通电话无疑是给阮默默送来了一颗救命仙丹,她激动得舌头都打结了:“当当当……当然要啦!你快帮我联系联系,要是能走走后门就更好了哈哈哈哈……”

    挂了电话后,她反思了一下自己刚才的话,转头问尤宓:“我这样直接跟我爸说走后门会不会不太好?”

    尤宓嗤笑:“这年头拼的就是关系,应聘个清洁工都要千方百计地掰扯掰扯裙带关系,你有关系干嘛不用?”

    ……这话说得好现实好有道理哦!

    阮默默心里那一点点的不自在立马消失得一干二净了。

    虽说有关系,但也不能全靠关系,毕竟翻译是个凭实力吃饭的工作,要是一点关系都没有,关系再硬也没人敢要啊。

    阮爸说那边会在这几天联系她,具体是哪一天也不清楚,让她先发一份简历过去。阮默默也不急,先是照阮爸的话做了,然后找到这家公司的官网了解了个大概信息,又翻出经贸书把常用的一些专业词汇背了一遍,再练习了一下听力。

    两天后,她接到了一通归属地显示为s市的电话。

    老爸说的那家公司正是在s市。

    阮默默定了一下神,接通了电话,果然对方张口就叫出了她的阿语名字。

    阮默默的心顿时跳得跟擂鼓似的,天知道她刚才有多紧张——比考专四还要紧张!生怕自己听不懂,那丢的可就不只是自己的脸了。

    好在对方说话的时候咬字清楚,语速较慢,内容很日常,阮默默应答起来不算吃力。

    天南地北地闲聊了七八分钟后,对方笑着恭喜她通过了初试,让她好好准备,过两天接受笔试。

    笔试也分为初试和复试。大概因为招的是外贸业务员,考试的内容大多与贸易往来有关。

    感谢英明神武的院系特意在大三下学期开设了《经贸谈判》这门课!感谢不辞辛劳给他们勾画、解释专业词句的韩老师!

    两次考试,阮默默都怀着感谢世界的心情提前交了卷。

    隔天笔试成绩就下来了,阮默默的分数高居第二……等等,为什么是第二不是第一或者第三?她在学校被云杉压着每学期都是第二就算了,找个工作也是第二?难道她这辈子只有当万年老二的命?

    最后一轮是视频面试。比起第一次的电话面试,这次的谈话内容就专业多了。

    人就是这样,遭受的打击越多,抗打击能力就越强。被轮番轰炸后,阮默默现在已经能面不改色应试了。

    向学校出具了相关证明后,阮默默就可以离校出去工作了。
新书推荐: 我的御兽都是神话级 全球影帝 无限列车 自从我成为魔王 斗罗塞尔 我真没想撒狗粮啊 超级高手 兜兜转转还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