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9节

书名:学姐,你东西忘了     作者:顾三三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原来学姐喜欢悲情一点的。我也可以。”

    “……你敢乱来我就跟你分手。”

    “别人这么做学姐就感动,我这么做学姐就要跟我分手。学姐,会不会太双标了?”

    这简直……无言以对。

    阮默默恶狠狠地把屏幕戳得“噼里啪啦”响——

    “很好,你又把天聊死了!专心上你的课去吧,再见!”

    她气哼哼地放下手机,正好尤宓开门进来,她唬了一跳,见尤宓神色如常,她小心翼翼地问道:“你们……谈得怎么样了?”

    尤宓头疼地揉揉额角:“……恐怕还得麻烦你帮我带饭了。”

    “哦……这个无所谓啦。你……怎么看?”

    尤宓沉默片刻,忽然打开了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话题:“我妈妈回了老家,带着离婚分到的钱和我攒下来给她的钱。她现在跟我姨妈一起住在我姐姐家,本来她说自己租个房子,但我姨父要工作,一个星期只能回去住一天,我姨妈就叫她一起住了,反正房间是够的。她前些日子跟我打电话说她决定和我姨妈一起在那边的中学旁边开个小面馆,卖卖早点。”

    “……”

    “我给她钱,的确是希望她找点事情做。但我觉得开面馆太累,起早贪黑的,我说你不如开个小超市,卖卖零食饮料什么的。她说不好,中学生正在长身体,不能吃太多零食。我说你不卖零食,难道他们就没地方买了吗?她说总之我不卖零食。我说那好吧。现在面馆开起来,听说生意好得很,忙得都没时间给我打电话——刚开学那阵她每天要给我打无数通电话,现在呢?有时候一整天都没一个。我看她发在朋友圈里的照片,笑脸多了,整个人看着也开朗了。”

    “……”

    “她就是这些年太依赖我爸,所以才觉得离不开我爸。只有她找到了别的能依赖的东西,她才会知道,所谓的‘离不开’,都不是真的。”

    “……”

    “而我,从一开始就决定,只依赖我自己。”

    **

    于是一起去小吃街吃午饭的时候,阮默默一股脑地跟纪然倒了一大波苦水。

    纪然安静地听了一路,直到她无话可说了,才总结道:“所以尤宓学姐不仅铁石心肠地拒绝了祁桓学长,还一意孤行地要当战地记者?”

    阮默默不满地瞪了他一眼:“你可不可以不要把这两个贬义词用在我的宓儿身上?”

    “好,我收回。”纪然很好说话地摊手,“可是你着急又有什么用呢?”

    “嗯?”

    “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你跟尤宓学姐再要好,这种事情也不是你掺和得进去的。”

    “……我就是想助攻一下嘛!我看宓儿这样我难受,祁桓真的很好的,我相信他不会辜负宓儿的。”

    “可是助攻也要看情况的,如果尤宓学姐和祁桓学长两人你情我愿,你就是助攻,但如果有任何一方不愿意,你就是麻烦精了。”纪然捏捏她的鼻尖,说道。

    阮默默鼓起腮帮子:“……宓儿喜欢祁桓,祁桓也喜欢宓儿,怎么就不是你情我愿了?”

    “尤宓学姐并不想和祁桓学长谈恋爱。”

    “我当时也不想和你谈恋爱啊,宓儿不也助攻得很欢快?”阮默默皱着鼻子说道。

    “哦?”纪然轻轻捏住她的腮帮子,“原来你当时不想跟我谈恋爱啊?”

    “哎哟哎哟哎哟,”阮默默做出一副被捏痛了的样子,大呼小叫,“放开放开放开!”

    纪然不上当,笑着说道:“没那么容易,先说点好听的。”

    “矮油你长这么帅,我怎么会不想跟你谈恋爱呢!”阮默默笑嘻嘻地说道。

    “你看你,瞎说什么大实话呢。”纪然笑得眼睛都弯了,故作正经地瞪了她一眼,大发慈悲地松开手,“为了表扬你的诚实,放过你了。”

    纪然这个人平时喜欢冷着脸,但笑起来的样子还是很秀色可餐的,再这么似嗔非嗔地看阮默默一眼,阮默默顿时被迷得七荤八素,骨头都酥了。所以她好不容易从魔爪下逃离以后不仅没有远离大魔王,反而不顾路人们熊熊燃烧的目光贴到了纪然身上去,抱着他的胳膊撒娇:“你再笑一个给我看看嘛,你怎么笑得那么好看啊。”

    ☆、第十章 (2):

    “阿西……你这个流氓。”阮默默脸色一下就变了,甩开他的手,走到街对面去了。

    纪然也不追上去,隔着一条街对她招手:“哎,你回来。”

    阮默默呸他:“还想让我送上去给你调戏?你做梦!”

    纪然端正了脸色:“我不调戏你了,我们说正事。”

    “你能有正经事跟我谈?”阮默默怀疑地看着他。

    纪然一本正经地说:“尤宓学姐的事啊,我们不是没说完吗?”

    阮默默犹豫了一下,说:“你……你就这样跟我谈。”

    “你确定?”纪然为难地看看四周,“这关系到尤宓学姐的私事……”

    阮默默心里苦,她觉得在她和纪然的交锋中,她就没有赢过。

    她苦着一张脸走过去,警告纪然:“不许再乱来。”

    纪然双手举在身前表示投降:“保证不乱来。”

    阮默默这才走到他身边:“说吧,还有什么能谈的?”

    “尤宓学姐和祁桓学长的事情,你还是少掺和吧。”

    阮默默吃惊:“为什么?!难道我要眼睁睁看着我的宓儿孤苦终老,死于硝烟吗!”

    “……我说你……什么时候才能改改你这脑洞过大的猫病?”纪然无奈地说道。

    “宓儿帮了我们啊,我们也应该想办法帮她才是!你怎么可以让我少掺和呢!”阮默默绕到纪然身前,拽住他的衣领使劲儿摇。

    瞥了眼围观群众,纪然有些脸热地握住阮默默的手:“……学姐,注意影响。”

    阮默默才想起他们这是在人来人往的小吃街上,立马就送了,收回手,人也躲到了纪然背后。

    “你确定尤宓学姐现在的情况和我们当时一样吗?尤宓学姐不相信爱情,你也不相信吗?”

    “……好像有点道理。”

    “如果在这种情况下你还去瞎掺和,只会让尤宓学姐感到为难,退一万步讲,要是尤宓学姐带着怀疑和祁桓学长在一起了,他们也不会有好结果。”

    “……那难道我……qaq”

    “尤宓学姐说她当战地记者是为了找死你就真信啊?送死的方法有很多,当战地记者只是其中一种。说不定当战地记者就是尤宓学姐的梦想呢?”

    “……可是战地记者好危险……qaq”

    “危险的职业有很多,总有人愿意去做。”

    “……那我……qaq”

    “你还是多操心操心自己吧,你要是有尤宓学姐一半聪明,我也不会对你这么不放心了。”

    “……qaq”

    “尤宓学姐和祁桓学长的事,顺其自然吧,我看祁桓学长不像是会轻易放弃的样子,他肯定会有等到尤宓学姐的那一天的。”

    “……qaq”

    纪然像安抚小狗一样拍拍阮默默的头:“说起来我们已经在小吃街上来回走了两遍了,你想好要吃什么没有?”

    说到吃的,阮默默总算有了点精神:“我要吃凉皮!”

    纪然皱眉:“……你已经吃了一个星期的凉皮了,吃不腻吗?”

    “好吃的东西怎么会腻呢!这家凉皮超好吃的!而且我已经两个月没吃到它了我想死它了,话说我马上就要走了那是不是意味着我再也吃不到这家的凉皮了……”阮默默说着说着就流下了面条泪。

    “……也没听你说过想我。”纪然酸溜溜地说。

    “喂!”阮默默叉腰做泼妇状,“你家醋不要钱呢?到处泼?我说我心疼祁桓你要吃醋,我说我想念这家的凉皮你要吃醋,你怎么不去吃我每天都要睡的床的醋呢?”

    纪然斜眸看看她,忽然有些忸怩地抠指甲:“如果学姐能每天睡我的话,我就更高兴了。”

    “……”阮默默气噎,索性不再搭理他,转头对已经被这惊世骇俗的对话惊呆了的凉皮大大叔说道,“两份凉皮,都加土豆丝和豆皮,一份不要辣,一份多加醋。”

    大叔呐呐地应了,埋头切凉皮去了。

    纪然疑惑地问:“多加醋那份……尤宓学姐的?”

    阮默默赏他一对白眼:“给你的!”

    学姐生气了,要很多好吃的才能哄回来。

    于是纪然很自觉地带着阮默默去了别的几家她喜欢的店,果然把她哄开心了。

    阮默默一手举着抹茶冰淇淋,一手拍拍纪然的肩膀:“矮油,一路都是你付账,夺不好意思吖~”

    纪然高深莫测地看了她一会儿,指指自己的脸颊:“真觉得不好意思的话,就亲我一下。”

    阮默默笑眯眯地招手:“好啊,你把头低下来。”

    这么好说话?

    纪然狐疑地盯着她,半晌,还是没能抵挡住诱惑,把脸凑到了她面前。

    只见阮默默夸张地吸了一口气,对着纪然的俊脸“噗”的一声……糊了他一脸口水。

    “就知道会是这样。”纪然无奈地说,从忍笑的店员手中接过纸巾擦擦脸,牵着阮默默走出去,“以后不带你来这家店了。”

    阮默默凶巴巴地问:“不带我来,你想带谁来?”

    纪然哭笑不得:“我还有脸带别人来这家店?那几个店员都快笑死了。”

    阮默默摇头晃脑地舔着冰淇淋:“我听不见听不见~”

    纪然叹了口气:“不给亲亲,那冰淇淋给我吃一口总可以吧?”

    “哦。”阮默默很爽快地把冰淇淋递了过去。

    纪然就着她的手咬了一大口,含糊地说:“还可以。”

    阮默默见冰淇淋被咬了一大半,急了:“你你你……你故意的!”

    纪然装傻:“什么我故意的?”

    “你明明不爱吃甜食的,你居然咬走我这么多冰淇淋!”

    “是吗?”

    “你你你……你就是故意的!”

    “我听不见听不见。”
新书推荐: 至尊战刃 高家丫鬟 (高h) 湿蜜诊所 品尝年少风华(NPH) 晨雾 太受欢迎了怎么办 魔尊是只钢牙兔 救赎友情(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