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7节

书名:学姐,你东西忘了     作者:顾三三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这不是几月份旅游的事情,而是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爸妈不在家?”

    “告诉了你又怎样?”

    “如果我知道你爸妈不在家,那要么你跟我住酒店,要么我陪你住家里,知不知道这年头女孩子单独住是很危险的事情?”

    “……你有没有搞错啊?我又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我们小区的安保工作一直做得很好啊。而且哪有女孩子会随随便便把男生带回家里住啊?”

    “哈,把一个连环杀手放进小区,这叫安保工作做得很好?”

    “你……你简直不可理喻。”

    阮默默说完就不想再搭理纪然,她心里委屈得要死——什么人嘛,刚刚才答应了不再跟她吵闹,眨眼就变卦!

    她越想越生气,胡乱脱了鞋子就往屋里走,纪然却捉住她的手腕,一个用力把她拉进怀里。他深呼吸了一次平复心情,说道:“别生气,我没有要跟你吵架的意思。我只是……我有点害怕,怕你出事,怕我赶不及。”

    他放低了姿态,阮默默的心也跟着软了,她拽住纪然的衣摆,说道:“我、我知道你担心我,我也没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嘛!谁知道连环杀手会就在身边呢!我以前一直觉得杀人犯只会出现在电视和书里……你以后不要这样了好不好,你有不高兴的地方你好好跟我说,你不要总是生气嘛,你生气的样子吓死人了。”

    “什么叫我‘总是生气’?”纪然哭笑不得,“我跟你认识到现在一共就只对你发过一次火吧。”

    “两次!刚刚也算!”

    “刚刚也算?”

    “怎么不算?你那么凶!”

    “好吧,你说算就算。”

    ……

    哄好了阮默默,纪然忽然叹了口气,他把下巴放在阮默默肩膀上,说道:“学姐这么招贼惦记,一个人在家都会遇到不好的事,这让我以后怎么放得下心出差?”

    他这话题转得莫名其妙,阮默默疑道:“你出差关我什么事?”

    纪然理所当然地说道:“那样的话就要留学姐一个人在家了啊!哦,说不定还会有个小屁孩……要是个女孩,我得加倍地操心,要是个男孩……算了,那么渣的战斗力也没得指望。看来我以后得找个不怎么出差的工作。”

    “……”

    这位童鞋你真的没有想太多?

    阮默默给纪然安排的房间就在她卧室的隔壁,今年的夏天热得要死要活的,出一趟门回来就非得洗个澡,否则浑身不舒服。

    阮默默因为洗过一次了,所以这次只是用温水冲了一下,她在床边坐立不安了一阵,还是去隔壁找纪然。

    她敲敲房门,很正经地问道:“纪……然?你洗完了没?”

    房门被打开,纪然一边擦头发一边问:“怎么了?”

    卧槽,为什么没人告诉过她男人擦头发的样子也是很性感的?!

    注视着一颗水珠顺着纪然的喉结往下,划过凸起的锁骨,最后没入衣领,阮默默情不自禁地咽了咽口水。

    美色当前,她竟有种快要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的感觉。

    注意到她的小动作,纪然暗自好笑,假装没看见,问道:“学姐?学姐?”

    阮默默一个激灵回过神来,被自己的色女本质羞得无地自容,原本光明磊落的理由仿佛也变成了接近他的借口:“我、我、那个、那个……”

    见她期期艾艾,纪然忽然福至心灵,问她:“是不是还觉得害怕?”

    阮默默脸一红,点点头。

    毕竟是个女孩子,再大的胆子,遇到这种时候也会害怕得不敢入睡。

    “我知道了。”

    纪然把毛巾放在门把手上,带着阮默默回了她房间。

    看着她爬上床睡好,纪然在床边坐下,说:“睡吧,我陪着你。”

    阮默默还是瞪着眼睛看他。

    纪然失笑:“难道还要我讲故事哄你睡不成?”

    他随口一提,阮默默的目光却真的飘向了一边。

    纪然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发现她床头摞着好几本书——阿语版的《一千零一夜》,英文版的《小王子》,泰语版的《飞鸟集》。

    原来学姐的床头读物都这么童趣的?

    纪然表示甘拜下风:“好吧,想听哪本?”

    阮默默伸手,毫不犹豫地取出那本《飞鸟集》。

    纪然接过来,说道:“为什么是这本?你有听不懂。还是说……”

    他张口吐出一串泰语,笑着问她:“其实学姐还是心动的?”

    阮默默拉高凉被遮住泛红的脸,留一双睁得圆溜溜的眼睛在外面看着她。

    ……他认输。

    纪然拿起书随手一翻,一张粉嫩嫩的书签从书页间飘然落下,他忙停下动作,捡起书签放回去,看到夹着书签的那一页上正好是他刚才说过的那首诗——

    她的热切的脸,如夜雨似的,搅扰着我的灵魂。

    纪然的目光胶着在那短短的一句诗上,捏着书页无意识地揉搓。

    是时候认输了。他想,不,从一开始他就注定是输家。

    他的学姐啊,究竟要把他的心搅扰成什么样儿才肯罢休呢?

    他没耐心等到她罢休那一天了。

    **

    阮默默又一次一觉睡到十一点,她吓得直接翻身下床,一边匆匆忙忙地洗漱一边安慰自己:来得及的,才十一点,午饭怎么着也得十二点才吃嘛。

    胡乱扒拉了几下头发,她冲到隔壁敲门:“纪然纪然,你起床了没?快起来了啦,该去吃饭了!”

    敲了好一阵都没动静,阮默默纠结地啃起了指甲。

    原来纪然睡着了是这样的,她都把门拍得震天响了还不醒,猪吗这是?

    怎么办啊,难道要进去叫他吗?可要是他睡相不好,她会不会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想想真是……好像还挺不错的哦?

    阮默默带着一脸怪蜀黍的猥笑,暗矬矬地拧动门把手,结果门还没打开,先被旁边传来的声音吓了个半死——

    “学姐在做什么?”

    瓦特?!!

    阮默默跟看到了不明柱状体的猫一样吓得一蹦三尺高,这过激的反应也把纪然吓得不轻,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半步。

    “是是是是是……是纪然啊。”阮默默捂着自己有些错位的心肝,舌头打了结似的说道。

    “当然是我,不然这个家里除了你我以外还有别的人吗?”纪然奇怪地说道,“学姐刚刚在做什么呢?”

    “啊……刚、刚刚?”阮默默还没绽开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她两手在身前挥得只能看清楚残影,着急忙慌地解释,“刚刚什么都没有啊我我我我敲半天你没开我以为你还睡得跟死猪一样就想进去叫你我绝对没有要趁你还在睡的时候偷看你的睡相的意思……”

    纪然:“……”

    阮默默:“……”

    ☆、第九章 (3):

    没脸活下去了。

    阮默默捂着脸慢慢蹲下身,然后一屁股坐地上,抱着腿,把脸埋进了膝盖之间。

    纪然伸手拉她起来,说道:“就算是夏天,女孩子也不要坐在地上。”顿了顿,他又说,“学姐要是真的渴望我的睡相,大可光明正大地说出来,我很乐意效劳……如果学姐对姿势有特别的要求的话,我也会照做的。”

    渴望他的睡相……

    很乐意效劳……

    特别的要求……

    妖妖灵吗?能派人过来吗?是,我这里有点情况……

    阮默默决定无视纪然这些羞羞的话,强自镇定地问道:“你怎么从楼下上来?”

    纪然不答反问:“学姐放假都是睡到这么晚的吗?”

    阮默默莫名有些心虚,说道:“……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纪然很诚恳地说道:“没。”

    ……明明一副“有”的样子。

    阮默默懒得跟他计较,问道:“你洗漱了吗?洗漱了的话,我带你出去吃饭。”

    纪然答道:“在学姐酣睡的时候,我已经把菜买回来了。”

    阮默默的嘴角抽了抽:“……酣睡这个词还真是……”

    “因为不知道附近的菜市场在哪,费了点时间。”

    “……”

    “其实学姐才是睡得跟死猪一样吧,我敲了好多次门,学姐都没醒呢。不过我是个正人君子,可没有过偷看学姐的睡相的念头哦……毕竟我是个男人嘛。”

    “……”言下之意是……她是个女人,她就可以阴暗猥.琐吗……

    “学姐会做饭吗?”

    “……”说不会好像会被鄙视也。

    纪然了然地点头:“想也是不会的,那就只能我做了。”

    “那怎么行,”阮默默忙道,“哪有让客人忙活的道理。”

    纪然笑了,握住阮默默的胳膊把她拉到身前,低头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说道:“学姐如果觉得不好意思的话,那从明天开始起早一点,陪我去买菜吧。”

    说完又在石化状态的阮默默头顶揉了一把,转身下楼。

    “把自己打理得能见人了就下来准备吃饭吧,瞧你那头发跟鸡窝似的。”

    那还不是你揉的!

    阮默默很恨地顶着鸡窝头回房了。
新书推荐: 我的御兽都是神话级 全球影帝 无限列车 自从我成为魔王 斗罗塞尔 我真没想撒狗粮啊 超级高手 兜兜转转还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