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节

书名:学姐,你东西忘了     作者:顾三三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章 (2):

    之后,阮默默就对大二的阿一教室敬而远之了,她宁愿提前问清楚况老师每天来教学楼的时间,然后在入口等着把批改好的听写本交给她,也不想再去触霉头。

    语院要求上早自习,大二要备考专四,每天七点一十开始上早自习,大三就是那脱缰的野马,七点半的早自习,有人七点四十才到,也有人干脆不来。

    阮默默就属于七点四十到教室,花十分钟慢条斯理地吃完早餐,洗洗手擦擦嘴摆好书本等着八点上第一堂课的人。光是时间就差了半小时,又一个在楼上一个在楼下,想半路碰上还真不容易。

    连续两周没见过那倒霉学弟,阮默默很快就把这事抛之脑后,直到一条来自况璐的短信,打破了她平静的生活——

    “默默,开会的时间突然提前了,你能尽快把正装还我吗?”

    已经大三下学期的阮默默前些天参加了一个感兴趣的工作面试,面试须着正装,她没有,就找身形跟她差不多的况璐借了一套。今天是周四,下午两点半有例行的教职工大会,她原是打算吃了午饭后把衣服送到况璐的宿舍,现在看来不行了。

    “好,你在哪儿?”

    “我在班上,后两节是我的课。”

    阮默默从床上爬起来,她上午只有两节课,下课后就回了寝室。她收了正装,叠好放进袋子里,正要出门,又收回腿,看了看时间。

    十点零五分,第三节课刚刚上课。

    阮默默折回电脑前坐下,她要下课后再去!这样她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况璐招出来,还了衣服走人。如果上课时间去还,她叫况璐出来的时候肯定会引起班上学生的注意,她可一点也不想引起那个不对盘的家伙的注意!

    拖到十点四十五,听到下课铃响了,阮默默才拎着衣服出门。

    走进一教,阮默默远远地看到况璐站在教室外跟系主任说着什么,她心中一喜:这样更好,她都不用在班门口叫她了。

    她加快脚步过去,把袋子递给况璐,笑道:“阮默默牌宅急送为你服务,满意请打五分亲。”

    况璐接过衣服,惊奇地问她:“这么快?你请假回寝室拿的?”

    “不是啊,我上午只有两节课,你给我发消息的时候我就在寝室。”

    “哦……”况璐拉长语调应了一声,忽然露出个过分灿烂的笑脸来,“既然你没课,那就帮我守一下自习吧。我得去准备一下开会要用的材料。”

    阮默默眨巴眨巴眼睛:“诶?可是……”

    “你有事情?”况璐问她。

    “……没有。”做不出欺骗老师的事情。

    “那就麻烦你啦。正好我前一节课听写了,本子就在多媒体上,你可以一边改听写一边守自习。我保证尽快回来。”

    “……”

    “哎呀默默你最好啦~”况璐很熟络地捏了捏阮默默的脸,然后也不管她无语的表情,推开门对班里的学生说道,“老师有点事情,下节课晚点儿来。有学姐会带着你们上自习的,你们要乖乖的,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学姐,学姐很厉害的。”

    说完,她又对阮默默笑了笑:“那就交给你了。”

    况璐和系主任走了,留下阮默默一个人站在走廊里。

    一阵穿堂风吹过,卷起地上乱入的落叶,“咔”的一声,石化的阮默默身上出现了一道裂缝。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阮默默安慰着自己,走进教室,对上讲台下一双双好奇的眼睛,她局促地笑笑,在多媒体前坐下,把那一叠听写拉到面前,又拿起旁边的红笔。

    但她没有急着改听写,而是下意识地扫视了整个教室一圈,皱了皱眉:他不在?

    看看零星的几个空位,阮默默猜测:可能是上厕所去了。

    没过多久,上课铃响。无论是在教室内外的学生纷纷回到座位上,埋头工作的阮默默抬起头,又看看教室里的人:还是没有?请假了?

    可教室里的位置都坐满了啊……

    她再次细看了教室里的每一个人,这一次,她的目光落在了坐在靠窗的位置,上课了都还趴在桌面上睡大觉的男生身上。

    真是太不像话了!

    阮默默的眉头一跳,对他的不喜更上一层楼。

    她低下头继续改听写,鸦雀无声的教室里渐渐地响起了窃窃私语,她没有管,这毕竟是大学,不是初高中,学生们的心性都定下来了,而她一不是老师二不是辅导员助理,管得太严容易引起反感,所以只要他们不影响到隔壁班上课,她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再说了,她上自习的时候也经常跟同学聊八卦谈人生什么的,推己及人,怎么好打断别人的小乐趣呢。

    可这一众萌萌的学弟学妹们并不像她想的那样是在聊八卦谈人生,他们把声音压得非常非常低,生怕讲台上的学姐听到了一星半点的谈话内容是——

    “是她吧?我们的听写都是她改的?”

    “完了,我又有好些动词只写了过去式,天啦噜,我上次罚抄后胳膊还没缓过来啊,不要这么残忍!”

    “这学姐看着温温柔柔的,下手也太狠了,85分就可以过的听写,她上次愣是给了我个84!”

    “虽然她对我们严一点是好事,可我看到她真有点怕……”

    “就不能来个人跟她商量一下,放松一点吗?”

    “你去。”

    “你去。”

    “不,你去。”

    “不,你去!”

    ……

    几番推诿后,终于有一个自认胆子大点的女生,颤颤巍巍地举起了手。

    阮默默专心改着听写,还是一个坐在第一排的女生提醒她,她才注意到了对方。

    她放下笔,笑得很和气:“举手我不一定看得到,有问题最好拿上来问。”

    女生站起来,在全班同学期待的注视中,鼓起勇气说道:“学、学姐,我知道这学期我们的听写都是你在批改,我们觉得,你改得有点严了……”

    改得严了?

    阮默默看看正在改的这一本听写,一大堆“-2”和“-4”,最后得分惨不忍睹。

    “是吗?我都是按照以前况老师对我们的要求来改的。是我疏忽了,不知道况老师现在对你们的要求是什么?”

    女生想了想,说道:“我们的话,动词写对了过去式就算对,名词没写复数扣一半,差不多就是这样吧。”

    阮默默点点头,对她说道:“我知道了,你先坐下吧。”

    女生依言坐下。

    阮默默则站起了身,不认同地说道:“你们说我改得严,但实际上是况老师对你们的要求太松。想知道我们当初的扣分规则是怎样的吗?”

    她停顿了一下,看了看学弟学妹们或不服气或好奇的表情,说道:“我们当初,动词的过去式、现在式和词根,错了一个算全错;动词的介词固定搭配没写或写错了,算全错;没有注明这个动词是及物动词还是不及物动词,算全错;名词只写单数不写复数,算全错……相比之下,我对你们的要求还算松了,没写介词扣一分,只写过去式扣两分,你们觉得呢?”

    阿拉伯语的一个动词有四种形式:过去式、现在式、词根和命令式。一般来说听写的时候会把过去式、现在式和词根全写出来,因为动词的过去式的词形不同,其对应的现在式、词根的形式也会有所不同。动词的过去式、现在式和词根的变化有一定的规律,这个规律是第一册的内容,也是最基础最重要的语法之一,如果学生在听写的时候不把这三种形式写下来,老师根本不知道他们到底有没有掌握这一规律。

    “我们都知道,只是没写下来而已。”一个男生出言反驳道。

    “你们都知道?”阮默默挑了挑眉,说道,“我看不尽然吧。毕竟你们都大二了,马上就要考专四了,竟然还有人分不清动词和介词。‘’是个介词,居然有人给我变了个现在式和词根出来,我看到的时候也是惊呆了。”

    “可是……老师停顿的时间太短了,有时候来不及写。”一个女生小声地说。

    “老师停顿时间太短,你们可以反映,老师又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再说了,我们大二的时候也况老师教的,我们都能写下来,为什么你们写不下来?”

    见没人搭腔了,阮默默缓和了语气,说道:“我知道你们之间肯定还有人心怀不满。但是你们已经考过一模了,还要我来给你们分析题型吗?听力不说。单选分近反义词和语法综合,语法综合考什么?考动词变位、考介词固定搭配、考数词、考动词及物还是不及物、考派生名词……你说你作文考前突击,我信;考前突击,我信。可这些完全靠平时积累的东西,你再来给我说考前突击,那对不起了,学姐会代表大三年级所有过了专四的人呵呵你一脸。”

    “况老师对你们宽松,不代表你们可以对自己宽松,所以……”

    “上课了?”

    忽然响起来的询问打断了阮默默的讲话,她楞了一下,同全班同学一起看向发出声音的那个人。

    他大概是被阮默默的声音吵醒的,很不高兴地皱着眉,早春的阳光不要钱似的洒落了他一身,给他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边,白皙的脸庞上有两道明显的红印子,让他的怒气变得一点威慑力也没有了,反倒像个闹脾气的孩子。

    阮默默的心跳没由来地漏了一拍,第一次不太赞同尤宓的话。

    什么叫长得还挺帅。

    明明是长得非常帅。

    ……等等,她为什么要夸奖这个没组织没纪律没礼貌的家伙?

    ☆、第一章 (3):

    大梦初醒的他只用了一眼就看清楚了站在讲台上的人是谁,一腔起床气顿时烟消云散,他调整了一下坐姿,似笑非笑地看着阮默默,琥珀色的双眸中明明白白地写着四个大字:“好巧,学姐。”

    正在暗暗唾弃自己的阮默默一不小心,又被他笑得面红心跳了,忙收回目光,想继续说下去,却发现……她刚刚要说什么来着?

    眼看就要装逼失败。阮默默急中生智,从批改好的听写本中取出一本,说道:“当然,你们班也有非常优秀的同学,比如这个……”她翻到封皮找名字,“比如这个叫纪然的,我第一次改他的听写的时候,他也是动词只写过去式,介词什么的都不写,我做批注提醒了他,之后他交上来的听写都是按要求来的,而且次次满分。”

    她说完,教室的某一角落传来一声轻笑。

    额角的青筋欢快地跳动着,阮默默深呼吸平复心情,提醒自己要注意风度。

    “像这样的同学大概有十来个,大家要向他们学习才是。要知道对你们严格的不是我,是专四。你们坚持坚持,考过了专四,一切就轻松了。”

    强行自圆其说后,阮默默重新在多媒体前坐下,抹了一把脑门儿上的虚汗。

    如此一来,双方的距离拉近了许多,在她坐下之后,一个学妹好奇地问她:“学姐,专四难吗?”

    专四难吗。这也是她问过无数遍的问题。

    阮默默笑了笑:“不难,出题都是一个套路,复习的方向也很明确。你们好好复习,做题的时候仔细点,时间分配合理,书写规范点,120分的题,想拿55分还不简单吗?”

    “这么说学姐的专四过了?多少分?什么等级啊?”

    “96,刚刚达到优秀。”

    “优秀!”另一学妹倒吸一口冷气,“学姐好厉害!”

    阮默默失笑:“我哪儿说得上厉害。真正厉害的是你们顾学姐,她考了110。看到她的成绩,我想报警。”

    “那也很厉害了。我想考个良好,可我一模都没及格。”又一学妹沮丧地说。

    阮默默安慰她:“第一次考试成绩不理想很正常,因为你们还不会把握时间,有过一次经验会好很多。不用因为这个就懈怠,模拟考就是为了让你们看到自己一次比一次进步嘛。有不懂的一定要问……”

    她话还没说完,就见坐在靠窗最后一个位置的某人站起了身,拿着书本走到了多媒体旁。

    阮默默:“……你上来做什么?”

    “不是学姐说有不懂的一定要问吗?”他一脸纯良地看着她,样子无辜极了。

    “……”
新书推荐: 我的御兽都是神话级 全球影帝 无限列车 自从我成为魔王 斗罗塞尔 我真没想撒狗粮啊 超级高手 兜兜转转还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