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7节

书名:宠妻狂魔住隔壁     作者:小酌微醺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嗯,我知道。”

    “我知道。”他说。

    初语将脸埋进他脖颈处,吸了吸鼻子:“我不同情她,也不觉得她可怜……”

    只是心头那股气一撒开,就再也绷不住了。

    这么多年,初语在他们面前始终憋着一口气,如今眼看他们一个个落得如此下场,除了那变态的快感还有一丝解脱。

    这种可怕的感觉让初语一直紧绷的神经断裂了,就好像企图将她推入悬崖的人反而自己掉了下去。

    而她,就攀在崖边,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坠落的样子。

    庆幸之余让她浑身产生一种酸软无力的感觉。

    叶深轻轻拍着她的背,低头吻上她柔软的发丝,在她耳边低低的哄着。初语抬手擦了擦莫名其妙湿润的眼角,而后窝在他颈边,安静下来。

    叶深伸手扯出几张纸巾递给她,又摸了几下她的脸颊:“你坐着,我下去一趟。”

    只听“嘭”一声,车内只剩她一个人。

    初语稳定了情绪,对着后视镜整理头发。叶深没说去哪里,初语单纯的以为他想留空间给自己。直到玻璃窗传来轻敲声。

    初语扭过头,被眼前一大束红玫瑰吓了一跳。花后面是叶深挂着浅笑的脸:“晚上要吃鱼香肉丝吗?”

    初语接过花,对他跳跃的问话没反应过来,就只直愣愣的看着他。

    “刚刚我去买花,上面标着‘赠人rose,手有鱼香’。”

    望着他带笑的双眸,初语低头闻花香,扯了扯嘴角:“……我想吃你做的。”

    ☆、chapter 43

    初家后续怎么样,初语没再关注。这期间刘淑琴来过一次,初语将她送到医院后没有跟上去。从医院出来,刘淑琴脸色也不怎么好,但初语没多问。

    现在这种情况,除了初语,最高兴的就是郑沛涵。她盼这一天不知道盼了多久。

    “要是我在的话绝对会去买串鞭炮庆祝。这叫什么?典型的不作就不会死!能把自己玩成这样也是没谁了。”

    初语在这边都能想到郑沛涵爽一脸的表情。她笑了笑:“我想你了,怎么办?”

    “等着,爷回去宠幸你!”

    “你下次回来我可能不在s市。”

    “怎么?准备私奔吗?”

    初语说:“嗯,私奔。”

    那天到家之后,叶深打完电话就对她说这几天会出差,让她一起去。初语立刻就答应了。

    郑沛涵说:“好吧,就先让叶小哥伺候你。”

    初语看一眼正在厨房做饭的叶小哥,没忍住笑出来:“谢娘娘恩典。”

    吃完饭,两人出门去了购物中心。

    初语以为叶深有东西要买,叶深却直接带她直接到了女装区。

    “干嘛给我买衣服?”

    “我们去完临市就去北方。你需要一件羽绒服。”

    初语惊讶道:“你要带我去北方?”

    “嗯。去北方。”他问,“去过吗?”

    “没有。”初语摇头,“听说冷的时候零下二三十度,难以想象。”

    叶深勾起嘴角:“没那么可怕。如果你喜欢,年后有时间我们再去一次。那个时候可以看到雾凇。”

    一听说要去北方,初语不止买了羽绒服,毛衣围脖手套样样不落,最后拉着叶深去买最重要的ugg。

    等从商场出来,购物袋已经挂了满手。

    “我会不会太夸张了?”

    “不会。”叶深笑了笑,“到时候都会用上。”

    两天后,初语跟着叶深和武昭去了临市。

    白天他们去工作的时候,初语就一个人逛。虽然没来过,但是有手机导航这个法宝,走到哪里都不是问题。

    电话响起的时候,初语正在一家工艺品小店里挑东西。

    “你去哪里了?”

    “我在两站外的一条小巷子里,您们回酒店了?”

    “嗯。”

    初语连忙拿下手机看了一眼时间。不知不觉已经逛了这么久?

    她忙道:“我现在回去。”

    “不用,你呆在那里,等着我。”

    十来分钟后,叶深按照初语发的定位找来了。

    “你们今天怎么结束这么早?”

    叶深看一眼她手上拎的袋子,说:“工作完成了,我们明天上午九点的飞机。”

    “明天就要去北方看雪了?”初语有些兴奋。

    叶深露出浅笑:“嗯,去看雪。”

    初语挽住他的胳膊:“以后我们每年都去一个地方好不好?”

    “好。”

    “那我们明年去哪里?”

    “都行……”

    夕阳下,一双影子被拉得很长,最后渐渐交叠在一起。

    ——

    f城作为北方城市,跟s市有着天差地远的区别。四季分明的气候进入十一月份已经是初冬。

    刚从航站楼出来,初语就开始冻得上牙打下牙。吸进鼻子里的空气都是冷的。叶深知道她冷,一手搂着她一手拦出租车。两人到达酒店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以后的事。

    初语站在窗前,喝着刚烧开的热水。房间里暖气十足,这会儿已经开始出汗了。

    “缓过来了吗?”

    “嗯。”初语回头,“看来我还得多适应。”

    叶深从后面将她揽住,下巴颏抵在她头顶:“明天进了度假会所,玩起来就不会冷了。”

    “这里的冬天看起来很萧索。”

    道路两旁的树木一片树叶不见,只剩光秃秃的树枝。人们都裹得严严实实,有些人甚至只留了一双眼睛在外面。走在街上行色匆匆。

    初语将手搭在暖气上,手心一下就热了起来。水杯里热气袅袅腾上,将玻璃窗氲成斑驳的白雾,模糊了一双人影。

    “快看!”初语惊道,“真的下雪了!”

    黢黑的天空飘着点点的白,细小的雪花像被风吹散的蒲公英,自上而下,缓缓飘落。

    连叶深的声音都轻快了一些:“要出去吗?”

    初语点点头:“走。”

    雪真的不大。但是看起来别有一番风味。

    薄薄的雪铺了一层,地面印出凌乱的车辙和脚印。初语将围脖紧了紧,拉着叶深走到后花园。

    正值晚饭时间,酒店外人烟稀少。石板路一片雪白。初语瞧了瞧,找了一条还未被人染指过的小路。

    “你走前面。”

    叶深看着她那遮住一半的脸,隐约猜到她想做什么。遂松开手,一步一步踏在皑皑白雪上。

    初语溜着一双眼,跟在后面踩在他留下的脚印上。叶深刻意收了脚步,初语走的并不费力气。比他小了许多的脚,一下一下重复他留下的痕迹。

    最后几步,初语忽然加速,扬着笑跑起来,一下子冲进他怀里。

    “小心点。”

    “下大雪就好了。”

    “想堆雪人?”

    “嗯。”她说,“想堆一个我这么高的。”

    叶深蹙眉:“你这么矮的?”

    初语仰头看着比她高了一个脖子还有一个脑袋的叶深,呵了声:“嫌弃?”

    他扬起嘴角,“矮的刚刚好。”

    ——

    翌日是一个大晴天。

    吃过早餐,两人去了f城最大的冰雪天地。

    放眼望去整个世界一片雪白,就像等待出嫁的新娘披着婚纱婷婷而立。初语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景象,掩不住眼中的惊艳。

    “真是太漂亮了……”

    叶深本欲带着初语滑雪,谁知她穿上滑雪板死活不敢动。弄得叶深无奈又好笑。

    演示两遍后,初语直接放弃治疗:“我看着你滑就够了,你就行行好别难为我了。”

    没辙,叶深将滑雪板换成了滑雪圈,由站改坐,初语终于满意了。最重要的是叶深坐她后面,让她有一种有恃无恐的安全感。

    从高处冲下来,初语双手环在嘴边大叫出声,这一刻仿佛只剩漫山雪白,灌进口鼻的凉风,还有身后会护她周全的男人。除此之外,一切烦恼都烟消云散。

    叶深坐在后面,双手抓着安全绳,将初语围在胸前,听见她带着破音的欢呼,不觉露出一口白牙。
新书推荐: 我的御兽都是神话级 全球影帝 无限列车 自从我成为魔王 斗罗塞尔 我真没想撒狗粮啊 超级高手 兜兜转转还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