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4节

书名:宠妻狂魔住隔壁     作者:小酌微醺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话锋一转,初语道:“哦,对了,你不在的时候我替你收了一个包裹。”

    “是什么?”

    “不知道,我没看。”

    叶深走到书房将包裹拿出来,看着体积还不小。他看了一眼地址,是从巴黎邮过来的。

    拿裁纸刀划开,是一个方方正正的纸盒。里面全是些小玩意儿。像迪士尼钥匙圈,音乐盒,耳环等等。其中最醒目的是几张照片。

    照片里叶深青涩许多,站在高大的梧桐树下,嘴角抿得很直,他身边是一个笑容甜美的小女孩。下面一张,是他的单人照,好看的侧脸,低垂的眼眸,睫毛长的让人心动。

    看着这些东西,叶深蹙起眉头。

    “不明白?”初语问。

    “嗯。”

    初语拨了两下盒子里的东西,哼一声:“这叫怒刷存在感。还你东西不是目的,万一碰触到你哪根纤细的神经了呢?”

    照片上那小女孩能看出是莫翎。小丫头居然来这一手。

    叶深压住笑意,问她:“你说这些东西要怎么处理?”

    “丢掉!”初语瞪他,“难道你还想留着?”顿了顿,“等等!”伸手将那张单人照拿过来,“这样我要了。”

    将东西扔掉后,初语又想起来那张照片,遂问:“想好没有?之前那张相片要不要也给我?”

    叶深摇头:“小的不给,大的可以。”

    初语语塞。

    真是林深时间鹿,海深时见鲸,叶深时……见污!

    ——

    第二天,两人吃过午饭便去了医院。

    进去的时候正巧徐玉娥准备离开,三人打了个照面,徐玉娥沉着一张脸又退了回去。

    她没见过叶深,凌厉的目光探照灯似的将他从头到尾扫了一遍。

    “您好。”叶深语气有礼,但是态度不算热络。

    徐玉娥头一扭,视若无睹。

    初语拽了叶深一下,径直走到病床前。

    初建业气色恢复不少,见他们进来脸色温和。初语对他没有沉下脸倒是有些讶异。

    叶深将东西放在一旁,询问初建业身体状况。

    “没事了,这两天就准备出院。”

    “医生怎么说?”初语问。

    “这话就是医生说的。”

    “头上的伤呢?”

    “过几天可以拆线。”

    说起这些,初建业脸色就不怎么好:“那个混账都没来看过我,等我出院了非要好好治他一顿!太不像话了!”

    初语道:“不管怎么样,身体重要。”

    “那小兔崽子就是太惯着他了!”初建业越说越来气。

    徐玉娥在一旁听着脸沉了下去。

    “有外人在,你说这些干什么!怎么年纪越大越管不住那张嘴!”

    初语哂笑,十分想问一下徐玉娥她嘴里的外人有几个人。

    “说话能小点声吗?他头上还包着纱布呢。”初语皱着眉头,决定跟叶深先离开,“爸你好好休息,我们先走了。等你出院一起吃饭。”

    两人进了电梯,徐玉娥从后面赶了上来。电梯里人不少,徐玉娥站到初语身边没有说话。只是脸绷的跟容嬷嬷一样。

    到了大堂,徐玉娥拿眼看初语:“我有话跟你说。”

    初语眼皮抬都没抬:“我不想听。”说完拉着叶深便要走。

    “几年前你父亲背着我借了二十几万给你养父。”

    初语一怔:“不可能!”

    “他赌博把钱输了个精光,还倒欠了二十多万,怎么不可能?”见初语一脸不可置信,她不屑道,“你可以去问淑琴,看看是不是有这事。区区二十多万我还不至于诈你,只不过属于初家的还是要拿回来。”

    初语脸色白了几分,脑中嗡嗡直响。她从来没听刘淑琴提过。

    “抚养费初家可一分没少出,这钱任宝军当初也说是借。不管怎样,你总还是花初家的钱长大的。”顿了顿,“以后胳膊肘朝外拐的事给我少干!”

    最后,徐玉娥告诉她:“人别那么贪心,找个时间把钱给我送回来。”

    ——

    徐玉娥突然发作不知是因为初望挪用公款的事还是因为房子的事受了刺激。总之,初语谢谢她告诉自己还有这件事。

    猫爪门前停着一辆揽胜。叶深坐在驾驶位看着初语,眼神里是浓浓的关心。

    初语看着他,勉强扯出个笑容:“我进去了,你开车慢点。”

    叶深抬手拢了拢她头发,将想说的话咽了回去,改口道:“去吧,我晚上来接你。”

    初语心不在焉的对了一遍帐,心里十分混乱。最后还是决定打电话给刘淑琴。

    “妈。”

    “店里不忙啊?丹薇刚带着聪聪回家。小家伙越来越调皮了。”

    “嗯。我有点事想问你。”

    这语气让刘淑琴有片刻的迟缓:“怎么了?”

    初语深吸了一口气:“爸爸……是不是跟初家借过钱?”

    那边静了好一会,刘淑琴艰涩的声音才传过来:“你知道了?”

    初语没有说话。

    “这钱我不是不打算还,你也知道我一下子不可能拿出那么多钱,就跟建业商量分批还,当时他说不要……”刘淑琴羞愧道,“我就想存够了再说。”

    “为什么不告诉我?”

    “你当时那个情况,我怎么好说。你跟初家关系本来就不对付,我就更不愿意告诉你。”

    初语闭了闭眼,对她说:“这事我来办,你不用管了。”

    “小语……”

    “就这样!”

    挂掉电话,初语觉得身心疲惫。这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到底有完没完?当初她只是以为任宝军将拆迁费都输光了,一时间接受不了才自杀,没想到却是欠了外债。

    真是走了都不让活着的人省心。

    阳光渐隐,玻璃门被人推开,初语抬头瞧过去,是许久没联系的袁娅清。她穿着ol套装,一脸遮不住的喜气。

    “找了你几次都扑空。”她说。

    “这几天在店里的时间不多。”

    “脸色这么差,生病了?”

    初语摇头:“没有。要不要喝点什么?”

    “不用了。”袁娅清从包里拿出一张喜帖,“诚心邀请,到时候早点来啊!”

    初语接过红色炸弹,打开,上面的手写字体十分工整。

    “恭喜!”

    “本来想找你当伴娘的,可是同事太踊跃了,就没来麻烦你。”

    知道是客套话,初语嫣然一笑。

    “先走了,回去还要忙活。”

    初语起身,将人送到门口。

    关系一旦生分就会变得客气。以前她从没这样送过袁娅清。

    看着桌上十分喜庆的请帖,初语发现,她身边似乎真的一个个都开始结婚了。看来只剩郑沛涵和她相依为命了。

    ☆、chapter 41

    初建业出院当天,初语带着一张银.行.卡去了医院。

    今天人倒是很齐,初望顶着一脸菜色站在一旁,往日的嚣张不见,变得一声不吭。

    初语没理其他人,走到初建业身边问了几句,然后,一起回了初家。

    初老太太看了初语一眼把她叫进书房。两人对视片刻,还没开口,初建业推门而入。初语也不废话,将银.行.卡直接拍到桌上:“这件事我前两天才知道,这里是原本是我准备扩张店面的钱,既然你们急着要,就先给你们。二十八万整,如数奉还。”

    初建业眉头一皱:“谁跟你要了?”

    初语眼神一瞟,没说话。

    徐玉娥一哼:“我跟她要的,怎么?初家的钱我还要不得了?”

    “这钱是我给出去的,除了我没人有权利要!”初建业看着初语,“把卡拿回去。”

    这次住院让初建业对初望寒心不少,而且这么大的事也不见徐玉娥有多大动肝火,反而在这找初语的茬。

    “你干什么!”徐玉娥目眦欲裂,对初建业的做法非常不满。

    以往初建业给初语什么基本都是背着她们,从没像今天这样摆明了跟老太太较劲。

    “家里的钱都是我赚回来的,我有权利支配。”

    “放屁!”

    初建业面色冷了下去,没理会徐玉娥的歇斯底里,转而问初语,“你扩张店面还差多少钱?”
新书推荐: 巫师:我能变成巨龙 神的培养皿 我是偏执大佬娇养的纸片人 从副本小BOSS开始的人生模拟 斗罗里的杠精 病弱王爷娇憨妻 道战有我 都市酒剑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