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1节

书名:宠妻狂魔住隔壁     作者:小酌微醺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齐北铭勾了勾嘴角,忽然将她拽到怀里:“不送,那就来个吻别吧。”话落,兜头就吻了下去。

    郑沛涵后背抵在五斗柜上,硌得有些疼,承受这个吻的间隙还不甘的在他胸前抓了一把。

    齐北铭哼了一声,又狠狠啜了两口,才将她放开。下身抵住她,哑声宣告:“下次,我可不会只进你家门了。”

    郑沛涵舔了下嘴角:“那就看你本事了。”

    ——

    翌日,机场。

    跟来的时候不同,莫翎自昨天起就开始走高贵冷艳的路线。任凭齐北铭怎么逗她都是面无表情。齐北铭摸摸鼻子,头一次在异性面前这么没有吸引力。

    托运好行李,三个男人握手道别,莫翎跟初语站在一旁,始终无话。直到安检前,莫翎忽然开口:“初语姐,跟我抱一个吧。”

    初语看着眼前这小姑娘,不知道这又是哪一出。不等她反应,莫翎已经走上前伸手抱住她。

    “再见,初语姐。”

    初语一时间百感交集,轻声说:“再见。”

    “男人都喜欢年轻的女人,没准几年后evan就幡然醒悟了,你可要小心。”

    耳边突然传来这么一句,初语翻了个白眼,轻轻拍着莫翎的后背:“放心,到八十岁他也还是我的。”

    莫翎放开她,哼道:“从第一眼我就讨厌你,现在还是这么讨厌。”

    “咱们彼此彼此。”初语看她,笑着说。

    莫翎笑了,视线转到旁边,眼圈暗暗发热。她咬着唇,几步跑到一旁,叶深被陡然冲过来的人撞得往后退了两步。

    “再见了,evan。”莫翎抱着他,声音哽咽。

    叶深轻轻拍拍她,说:“进去吧。”

    终于将人送走,齐北铭跟他们分开。临走前,他叫住初语,想了想挥挥手:“算了,没事。”

    待上了车,初语在叶深脸上亲了一口:“干得漂亮,奖励一个。”

    叶深低低笑了两声,加重音节:“干的漂亮?”

    初语发现,这人越来越污了。

    回到家,叶深将初语领到衣橱前,指着里面叠的整整齐齐的床罩:“麻烦你了。”

    初语没辙,只好拿出两套一一帮他换上。然后她就发现,叶深家里的床罩不是白色就是深蓝,多一个颜色都没有。真是单调到了极点。

    叶深靠在门边,看着初语跪在床上仔细的铺着床罩,裙摆落在腿窝,露出光洁的小腿和雪白的脚掌。视线往上,叶深眼色暗了暗。

    初语余光看到门口的人,问他:“你天天看这两个颜色都不腻吗?”

    “……不腻。”

    完全铺好,初语翻身下床。叶深长腿一迈,几步走到床前,将初语圈进怀里。

    “这好像是你第一次在我的床上。”

    初语伸手推了推他:“喂……”

    “要不要试一下舒适度?”

    “叶深。”

    “嗯。”他吮了一下她的红唇。

    “我帮你干活……你居然想睡我?”

    叶深停下动作,窝在她颈边闷声笑。他很少笑得这样开怀,每一声都仿佛动听的音符敲打着初语的耳膜。

    初语脸一热,不由伸手掐他。那点劲儿并不疼,反倒有些痒。

    叶深抬起头看她,眼眸亮得惊人,就像一对上好的黑琉璃。初语白细的手指拂过他浓密的眉,轻轻在他眼皮上扫了几下。那卷而翘的睫毛在他眨眼时轻轻刷过初语的指肚,能感觉到细微的痒。

    对视半晌,两人都缓缓收了笑容。叶深的吻落在初语的眼上鼻尖最后是嘴角。下一瞬,天翻地覆。叶深搂住她一个翻转,初语便成了上位。

    稍稍回神,耳边是他沙哑的低喃:“下一步是什么?嗯?”

    不等回答,下身已然失守。贴身衣物被他蛮横的拨到一边,一举攻略池城。

    “这样对吗?”

    初语喘息着,说不出话。身下这人仿佛跟她较上劲了,用尽力气凶狠的逼她:“说话!”

    初语勉强撑起身,在他嘴上咬了一口。便被他箍住,继续沉浮。

    ——

    第一次留宿叶深家,战况惨烈。第二天初语完全是不想动的状态。

    她起床时已经是日上三竿。没找到自己的衣服,初语在衣柜里随便拿了一件衬衫套在身上。宽大的衣服将她衬得像个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孩子。

    初中走到门前,在门上发现了一张便利贴。上面的字迹苍劲凌厉,每一笔都好像用了十分力气。

    ——我去工作室,桌上有饭,记得吃。

    初语将便利贴扯下来,又拿在手里端详片刻,扬起一抹笑,走到饭厅吃饭。锅里的粥还温热,叶深应该离开不久。初语盛了一碗坐到桌边,刚喝上就听到电话响起。

    是刘淑琴到家了,让她有时间回去一趟。初语想了想,决定等下就回镇上。

    将用过的餐具洗好,路过阳台时,初语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包括内衣已经被明晃晃的晾了起来。

    没跟叶深在一起时她没想过他会是这么“贤惠”一个人,把本该她做的事都做了。此刻她的裙子旁边挂着叶深的衬衫,立成一排接受微风的洗礼。

    这种幸福就像被艳阳晒过的棉被,满满都是温暖的味道。

    离开叶深家后,初语坐上大巴回镇上。刚上车,叶深的电话就进来了。

    “你回家了?”

    “嗯。”

    “饭吃了吗?”

    初语嘴角弯起,淡淡嗯了一声:“我现在在车上,回去看我妈。”

    那边静了一会儿,叶深低沉的声音透过话筒传进她耳中:“初语,我晚上的飞机。”

    初语心头一凛,问:“又出差?”

    “去h市。”

    叶深父亲家是h市人初语是知道的,他回那边多数是叶家有什么事。初语看着窗外,问:“多久回来?”

    “大概一个星期左右。”

    安静片刻,初语才低低“嗯”了一声:“那,电话联系。”

    一路上初语有些心不在焉。虽然叶深没多说,但是她直觉可能不是什么好事。

    到了家,初语看着刘淑琴一脸高兴,不由说:“以后多出去玩玩。”

    “那可不行,手工不能停太久。”

    “少点做,费眼睛。”

    刘淑琴欲言又止,低低哎了一声。

    吃完饭,刘淑琴这才提起董岩的事:“可能这两个月就准备办了,听你二姨的意思是人家姑娘有了。”

    这么突然决定要结婚,初语多少猜到可能是这个原因。

    “二姨这段时间有得忙了。”

    “可不是。”刘淑琴看了初语半晌,拿话点她,“三个孩子可就只剩你了。”

    初语期期艾艾的应了一声。

    “你早点成家,我也不用总吊着一颗心。”

    说句不好听的,就初家那个德行,是指望不上的。真有刘淑琴不在那天,初语有人照顾她才能安心。

    初语拍拍她的手:“知道了。”

    ☆、chapter 38

    初语没有想到,叶深这一走就走了大半个月。前两天他们还能保持着一天一通电话,后来变成发信息,再后来叶深那边完全没了动静。

    第六天,郑沛涵回来了,约初语去吃饭。到了地方看见齐北铭冲她笑,初语没忍住,开口问他。

    齐北铭告诉她:“叶深奶奶情况非常不乐观。”

    初语浑浑噩噩的到家,心乱如麻,拿起电话拨过去。等待接通的间隙坐卧难安,一直想着齐北铭的话。挂机前,叶深接了电话。

    初时,谁都没有开口说话,叶深那端十分安静,初语只能听到他的呼吸声缓缓透过听筒传进耳中。这情景让她生出一种诡异的战栗。

    “叶深……”

    “我想你。”

    几个字让初语鼻腔瞬间充满尖锐的酸涩。她握紧电话,努力稳住声音:“我也想你。叶奶奶情况……怎么样?”

    一阵静默,叶深再开口时声音已经嘶哑难辨:“……两个小时之前走了。”

    初语脑袋嗡嗡直响。情况还是到了最坏的地步。

    “初语,我要挂电话了。”

    “……好。”

    放下电话,初语抬手擦掉眼角的水汽。她能听出叶深压抑的声音里都带着轻微的颤音。

    初语去了隔壁,将叶深家里打扫一遍,洗完澡,独自睡在他的床上。即使他没在,但周身都是他的味道这让初语十分安心。

    初语提着心等了十来天,没盼到叶深,却等来了初苒的电话。

    赶到医院时,初建业已经醒过来,躺在床上颤巍巍的用手指着初望,仿佛下一刻就会爆血管。

    初建业头上包着纱布,脸色白的吓人。初望站在一旁,低着头,不敢看他。

    初苒在电话里只说初建业受伤住院,具体情况没说。初老太太阴森森的看了初语一眼,到底还是顾忌初建业的情况,没有当场发作。将初望挡在身后,说:“丽芬留下陪着,小望跟我回去!”

    杜丽芬连忙应好。
新书推荐: 养兽成夫 金主他有性瘾啊(1v1 h) 两厘米勇者团(NP) 闺韵 【咒回】嫖男人合集 极品圣皇 睡龙 朕驾崩后转生为奶酷高中生炸翻无限游戏(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