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0节

书名:宠妻狂魔住隔壁     作者:小酌微醺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我不进去,叫evan出来!”

    莫远无奈,对初语投过去一个带着歉意的眼神:“莫翎说想去海边。”

    “吃过饭出发。”叶深不知何时已经走到初语身后,听到莫远的话后直接回答。

    莫翎看着叶深,眼圈都快红了。孤男寡女*,叶深一看就是刚洗完澡,傻子都能猜到他们都干了些什么。

    莫翎一声不吭,扭头就往回走。

    看着自家妹妹脾气又上来了,莫远瞬间觉得心累。他看着眼前的两人,皮笑肉不笑的说:“那就先吃饭,北铭还在路上。”

    ——

    经过昨天的审问,对于跟齐北铭一起出现的好友初语没有感到一点惊讶。现在看着他们站在一起,初语忽然觉得这两人不论是外貌还是对手戏都十分有看头。

    只是,莫家大小姐貌似脾气还是没有退。说死也不坐叶深的车,美其名曰齐北铭的suv看起来更舒服。

    莫远没辙,只好顺着她的意。郑沛涵看着齐北铭微微一笑,转身跟初语上了车。

    “要不是看她小,姐绝对手撕她。”郑沛涵没好气的说。

    二十岁真不是小孩子了,但是她们终究比她大好几岁,而且人家又是远道而来的客人,基本上能让都让了。但是这是出去玩啊!谁要全程看她脸色。

    知道初语不好说,郑沛涵伸手拍了拍驾驶座后背:“叶小哥,你这笔烂桃花要怎么解决啊?”

    叶深挂挡起步,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回答郑沛涵:“解决方案在你身边。”

    郑沛涵“呵”了一声,心想真是个有心机的。

    另一边,莫翎看着沿途经过的风景,一声不吭。对待莫远和齐北铭的主动问话也是爱搭不理。齐北铭面上不显,却对莫翎这种小姐脾气直摇头。暗暗佩服莫远能把人惯成这样。

    直到到达目的地,莫翎看着蜿蜒的海岸,这才有了点笑意。大海能让人心情开阔,最重要的是能穿着美美的比基尼。有人不能露那真是可惜了。

    十月中的s市已经过了最热的时候,但是白天阳光明媚,硕大的太阳高悬,海边的仍然有很多人。望过去都是光着膀子的男人在五颜六色的花海里畅游。

    初语穿着波西米亚风吊带长裙,光脚踩在细密的沙滩上。郑沛涵换了一套黑色比基尼走过来,一路上吸引了大片的视线。

    连初语见了也不免贪婪的多看几眼。

    “今天这泳衣我算是穿对了。”

    “是穿对了。”看着齐北铭直接走过来,初语摆摆手,走到一旁。

    等到莫翎跟着莫远走出来,初语才明白郑沛涵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巧也不是这么巧的,泳衣千千万,偏偏选了同一款。

    莫翎本身对自己的自身条件是很有信心的,可是在郑沛涵的衬托下愣是被对比成了买家秀。刚有点笑意的脸又拉了下来。心里对这两个女人恨的咬牙切齿。

    莫远也没想到糟心事一件接一件的来。他拉着莫翎连哄带劝的将人拽进海里。

    “你去玩,难得出来一次。”

    叶深将初语从躺椅上拉起来,抬手拢了拢她的头发:“不想下去,陪你走一走。”

    咸湿的海风吹动裙摆,海浪如同一条银线冲到岸边,然后打散,碎成千万朵浪花。初语挽着叶深的手臂,四只脚悠闲地踏着海水往前走。

    莫翎看着那一双人影,心里难受的不行。木着脸收回视线,下一秒“砰”一声,被水球砸的眼前一黑。

    莫翎怒了,揉着脸大叫:“哪个王八蛋!”

    郑沛涵走过来将水球拾进怀里,不怎么诚心的说了句:“sorry。”

    莫翎瞪她一眼,转身往岸上走去。郑沛涵嗤了声,没等动作腰就被一条结实的手臂揽住。

    “你故意的。”

    郑沛涵偏过头,看着离她很近的俊脸,眉头一挑:“是故意的,怎么了?”

    齐北铭低下头,薄唇擦过她的耳朵,低沉的声音一点一点涌进耳中:“想夸你,砸的好。”

    郑沛涵笑了下,顺了他一拐子,伏身游进海中。齐北铭站立片刻追了上去。

    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

    “你再这样下去,我们明天就走。”莫远拽住莫翎,脸色沉了下去。

    “走就走!反正我也不想在这了。”莫翎咬着嘴唇跟莫远置气。

    莫远叹口气,说她:“上次evan回巴黎你避而不见,现在这又是干什么?”

    莫翎撇开视线不说话。

    她就是想试试她不主动出现在叶深面前他会不会想起她。事实告诉她叶深完全没有主动联系她的意愿。

    叶深回国时莫翎已经十七岁,她已经尝到了喜欢一个人的滋味。她对叶深动心了。在她努力的长成为能配得上叶深的女人时,他却已经属于别人。

    莫翎越想越委屈,软下声音对莫远说:“我自己能处理好,你现在别跟着我。”

    甩开莫远,莫翎一口气跑到岸上。海风灌进她耳中发出呼呼的声音,嘴里似乎尝到了咸涩的味道。

    不远处一对男女在参天大树下相拥而立,男人搂着女人的腰缓缓低下头,四片薄唇慢慢贴到一起,浅尝辄止后分开。莫翎看着,眼前一片模糊,咬紧牙凭着一股劲儿跑到他们面前。

    “evan,我有话对你说。”

    见到她叶深几不可察的蹙了下眉头。而初语仿佛没听见她的话,站在原地没动。

    莫翎只好说:“我想单独跟你说几句,evan。”

    叶深沉吟片刻,安抚性的捏了捏初语的手心。初语眉头一挑,给他一个“赶紧给我解决掉”的眼神,才挪动脚步。

    还是那棵树下,气氛却不再旖旎。叶深看着要哭不哭的莫翎,觉得太阳穴有些疼。

    “为什么我不行?明明是我先遇见你,我喜欢你这么多年你为什么从来不把我当回事?从来不会主动找我,就连回我的信息都是那么几个字,你这个混蛋!”初语一走,莫翎就爆发了。

    叶深这几年间回过巴黎几次,每一次莫翎都高兴的不得了,只有上次,她知道叶深回来却没有跑过去见他。就是想赌着一口气看他会不会主动来找自己,可是这人联系过莫远之后连问都没问她。

    等叶深离开她就后悔了。这次磨着莫远带她来,想着如果可以她就直接留在国内。没想到他身边已经有了人。

    眼泪顺着脸颊垂落,莫翎上前拉住叶深的手:“我真的不行吗?”

    叶深感受到四面八方投过来“唰唰唰”的视线,闭了闭眼,将手收回来,对莫翎说:“嗯,不行。”

    没有多余的解释,就这么简单干脆的三个字让莫翎的脸瞬间一片惨白。她睁着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叶深,抖着嘴唇仿佛失去了语言能力。

    “除了她,谁都不行。”

    莫远找过来的时候,就看见面无表情的叶深和哭着往回走的莫翎。他脸色极难看,心里不免对叶深多了几分愤懑。

    “这要是换了别人,我非把他揍得爬不起来。”莫远走过来没好气的看着他。

    他的宝贝妹妹自己都打不得骂不得,现在为了一个男人哭成这样,让他怎么不心酸。

    “她哭你好歹哄哄啊!”莫远瞪他。

    叶深坦然:“没法哄。”

    一哄肯定没完没了,倒不如让她烦了自己落个清净。

    莫远也回过味来,冷哼一声:“你这种人都能泡到女人,老天不长眼。”

    “初语眼光好,我颜值高。”

    妈了个巴子还有空跟他在这说冷笑话,莫远没好气的白他一眼,被噎的说不出话来。

    叶深拍着他的肩膀,两人缓缓走回海边,迎着海风,莫远听到身边传来一句“抱歉”。

    莫远低叹一声,彼此都明白这俩字多余,这事儿只有你情我愿,哪有什么是非对错。只是心尖上的人被欺负,有些不甘心罢了。他哼道:“谁让你瞎。”

    叶深望着躺椅上那抹黄色身影,嘴角勾出清浅的笑:“瞎就瞎吧。”

    ☆、chapter 37

    回去时气氛自然是无比尴尬,就算没在场的那几个人看见莫翎核桃似的一双眼也能猜到发生了什么事。

    郑沛涵对初语比了个打电话的手势坐着齐北铭的车先离开。

    到了海韵天城,莫翎走在莫远身边,跟他说想去酒店住。这个提议让莫远松了一口气,连带着说把机票也买了。

    本来这次过来就是被莫翎磨的没有办法。其实莫远对这件事还是乐见其成的,跟叶深在一起总比被外面的野男人拐跑要强得多。

    但是他也知道叶深对自己妹妹没有这种心思。有的话,当初他也不会毫无牵挂的就回国。这回虽然莫翎受了伤,但总归死了心,可以静心的待在巴黎也算是一件好事。

    到了酒店,莫翎头也不回的走进大堂。莫远叹口气:“你们回吧,明天过来送我们。”

    叶深点头:“好。”

    莫远对初语点点头,拿好行李走进酒店。

    “你这个祸水。”初语站在叶深身边,有感而发的说了一句。

    下一秒,额头被弹了一下。初语还未反抗,叶深带着笑的声音传到她耳畔:“我不祸水,只祸你。”

    ——

    齐北铭将车停好,看着郑沛涵拿包下车,动作一气呵成。他笑着摇摇头,正准备起步,却听车外传来她的声音:“今天方便,要进去吗?”

    齐北铭坐在驾驶位,似笑非笑的看她:“哪方便?进哪去?”

    郑沛涵笑得风情万种:“进来不就知道了。”

    进了门,郑沛涵泡了咖啡出来,齐北铭正慵懒的靠在沙发里打量她这间小屋。

    “怎么样?是不是还没你家客厅大?”

    齐北铭笑了两声,没回答。只问:“明天上班?”

    “是啊。”郑沛涵懒懒地说,“每次休假就是这么两天,运气不好的时候还要顶班。”

    “我以为你乐在其中。”上一次她的论调他还记忆犹新。

    “什么事情时间久了都会失了新鲜感,工作更是这样。”

    齐北铭意味深长的说了句:“不见得。比如……”

    郑沛涵美目微挑,只当没听懂。

    算上昨天,这是两人第二次如此轻松的闲聊。但却意外合拍。不知不觉已经快十点。会跟一个女人在她家里干聊天,连齐北铭自己都觉得意外。

    杯里咖啡早已见底,齐北铭起身准备离开。

    “慢走。”玄关处,郑沛涵笑着说,“我就不送了。”
新书推荐: 姜卿卿御司廷 娇软假千金是装的姜卿卿御司廷 罗斯君王 宫斗?娘娘她靠种田在冷宫称霸了 苍穹都市的超能力者 西游:我收徒就能变强 女侠叶沛 治安官的人生模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