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9节

书名:宠妻狂魔住隔壁     作者:小酌微醺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那你……”

    想通之后初语更加担心了。这是在玩火啊少年!

    郑沛涵一向看得开:“所以我说走着看啊。”

    对齐北铭那种人动心并不难,但抽身时是深陷泥藻还是片叶不沾身那就不好说了。

    晚上初语陪郑沛涵吃了饭,就准备回去。郑沛涵见状揶揄她:“今天不在这陪.睡了?”

    初语倒是答的痛快:“我得回去看看。”

    “你家那闷葫芦你还不放心?我真怀疑他只对着你才硬得起来。”

    初语被她调侃的有些窘迫,没好气白她一眼,走到玄关穿鞋。

    “对他放心,不代表对别人放心。”

    郑沛涵笑:“人家小白莲,你手下留情点。”

    初语挥挥手,替她把门关好。

    “这小白莲段数还得练啊。”看着大门,郑沛涵笑着嘀咕了一句。

    ——

    刚刚输完密码,防盗门就被人从里面推开。初语往后退了几步,随后一个穿着白衬衫的人影出现在门口。

    莫翎比初语稍微矮了一点点,但是身材极好,凹凸有致。她身上的衬衫明显是男款,领口两颗纽扣没系,露出脖子下面大片肌肤,而衣摆也才刚刚过她的大腿根。

    初语眯了眯眼,十分想抓着衣服的后领看看有没有“su”的字样。

    “初语姐,你刚回来?”

    “嗯。叶深呢?”

    莫翎堵在门口:“他和我哥在书房。”

    “那我先回去了。”

    “你不进来啊?”莫翎十分可惜的样子。

    初语嗯一声,转身往家走。没想到走出去几步,忽然被莫翎喊住:“初语姐,我可以去你家玩吗?”

    ……

    几天没回来,家里好像冷清了许多。初语一进门就将玄关和客厅的灯全部打开。霎时一片透亮。

    “原来这边是这样的户型。”

    初语让她随便坐,打开冰箱翻了翻,拿出一瓶未开封的纯果汁。莫翎一看立刻拒绝:“我晚上不喝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初语笑了笑,将果汁放到茶几上。也不费心再拿点什么零食出来。毕竟那些都可以归到乱七八糟里面。

    “你跟evan在一起多久了?”

    初语坐在单人沙发上,看着莫翎雪白的大腿晃来晃去,一时间有些眼花。

    “没多久。”

    莫翎笑着说:“我十岁的时候就认识他了,他跟我哥是同学,那时候经常牵着我的手带我出去玩。”

    “叶深对小朋友一向很有耐心。”

    莫翎脸一僵,强调:“就算现在他对我跟别人也不一样。”

    初语哦了一声,没接腔。

    “s市房价这么高,你这套虽然比evan的小,应该也不少钱。开甜品店能赚这么多钱?”莫翎目光绕着室内扫了一圈,最后落在初语脸上。

    莫翎这种神态初语太明了了。初老太太每次跟她说话都是这幅不屑的样子,初语对此基本上已经免疫。将右腿叠放到左腿上,她笑着回答:“赚不到钱,我不赔都要偷笑了。”

    “真的假的?”莫翎看着初语的膝盖,眼神亮了几分。

    “嗯。”初语看她,“这房子是我租的,近期我连房租都快付不起了,所以我准备搬到隔壁去。这样可以省下房租。”

    莫翎怔了一下,立刻反应过来初语是在涮她。她撇撇嘴,起身准备回去。果然没法跟她好好相处,第一眼就讨厌的人怎么也喜欢不起来。

    见她准备走,初语也不开口挽留,起身将人送到门口。莫翎穿上叶深家那双蓝底碎花拖鞋,忽然开口:“evan身上有个纹身,你看过吗?”

    初语看着她,缓缓收了表情。又听她说:“我的‘翎’是翎毛的翎,初语。”

    话落,莫翎仰着下巴离开。

    初语关上门,哼笑一声。知道个不得了的事连姐都不叫了。

    没再联系叶深,初语进房换了衣服直接去洗澡。莫翎的话,她越想越窝火。僵着脸洗完澡,打开浴室的门初语被吓了一跳。

    “……你什么时候来的?”她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人问。

    “刚进门。”叶深视线在她身上扫过,随即若无其事的移开。

    初语穿着吊带式睡衣,虽然布料不透,但是仍然看得出里面是真空状态。她转身朝房间走:“你不在那边陪着来这干什么?”

    房门还没来得及关上,身后那人已经将她拢进怀里。

    “我要在这借宿。”

    初语挣了挣:“借就借,你能不能先松手?”

    叶深抱着她慢慢往床那边挪过去,对她的要求听而不闻。初语被他推着走,放弃挣扎,将一身重量都赖到他身上。终于挪到床边,叶深脚跟一转,坐到床沿,初语顺势跌坐到他腿上。

    她刚洗完澡,皮肤上还带着些水汽,鼻息之间全是清淡的果香,放肆的挑动着神经。叶深忽然伸出舌尖,在她脉搏跳动的那一处轻轻舔了一下。

    那感觉刺激的初语险些叫了出来。她抬起手拨开叶深的脸,然后从他怀里起来坐到一边。

    叶深看着她,没有动。

    “……我问你个问题。”她声音有些哑。

    “说。”

    “如果我告诉你我知道我的一个男性朋友屁股上有一颗痣,你觉得这事正常吗?”

    叶深眯了眯眼:“你看过?”

    “没有。”

    “那你怎么知道?”

    这话算是踩到点上了。

    叶深身上会有这种东西初语想都没想过。直到那天在镇上,两人就着暖黄的灯这样那样后,初语才发现,叶深的人鱼线下面有一个十分精致的纹身。

    图案是一片飘落的黑色羽毛。

    纹身师仿佛赋予了它生命,微卷的羽毛看起来就像被轻风吹落,显得摇曳而飘荡。初语看了简直是爱不释手。也因为她手欠,所以那天她被叶深收拾了几次。

    所以,纹身在这个位置莫翎是怎么知道的?

    初语正想开口,眼前一晃,叶深已经来到她眼前。下一秒,初语被扣在床上。

    “真没看过?”

    心里那点不痛快消失了,初语忍住笑看他面无表情的样子,缓缓开口:“你这纹身几个人看过?”

    叶深扣着她的双手,将她压在身下,眼也不眨的看着她:“你是第二个。”

    “第一个是谁?”

    “纹身师。”

    初语转了转手腕示意他松开,随后楼上他的脖子:“纹身师是男的女的?”

    叶深低头亲了她一下,说:“男的。”

    “这个图案有什么意思吗?”

    这次叶深没有立刻回答,看了她片刻后,俯下身,将脸埋到她颈边。

    初语隔着衣服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

    须臾,耳边传来他低沉的声音:“嗯,有意思。”

    羽,语。

    是她名字的读音。跟别人没有关系。

    ☆、chapter 36

    第二天,莫远和莫翎因为时差的原因睡到中午才起床。初语多少有些庆幸他们起来这么晚。折腾了大半夜她也实在不想早起。

    浴室里传出淅沥的水声,初语将洗好的衣服一件件挂起来,做完这些回到房间给刘淑琴打电话。

    刘淑琴玩的很开心,机关枪似的给初语讲所见所闻,半晌因为心疼漫游费才不得不收线。

    挂电话前刘淑琴告诉她:“董岩可能要结婚了。”

    初语差点惊掉了下巴。

    “他连个女朋友都没有,跟谁结婚?”

    “你二姨说的,总不可能是假话,先这样,回去再说。”

    挂了电话,初语还有些反应不过来。感叹年轻人的速度她真是越来越赶不上了。

    叶深洗完澡,顶着一头湿发进来,走到初语面前伸出修长的手指轻点她的额头:“想什么?”

    初语回神,看见他光裸着上半身,下身只穿了一条松垮的运动裤。她伸手戳了一下叶深紧实的腹肌,手一下被抓住。

    “老实点。”

    初语撇嘴。床下君子床上浪子说的就是他这种人吧!下了床碰都不给碰。她收回手看他:“今天还要不要出去?”

    “看他们。”

    “那咱们先吃饭?”

    不等叶深点头,门铃响起。初语走出去开门,末了还不忘记嘱咐一句:“把衣服穿好。”

    自己的福利还是得自己顾着。

    门外是精神抖擞的莫远和黑着一张脸的莫翎。初语侧身,招呼他们进门。
新书推荐: 我的御兽都是神话级 全球影帝 无限列车 自从我成为魔王 斗罗塞尔 我真没想撒狗粮啊 超级高手 兜兜转转还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