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8节

书名:宠妻狂魔住隔壁     作者:小酌微醺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车子已经过了收费口,齐北铭交完费关上车窗,就听到悦耳的声音传了过来:“齐先生要不要解释一下你这番举动?”

    “看不出来?”

    郑沛涵看着前方卡宴的车牌,笑了:“看不出来”。

    俗话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她和齐北铭的接触寥寥几次,自从上回猫爪分别后别说见面,连个电话都没打过。他这么问,郑沛涵自然是不会多说。

    姑且不论齐北铭是怎么知道她这个时间到达,就是他那句“来接你”有几分真假郑沛涵也猜不透。

    所以,她应该看出来什么?

    跟齐北铭这种男人过招,还是以不变应万变比较好。

    静了片刻,齐北铭也笑了:“现在看不出来不怕,以后你慢慢看。”

    话落,齐北铭偏头瞟郑沛涵一眼。她表情清清淡淡,没有惊讶,仿佛他开了一个不怎么搞笑的玩笑。

    齐北铭有些哭笑不得。他对郑沛涵扯出一个迷人的笑容:“这回看出来了吗?”

    看来她不给个明确的回答这人是不会罢休,郑沛涵暗自觉得好笑,仍然淡定的看向前方:“……真是我的荣幸。”

    这语气,恕齐北铭没听出来有多荣幸。他轻咳一声,话中带着淡淡的笑意:“这不是在开玩笑,ok?”

    郑沛涵听这句却是哼了一声。没等再开口,她的手机响了。

    “初语?”

    “你到了吗?”

    “已经上高速了。”

    初语说:“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会回来?我现在在机场,一起回去多好。”

    郑沛涵眉头一挑:“你去机场干嘛?叶深又要走?”

    齐北铭闻言瞟了她一眼。

    “不是,叶深朋友从巴黎过来,我们来接人。”

    天还未亮,叶深就被一则语音通话吵醒。他的合伙人莫远也算是个奇葩,之前没有漏半点风声说要过来,直到飞机快要落地才告诉叶深要到s市了。于是两人手忙脚乱的起床,开了近两个小时的车才从镇上到机场。

    “巴黎来的?”郑沛涵揶揄,“不会是他之前那未婚妻吧?”

    “不是……”初语举着电话,看着从出口处冲出来一个卷发长裙的女孩,一把将叶深抱住。她挑了挑眉头,对郑沛涵说了句,“你先回,等我电话。”

    初语握着电话走到叶深旁边,那女孩已经从他身上离开。换了另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对着叶深熊抱。

    这一男一女长得都十分出挑,眉眼处可以看出有几分相似。

    放开莫远,叶深回头找初语,伸手将她拉到身边,难得如此高兴:“这是莫远,这是他妹妹莫翎。”

    初语噙着恰到好处的微笑打招呼:“你们好。”

    莫翎将初语从头扫到脚,露出浅浅的笑:“evan,她是谁?”

    连莫远也是一脸好奇。

    叶深回答:“我女朋友,初语。”

    ——

    车上,莫远坐在副驾驶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叶深说着巴黎那边的情况。叶深开着车,不时回答几句。

    莫翎一直微笑着听前面两人聊天,偶尔还插上几句话,中文法文夹杂着说,聊的十分起劲儿,狭小的空间里都是她清脆的声音。

    半晌,莫翎回头,仿佛这才意识到还有初语的存在:“你们光顾着跟我聊,都把初语姐扔到一边了。”

    莫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对初语说:“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就是这样,经常聊到忘我,初语姐别介意啊!”

    初语往后视镜里看,正好对上叶深的目光。她收回视线,说:“不会,没什么介意的。”

    莫翎好像放下心来,身子往前一倾,扑在驾驶位的后背上:“evan,这几天多陪我走走吧,我好不容易才回来一趟。”

    叶深透过后视镜往后扫了一眼,见初语扭头看着窗外的风景,淡声回了一句:“s市莫远也很熟。”

    莫翎撇了撇嘴,靠回椅背上。

    莫远听出叶深的搪塞,声音平静的听不出喜怒:“莫翎回来一趟确实不容易,你最近又不用出去,陪着她玩一玩不是理所应当的吗?”话落,莫远转过身看初语,“初小姐有时间可以一起啊。”

    莫远这人,大眼睛高鼻梁,是很硬气的那种长相。身高比叶深稍微矮一点点,扔在人堆里也是够扎眼的。可以说什么都好,除了是个妹控。

    莫远跟叶深一般大,现年二十九岁,而莫瑶今年刚满二十。九岁的年龄差让莫远简直把莫瑶当成了女儿在疼,比他父母都宠。换句话说,莫翎的要求,只要不过分,莫远几乎都会想办法满足。

    叶深对他这样已经习以为常,只好开口道:“有时间我会尽量。”

    其实如果莫远不说,他们远道而来叶深尽地主之谊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初语也打算有时间尽量陪着,更何况又多了个莫翎,所以莫远的话正中初语下怀。

    初语笑了笑,转头对莫翎说:“我工作是弹性时间,你想去哪,我和叶深都可以陪着。”

    莫远拍了一下叶深的肩膀:“看人家多痛快。”

    初语又往后视镜里看过去,视线对上的一瞬间,她看到叶深眼里含着的笑意……和那么点宠溺??

    初语微窘,移开目光。

    莫翎看着叶深的侧脸,眼眸一转,笑意盈盈的说:“初语姐也能陪着吗?那再好不过了。我还怕evan把我闷坏呢。”

    下了车,莫翎看着眼前的酒店,嘴角垂下去了:“evan,你让我和哥哥住酒店啊?我还想去你那里看看呢!”

    叶深看她一眼,对她表面上这幅讨好的样子略无奈:“先吃饭。”

    叶深一手拿着车钥匙,空着的右手朝后伸出去,片刻,一只柔嫩纤细的手钻进他的手掌。

    “进去吧。”叶深看着莫远,下颏微微一扬。

    莫翎走在后面盯着两人牵在一起的手,眼里的妒火都快喷薄而出了。莫远走在她身边,暗暗叹口气。

    认识这么多年,莫远很了解叶深。对于关系好的人他不会轻易让人下不来台,就算他没有一点喜欢莫翎,对她的纠缠也只是能避就避,从来不会做出让她颜面扫地的事。

    他在顾忌彼此的面子,莫远懂,莫翎又怎么会不懂。这样缠着叶深也只是仗着他不会让自己难堪。反正她从没亲口说过喜欢他之类的话,他想拒绝,倒是得有个名目。

    但关键是,那时候叶深身边还没有叫“初语”的人。现在如果莫翎还像以前任意妄为,似乎不是一个好主意。

    莫远揽住莫翎的肩膀,在她耳边低语了一句:“别闹脾气,乖。”

    莫翎冷哼一声,跟着进了包房。

    “北铭哥!”莫翎眼前一亮,直奔着齐北铭就过去了。

    漂亮的女人似乎是下意识的屏蔽比她更漂亮的女人。莫翎经过郑沛涵身边时看都没看她一眼。

    齐北铭翘着二郎腿,手臂搭在郑沛涵的椅背上,痞里痞气的笑:“呦,小公主也来了?”

    莫翎在他身边坐下,质问:“你怎么不去接我?”

    齐北铭伸手跟莫远击掌,随口答:“你叶哥哥没告诉我啊。”

    莫翎哼了一声,拿眼白他,不满道:“我看就是你不想去。”

    “天地良心,我刚从机场回来。”齐北铭指向身旁,“这是证人。”

    这话引起了初语的注意,她眉头一挑,眼带深意的看着郑沛涵。被关注的郑沛涵微微一笑,同样回了初语一个别有意味的眼神。

    莫翎往齐北铭身边瞥过去,似乎这才看到郑沛涵。她冲郑沛涵露出个明艳的笑容,问齐北铭:“这是你女朋友吗?”不等齐北铭回答,莫翎娇笑着说了一句:“还是你眼光好,北铭哥。”

    ☆、chapter 35

    郑沛涵瞟了一眼正喝茶的初语,眼波流转中掩去了些许的笑意,心想被人明着暗着嫌弃倒还挺淡定。

    莫翎跟她们比就是个小姑娘,长得好看,笑起来眼睛像月牙似的甜。打眼看上去特别舒服,无毒无害的。可到底是年龄偏小,脾气压不住,一开口没几分钟把底露得干干净净。

    别说她刚才那句明褒暗贬的话,就是那隔三差五往叶深身上飘过去的眼神也太过明显。

    郑沛涵懒得去应付不相干的人,对莫翎露出一抹极淡的笑,便不再搭理,偏过头跟初语低声聊天。

    没多久,服务员端菜进来,再加上这茬根本没人搭理,也就这么过去了。

    莫家兄妹几年没回s市,这顿饭可谓是吃的过瘾十足。除去开场那一段,整顿饭下来气氛还是比较愉悦。

    这时初语就不禁不感谢中华美食的魔力,让话多的人也倒不开空来巴巴,影响了别人食欲。

    吃过饭,初语跟叶深打过招呼,便准备跟着郑沛涵走。叶深看着她许久,才淡淡应了一声。

    郑沛涵看了直撇嘴,要不要这么不情愿。

    齐北铭将初语和郑沛涵送到地方,眼看两人要下车了,这才似笑非笑的问:“你这次怎么不问我?”

    郑沛涵关上车门,俯下身透过车窗看他,红唇微微弯起:“今天不方便。”

    初语在一旁看着他们,暗道连秘密都有了果然有奸.情。待进了房间,郑沛涵就被初语按在了沙发上。

    “这是我家,你冷静点。”她笑着说。

    “别扯没用的,赶紧给我从实招来。”

    “你让我招什么?”

    “还给我装!”初语看她,“你跟齐北铭怎么回事?”

    郑沛涵哦了一声,说:“你不是知道了吗,他是有那意思。”

    “你答应了?”

    “还没,走着看吧。”

    初语沉吟半晌,有点不知道说什么。

    齐北铭那人条件在那摆着,性格又比较外放,所以招人的程度显而易见。你说他没真心吧,他又不是渣男,就初语知道的两段感情齐北铭也不是随便玩玩。但要说他投入吧,每段感情结束的又很迅速。

    玩笑归玩笑,当齐北铭真的跟自己最好的朋友扯上关系时,初语就无端端的有些担心。

    郑沛涵看初语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随即笑了笑,伸手搂住她肩膀:“姐经验可比你丰富,你还怕我吃亏吗?”

    初语转头看她。郑沛涵靠进沙发里,声音有些疲惫:“初语,你不觉着我跟那家伙其实是一类人吗?”

    初语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

    郑沛涵说的没错,她和齐北铭其实很像。他们对待朋友和对待感情态度截然不同。能为朋友卖命,在感情上看似随性潇洒却同时又小心翼翼。

    这种人有一个共性,那就是不会完完全全将自己交出去。他们可以享受身体上的欢愉,可是想得到他们的真心,那就是如同飞蛾扑火。

    这些,齐北铭或许早就看出来了。
新书推荐: 养兽成夫 金主他有性瘾啊(1v1 h) 两厘米勇者团(NP) 闺韵 【咒回】嫖男人合集 极品圣皇 睡龙 朕驾崩后转生为奶酷高中生炸翻无限游戏(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