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6节

书名:宠妻狂魔住隔壁     作者:小酌微醺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你说,我该怎么‘弄’你比较好?”

    ☆、chapter 32

    对于叶深的问题初语聪明的选择闭嘴不答。

    上方的光亮被叶深遮住,初语视野里全是他近在咫尺的俊脸。两人的姿势维持不动,被微弱的灯光映在墙上,怎么看都是不可描述的画面。

    初语难耐的动了动身子,然后身体一僵,就不再动了。叶深抓着她的手撑在床上,按角度来说两人从头到腰那一部分应该差不多形成了一个锐角。以下就都……

    叶深看着她,眼色幽深。

    初语想笑,最后期期艾艾在他耳边说:“今天不行。我妈明天就走了……”

    叶深喉结滚动,最终叹口气,往旁边一倒,翻过身搂住初语。

    脖颈处被他滚烫的呼吸喷起一片小疙瘩,初语抖着喘了两口,抬眼看见叶深那一双眼亮得像两颗上好的黑玛瑙。

    “难受吗?”

    “……嗯。”伸手,将她搂紧。

    初语窝在他怀里,半晌没动,最后还是把手伸到下面。颤颤巍巍的覆了上去。

    叶深搂着她的手一紧,呼吸渐渐粗重凌乱。

    ——

    早上七点半,初语将刘淑琴装满东西的小行李箱放到后备箱。叶深洗完脸出来,看见她把东西都装好了,抿着唇,没说话。

    接完刘淑芬,车子直奔旅行社。

    在初语印象中,这是刘淑琴第一次出远门,怕她出去上当受骗,不免叮嘱一番。

    刘淑芬听了直乐:“小语跟董岩商量过了吧?你俩说的话都差不多。”

    到了地方,初语看着两人上了大巴车才跟着叶深往回走。

    一来一回,到家还不到九点。

    初语不知从哪变出两顶帽子:“天气热,你想打伞还是戴帽子?”

    叶深看着她手里的灰色棒球帽,伸手接过来扣在头上。初语看他一张脸被遮在阴影下,笑了笑,将遮阳帽戴上:“走吧,压马路去!”

    初语小时候,镇上一点也不繁华,但是她总能找到好玩的地方。池塘边,树林里还有旧货市场一玩都能玩上一天。

    尤其是旧货市场,这地方对那时的初语极其有吸引力。五颜六色的遮阳棚沿着狭窄的街道摆了一长串,放眼过去卖的东西却是五花八门。那时候初语带着李丹薇,买的最多的就是旧书。

    旧的小人书,旧漫画还有杂志一类。反正每一次来,心里都很兴奋。那感觉就像去淘什么宝贝。

    叶深牵着初语的手,跟着她在这拥挤的小道上一步一步往前挪。

    “是不是有种回到上个世纪的感觉?”

    叶深视线从卖旧衣服的摊位滑过去落在各式各样的旧手机上。听到初语问话,淡淡“嗯”一声。

    “我小时候没事就跑过来,有一家卖书的老大爷后来都认识我了。”回忆起以前的事,初语神色变得柔软,“后来有什么好看的就先给我留着,在那看也好,买走也行,反正老人家特别好。”

    “现在还有吗?”叶深看着她问。

    初语摇头:“没了,不知道是搬走了还是人不在了。”

    叶深捏了捏她的手,初语笑:“走吧,带你逛一逛。”

    ——

    两人从旧货市场出来时,叶深手里多了一样东西。沉甸甸的西瓜在他手上仿佛没有重量一样,但初语知道那玩意一点也不轻。

    临近中午,日头已经升到头顶。叶深身上的白t恤也隐隐染上了汗渍。两人走到街道旁,初语伸手拦了一辆小蹦蹦:“我们坐这个回去吧。”

    叶深不置可否,将门打开,等初语上去了也跟着钻进去。

    小蹦蹦俗称电动三轮车,有空调是别指望。车开起来后吹进来的风也都是热的。好在,没有十分钟就到家了。

    “这里挺好。”叶深进屋后对初语说。

    什么都便宜,环境也好。

    初语把空调打开,到了两杯凉开水,递给叶深一杯:“外面的人过来都这么说,但是镇上的年轻人多数都不愿意留在这里。能出去的都出去了。”

    其实现在许多小城市情况都差不多,年轻人愿意往大城市走,慢慢就人口老龄化了。

    歇了一会儿,初语嚷着要吃西瓜,让叶深把整个的切成两半。

    大夏天,吹着空调吃西瓜再惬意不过。两人坐在沙发上,初语用勺子在西瓜的最中心挖了一块,左手接在下面把勺子递到叶深嘴边:“张嘴。”

    叶深看着被初语挖的圆圆的西瓜块,握着她的手腕,低头含住汤匙。

    “据说西瓜最中间的位置是最甜的。”初语看着他被西瓜汁染红的嘴唇,凑近了问:“甜吗?”

    叶深“嗯”了一声,带着凉意和微甜的唇吻上她的,许久才从喉咙里冒出一个字:“甜。”

    ……

    下午,李丹薇带着聪聪过来了。

    昨天晚上叶深回房后,初语一直平息不下来。手中那股细腻滚烫的感觉久久不散,扰得她睡意全无。然后她就通过微信对李丹薇进行了全方位立体化的科普。不然,初语真怕她今天过来会懵着一张脸。

    初语抱着聪聪亲了几下,四岁的小男孩软软的叫了声“大姨”,然后目光一直在叶深身上游移。

    初语看出聪聪对他很好奇,摸了摸聪聪的脑袋:“叫叔叔。”

    聪聪看了一眼李丹薇,有些迷惑:“妈妈说要叫姨夫。”

    正所谓童言无忌。李丹薇在一旁听了直笑,初语看着她翻了个白眼——就会投机取巧。知道昨天无意中得罪人了,现在利用小朋友来讨好。

    无耻不无耻!

    初语看着叶深那意味深长的眼神,头一扭,将李丹薇拉进厨房:“过来做饭。”

    叶深和聪聪被留在外面大眼瞪小眼。静了片刻,叶深蹲下身,温和的看着聪聪,刚准备说话,聪聪一个扑,就到了他怀里:“姨夫,吃瓜瓜。”

    叶深弯了弯嘴角,轻声说:“姨夫……去切。”

    厨房里,初语和李丹薇分工很明确。初语洗菜,李丹薇切菜,配合的相当默契。

    “你真会找,小姨也很满意吧?”

    初语将洗好的西红柿放在盘子里,应到:“应该是。”

    “那贺景夕是怎么个情况?”李丹薇好奇了。

    要知道,从小她跟初语可是无话不说。只是后来见面越来越少,能说上的话也就少了。有时候李丹薇不是不气自己的母亲,为了嫁人舍弃了太多东西。可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拦也拦不住。

    初语甩了甩手,从塑料袋里拿出黄瓜,不咸不淡的说:“他就是那个在我妈面前不能提的人。”

    李丹薇一菜刀差点切到手指头,刚要喊出来,听到厨房门被人打开,瞬间收了声。

    初语转过头,看见叶深提着西瓜站在门口。冲他笑了笑,手上的动作不停,努了努下巴:“那里还有一把刀。”

    叶深将西瓜放在台子上,视线不经意飘到初语正在洗的黄瓜上面。一手握着一手搓,从头搓到尾。叶深呼吸一窒,强迫自己移开视线。

    “你先等我一下。”

    初语拿起菜刀,直接照着洗好的黄瓜拍了上去。一片稀碎……

    黄瓜的清香跟黄瓜瓤悉数跑了出来。叶深只觉下腹一紧,随后悲愤的别开脸。

    初语浑然不觉,将刀用水冲了一下,递给叶深:“赶紧切吧。还是我来?”

    叶深抿着唇,面无表情的接过刀,像是跟西瓜有仇似的,手起刀落,瞬间半个西瓜被分成若干份。

    等他端着果盘出去,厨房里先是一阵安静,随后李丹薇小心翼翼的声音飘了过来:“姐夫真是……气场强大。”

    ——

    严宇诚在一家全国连锁超市工作,职位是销售部经理。虽然比较操心,但是福利待遇都不错。

    这会儿饭刚好,严宇诚提着几瓶酒就进来了。

    “时间刚好,快过来坐。”初语笑着说。

    严宇诚放下东西,将聪聪从叶深那里接过来,笑着伸手:“你好,叶哥。”

    叶深点头:“你好。”

    全部上桌后,严宇诚拿出一瓶白酒,问叶深:“喝点?”

    叶深看一眼他手里的五粮液:“好。”

    初语知道叶深虽然不常喝酒,但是酒量不错。却没成想,两个男人将一瓶白酒喝了个底朝天。

    吃完饭,李丹薇脸色不怎么好。初语跟着她进了厨房。

    “生气了?”

    “没有,就是觉得严宇诚变了太多。他跟家里人这样喝我肯定没意见,但是经常在外面应酬,每次回来都一副醉醺醺的样,我看着难受。”

    初语抢过她手里的洗碗布,开始刷碗:“在其位谋其事,都不容易。”

    李丹薇叹气:“改天跟二姨商量商量,帮我看聪聪,我还是出去找工作吧。”

    “嗯,去做女强人。”

    李丹薇终于有了点笑意:“还是自食其力的好。”

    送走李丹薇一家,初语将大门锁好,转身往回走。叶深站在核桃树旁,双手抄在口袋里,寂静无声的看着她。

    初语挽上他的手臂,仰着头问:“醉了吗?”

    以为他会否认,谁知他却淡淡的“嗯”了一声,伸手搂住她的腰:“有点。”

    “那去洗澡?”

    “……嗯。”

    ……

    短发还带着水汽,叶深坐在沙发上双腿交叠,眼神透着丝丝慵懒,以手撑头就这么听着隐约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半晌后,水声渐止,初语穿着睡衣走出来。高高的丸子头扎在头顶,有几分可爱。

    “上楼吧。”
新书推荐: 养兽成夫 金主他有性瘾啊(1v1 h) 两厘米勇者团(NP) 闺韵 【咒回】嫖男人合集 极品圣皇 睡龙 朕驾崩后转生为奶酷高中生炸翻无限游戏(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