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5节

书名:宠妻狂魔住隔壁     作者:小酌微醺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chapter 31

    对于那天齐北铭的话初语始终觉得不是那么对劲。思来想去还是给郑沛涵打了电话。

    “我和他根本没联系好吗!你怀疑他在追我?开玩笑,那家伙是在用意念追??”

    初语被噎的无言以对,悻悻的挂了电话。可能那只是齐北铭用来搪塞的借口吧。

    他们几个居然都信了……

    遇到红灯,叶深转过头看她。傍晚霞光未退,将天的尽头染了一片火红。那泼辣的颜色笼罩在初语身上,让她看起来仿佛有些不真实。叶深松开方向盘,伸手碰触她的脸颊。

    “我弄了个大乌龙。”

    红灯转绿,叶深收回手挂挡起步:“可能不是。”

    当事人都否认了,还不是啥!

    初语转头朝外面看了看:“应该还有二十分钟就到了。”

    刘淑琴明天一早跟初语二姨一起去云南,董岩给她们报了一个纯玩的旅行团,来回七天。初语今天回去准备明天一早送她们过去。

    叶深才回来没几天,而且自从那天在凯悦吃过饭后,初语觉得心里对叶深有那么点微妙的转变。就好像是……嗯,认准了他的那种感觉。

    所以初语昨天冲动之下就问叶深要不要一起回镇上。这两天他有时间,不妨留在镇上玩几天。

    这一路过来,初语看出来叶深对这里并不陌生。

    “你以前来过吗?”

    叶深看着前面的路况,嘴角微微扬了起来:“许多年前来过一次。”

    “难怪这么熟悉这条路。”初语手肘撑在车门上,歪头看他:“这两天我带你好好逛一逛,”顿了一下,“我从小长大的地方。”

    叶深扭头看她一眼,嗓音温润:“好。”

    ——

    刘淑琴正在厨房做饭,听到有喇叭声赶忙将火转小。走出去一看,初语正站在大门前伸手开锁。

    刘淑琴看着从车上下来的男人,大个,身体结实,着装得体,这长相也是上等。最重要不是姓贺那家伙,顿时松了口气。

    叶深从后座拎了好几个礼盒出来,初语想接,他没让。初语笑了笑,走过去挽住刘淑琴:“妈,这是叶深。”

    “阿姨,您好。”

    刘淑琴点头:“哎,好。快进去。初语去给小叶泡茶。”

    小叶……初语回头看叶深一眼,不知怎么有点想笑。

    叶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短暂的打量了一下房间布局。一楼是厨房和洗手间,还有一间客房。二楼应该全部是卧室,看起来应该有四间。

    自己盖的楼都大同小异。叶深奶奶家也类似这样。只不过那房子有些年头了,从叶深出生就一直是那个样子。

    初语端着茶壶出来,拿出茶几上的一次性杯子给叶深倒了一杯:“凑合用吧。”

    叶深看她一眼,伸手一拉初语就坐到了他身边。

    “拽我干嘛?你害怕啊?”

    叶深没说话,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我跟你说,虽然房子是新的,但是有时候会从外面爬进来不明生物,所以你睡觉纱窗一定要关好,知道吗?”

    叶深见她一脸认真,开口问:“什么不明生物?”

    “有时候是蜘蛛,有时候是大强。”伸出食指和拇指比了一下,“很大很大的那种。”

    “嗯?”他修韧的手指握住初语的手腕,“就像你留在我家里那样的蜘蛛?”

    叶深刚刚喝完茶,手上还有茶水滚烫的余温,熨帖着她的脉搏。

    “你别不信,真的有。”。

    初语收回手,拿起茶杯喝了一口,也没注意从始至终她只倒了一杯茶。

    “你知道我跟郑沛涵革命友情是怎么开始的吗?”

    “嗯,怎么开始的?”

    初语得意的笑了笑,完全不在乎背后抹黑闺蜜:“别看她一副彪悍的样子,看见那些乱七八糟的虫子立马就怂。我们高中时一个寝室,我可没少把她护在身后帮她打虫子。”

    叶深想了想,逗她:“所以你在她眼中就是跟杀虫剂一个功能?”

    这英勇事迹被他一说……简直可怜可悲。

    初语瞪他:“你才杀虫剂。”

    叶深抬手揉她的头,闷笑两声。

    吃完饭,初语跑去厨房帮刘淑琴洗碗。叶深走到院子里,在昏黄的灯光下逗着那条可以在黑夜里隐身的小黑狗。

    初语透过厨房的窗户朝外面看了看,叶深正对着小黑打手势。

    “叶深是做什么的?”

    外在条件没得挑,一顿饭下来刘淑琴看得出来叶深修养不错,说话聊天也成熟稳重。这一点让她很放心。

    这样的性格才适合初语。

    只是人家第一次来,她也不好想问什么就问,所以有些问题还是私下里问自家女儿比较稳妥。

    初语将洗好的盘子放在一边,又开始洗抹布,说话声音就着水声一起传进刘淑琴耳中:“做安保的,自己开公司,很稳定。”

    “安保……保安?”

    初语一块抹布差点扔出去:“哪家保安质量这么高?”

    “那你说……”

    “解释起来有些复杂,总之就是正经工作,收入稳定。”

    刘淑琴点头,转而又问:“他家人你见过吗?”

    将水渍擦干净,初语开始洗手:“前几天才一起吃过饭。”知道刘淑琴担心什么,初语补了一句,“他家里人都挺好,也很好相处。”

    “那就好。”

    刘淑琴这样不知怎么让初语有点心酸。她双臂一张,撒娇一般搂住刘淑琴肩膀:“你放心,他人很好,对我也很好。”

    自从车祸后,初语很少有这种表现,一时间闹得刘淑琴还有些不好意思:“对你不好你还敢带回来给我看?撒开,热不热。”

    初语松手,看着刘淑琴的背影笑得可开心了。追出去,发现院子里两人已经聊上了。

    叶深话少,但是面对未来丈母娘那也得没话找话说。好在刘淑琴能说会道,叶深只要跟着应承几句,俩人聊的还挺和谐。

    半晌后,刘淑琴进屋睡觉去了,她明天一早就要走。

    临进去前,免不了一番嘱咐初语:“你房间对面那一间给叶深住,我已经收拾好了。看看有蚊子就先点个蚊香熏一熏,热了就开空……”

    “妈……”初语笑得无奈,“快进去吧,我知道怎么弄他。”

    刘淑琴瞪她一眼,又跟叶深说了句“当自己家,别拘束”就进屋了。

    自从上次摔过跤后初语就劝刘淑琴搬到一楼住,那间房夏天还凉快,再说卫生间也在一楼,怎么都比楼上方便。

    顷刻间,只剩他们两人在院子里。初语走过去拉叶深的手,轻声问:“要不要去我房里看看?”

    初语房间不小,差不多三十来平方,只是东西很简练。一张双人床,一个衣柜,一个梳妆台,还有一张不小的学习桌。

    初语没开大灯,昏黄的小灯足够照亮整个房间。叶深走在后面,将门轻轻带上。转身看见初语已经坐在床边,冲他拍着身边的位置。

    叶深眼含笑意,几步走过去坐到她身边。

    他看着初语,低沉的声音在安静的空间仿佛带了低音炮效果:“你准备怎么……‘弄’我?”

    初语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他说的什么。一个“弄”字真是有千百种意思啊!但他这个……

    初语撇开脸,低声嘟囔了一句:“流氓!”

    叶深听了又掀起嘴角。他今天心情看起来格外的好。

    天已黑透,镇上不比城市,黑天是真的黑。初语房间的位置在后面,靠着山坡,窗外没有一点光亮。

    只有那一盏小灯的昏黄铺满了整个房间。映出旖旎暧昧。只是不过片刻,静谧的氛围被手机铃声打破。初语暗暗松了口气,接起李丹薇的电话。

    “你回来了?”

    初语“嗯”了一声,问:“你怎么没过来?”

    李丹薇的声音听起来不是很高兴:“严宇诚喝多了,吐了一身,我光弄他了。”

    忽然听到敏感字眼,初语下意识的往身边看了一眼。正好撞上叶深似笑非笑的眼眸。

    房间这么安静,他们坐的又如此近,他不可能听不见。

    初语咳了一声,还没来得及回话,又听李丹薇说:“人带回来了?上次一起吃饭我就觉得他对你有意思,果然……嘿嘿。”

    嘿个头啊!初语只想挂电话。

    她面色十分平静,佯装淡定的想把手机换到另一只耳边接听,只是握着电话的手刚刚一动,就被身边的人握住。

    李丹薇那边还不怕事大的继续把初语往火坑里推:“挺好挺好,你俩挺配。再说严宇诚也认识,他欺负不了你……”

    “丹薇!”初语见叶深抿着嘴角望着她,就知道他那平静的表象下是多么多么的不爽了,“先挂了,我这有点事。”

    初语将电话一扔,连忙握住叶深的手,生怕人家不给碰似的。

    “是她自己瞎想的。”初语连忙甩锅。

    叶深只是看着她,不说话。

    “生气了?别呀。”

    初语哄人语调柔软,带了点撒娇的味儿,叶深看了半晌,没有表态,把脸转到一边。

    初语静了片刻,伸手将他的脸转过来,下一刻叶深上唇被允了一下,温热温热的,触感极好。

    “你怎么这么爱泛酸?”

    初语笑还没咧出来,就被叶深一个反扑压在床上。

    两人一上一下,初语看着俯视她的叶深,一下就想到了那天在他家沙发上的情景。

    叶深将她双手钳在头顶,上身慢慢压下去,直到两个身体亲密无间。
新书推荐: 傅少他步步紧逼宁也傅蕴庭 从斗罗开始的双料特工 璀璨冰刃 从华娱开始崛起 姜卿卿御司廷 娇软假千金是装的姜卿卿御司廷 罗斯君王 宫斗?娘娘她靠种田在冷宫称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