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3节

书名:宠妻狂魔住隔壁     作者:小酌微醺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两人经常东奔西跑,带的东西都是极其简练,下了飞机也不用等行李。

    出口人多,接机的人里外也围了两层,初语站在后面,也不跟着挤,看到有人出来就看两眼。

    叶深不知道初语会来,走出来后脚步没有停留。武昭在一旁却是东看西看,等见到静立的初语,眼睛一亮:“初语姐!”

    话音未落,走在前面的叶深骤然停下脚步。转过头,看见武昭正对着斜后方挥手。他望过去,眯了眯眼。

    看到初语一步一步朝他的方向走过来。

    她穿着白色蚕丝衬衫和黑色九分阔腿裤,经典的颜色搭配显得既简单又清爽。

    来到叶深面前,初语弯了一下嘴角:“走吧。”又问武昭:“中午一起吃饭吗?”

    武昭看了一眼不怎么热乎的两个人,坚定摇头:“我去a大找我女朋友。”

    三人上了车,武昭坐在前面,不时透过后视镜往后瞥一眼。

    还真是……比冷气还冷啊。

    车里没人说话,十分安静。叶深用余光朝右边瞟了一眼,见初语一直低头玩着手机,抿了抿唇,又默默把视线挪到前方。

    看着前面两个后脑勺,他慢慢伸出手,握住初语的左手。

    初语按屏幕的手一顿,放下手机,有些不自在的把脸扭到一边假装看风景。

    咳,她真的不知道能撑到什么时候。

    十一点钟,阳光穿过玻璃窗,将车内染成金色,初语被阳光照了一半的身体渐渐被拉到旁边。直到完全落在阴影里面,完全窝进叶深的怀里。

    臂弯里是她纤细的腰肢,叶深看着沿路的风景,嘴角渐渐掀起一抹弧度。

    ——

    到达二十一楼,两人一前一后的下了电梯。

    “你回去吧。休息一会儿。”

    叶深看她,眼瞳深的像墨:“不过来吗?”

    初语摇头:“我回去做饭。你收拾妥了就过来。”

    叶深这才有了点笑意:“好。”

    进门,放下背包和电脑包,叶深直奔着自己的卧室进去,瞧了半天,最后将空调被一掀,下面赫然趴着一只黑不溜秋的蜘蛛。

    他走过去打量片刻,弯腰拿起来。半晌从喉咙里滚出两声笑。

    别说,还真挺像真的。

    将“礼物”放到床头柜上,从衣柜里拿了一套衣服,叶深进了浴室。

    到初语家的时候,桌子上已经摆了两个菜。她正在厨房盛汤。

    初语看着叶深半倚在沙发靠背上,姿态很是悠闲,但是看着她的一双眼像粘了502一样。

    初语呼吸窒了窒,垂下眼帘:“过来吃饭。”

    叶深看着两个相对的座位,没有说话,拉开椅子在一边坐下。

    “你去那边,这边是我的。”

    叶深:“……”起身,走到另一边。

    一张饭桌,两人相对而坐,如果忽略掉叶深的克制和初语那点小心机,看起来真是个和谐的画面。

    回来的机票是出发前就订好的,因为怕上午来不及,所以一开始订的是下午的票。

    后来……

    总之不用叶深说,武昭就很机灵的把机票改了。还自作主张的把航班信息告诉初语。

    既然那么迫不及待,就让他们早一点见面好了。

    所以两人早上六点多就已经坐上了到机场的车。这会儿,叶深确实也饿了,一室无声,两人吃的十分安静。

    虽然疲惫,但是叶深敏锐的感觉到初语不是那么对劲。这是在机场里看见她第一眼就感觉到的。

    而在吃完饭后,这种不对劲明显加强,已经可以说初语就是在花式找茬。

    “为什么要把洗洁精挤在水里而不是洗碗布上?”

    “你怎么先洗大的才洗小的??”

    “你洗碗的方向为什么会跟我不一样?还能不能好好相处了!”

    叶深起初还想张嘴辩驳,到后来只是就这么听着,依初语的指示先把碗洗了再洗盘子,而后别别扭扭的开始用左手刷碗。

    初语就站在洗皿池旁,就着这哗啦啦的水声,找无稽之茬。

    直到叶深将最后一只盘子放进碗柜,又挤了点洗手液将手洗干净。

    初语看他用那淡粉色的毛巾慢条斯理的将均匀修长的手指一根根擦净,不由暗暗咽了一口口水。最后强迫自己将视线挪开,移到叶深的脸上。

    他虽然在擦手,可是却一直盯着初语看。让她羞恼的是,叶深眼里和嘴角都带着淡淡的笑意。

    “是不是觉得我不可理喻?你生不生气,嗯?你……”

    眼前那穿着白衬衫的人忽然弯下腰,一低头,含住了她的唇。初语嘴唇上一阵濡湿的温热,就好像沾上了热可可,又香又浓。

    “继续说。”声音有些喑哑。

    “你……”

    ……断片了。

    叶深也不急,只是饶有兴致的等着她把剩下的话说完。

    初语缓了片刻才想起来:“我、我就是想让你体会一下这种心情。”扬起下巴,“就是这样。”

    见叶深不发一语,初语忽然觉得有些尴尬,她是不是作过了?这么想着,转身就要离开厨房。谁知手被叶深拉住,一个用力将她扯到眼前。

    “我知道了。”他低下头看她,眼里仿佛沾染了碎光。

    初语别开视线:“知道什么?”

    叶深将她搂进怀里,压低声音在她耳边说:“以后我出去,会提前告诉你。”

    那近在咫尺的滚烫气息灼得初语一个激灵。她不自在的偏了一下头,想伸手将他推远一些。耳垂却忽然进了那人的嘴里。

    叶深用牙齿轻轻咬着她小巧的耳垂,灵活的舌头沿着耳廓一点一点描绘过去。这旖旎磨人的感觉让初语整条脊椎都像通了电一般,酥麻感蔓延到整个后背。

    手上想推他的力道被卸的一干二净。那人还不打算放过她似的,滚烫的吻一路下来。落在她极速跳动的颈动脉上。

    那既恐惧又期待的感觉让初语屏住呼吸,随后皮肤表层传来一阵细小微弱的疼。

    “想我吗?”他的唇就贴在初语的脖子上,说话的时候一开一合,柔软的唇扫的她一阵战栗。

    初语喘了下,将额头抵在叶深肩膀上,说话的声音传到他耳中有些闷:“……不想。”

    叶深搂着她,低低笑了两声。

    ——

    电视里正放着一部九十年代的老电影,画质跟配音都十分有年代感。

    叶深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的眼神有些放空,显然心思不在老电影上面。初语将食盒拿过来,走到叶深旁边坐下。

    “吃吗?”

    叶深看着剥好的核桃仁,忽然想起家里的那些。

    “这是你家的,要吃吗?”

    “……嗯。”

    初语将食盒拿到他面前,看着他用修长的手指捏了一块放进嘴里。

    “那天又不是特意给他剥的。”

    她就说这人对着那些核桃只看不吃,原来是还惦记着那天的事。这个闷葫芦。

    叶深顿了一下,声音平淡:“我又没说什么。”

    初语呵呵,还不如直接说了。

    两人看了一会电视,忽然听叶深问:“遇到我母亲了?”

    初语淡淡“嗯”一声:“伯母告诉你了?”

    叶深没有回答,慢慢伸出手拉着她的手臂往后一拽,人落到他怀里。

    “改天一起吃个饭。”

    初语视线落到叶深脸上,滑过高挺的鼻梁定在那薄而有型的唇上:“好。”

    叶深伸出手指扫了扫她的脸,初语抬头,鼻息与他交融,随后唇上一片温热。

    叶深吮着她的唇,说话的声音变得含糊不清:“本来想让你缓缓……”

    上一次他以“太快了”拒绝李云开只是不希望初语觉得他太过鲁莽。既然两人已经碰面,那就没有必要再拖了。

    毕竟,他已经等了这么久。

    ☆、chapter 30

    似乎跟叶深在一起后,初语每天睡觉前都希望第二天能快点到来。想跟他在一起,聊天也好,就这么安静的待着也好,总之,只要跟他在一起。

    初语陷入了热恋期。

    天还没亮初语就醒了。因为今天要跟叶深的家人吃饭,所以她很没出息的失眠了。

    本来打算一个人去外面买些早餐回来,没想到一开门就看到叶深从对面出来。

    简单的白t和卡其色长裤,黑发还有些湿,看样子是刚洗完澡。

    两人对视几秒,初语迈着小碎步走到他面前:“你干什么去?”

    叶深摸了一下她的丸子头,看起来心情不错:“下楼买早餐。”

    初语笑了一声:“真巧,我也是。”

    既然不用打包,叶深直接带着初语去吃早茶。吃早茶是s市人的习惯。相比一天三餐,早茶反而更为讲究。
新书推荐: 清穿后我绑定了强国系统 快穿之大佬手撕炮灰剧本 本宫竟是个治疗师! 女神的贴身高手 我加载了怪谈游戏 宋京芳华录 请你们别缠着我 团宠崽崽三岁半,靠捡破烂养活整个仙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