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节

书名:宠妻狂魔住隔壁     作者:小酌微醺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一副克制的表情。

    这人啊,在外面总是一本正经的样子。初语忍着笑,顺从的走在他身边。

    进了影城,初语拿了一张“今日排片”的宣传单过来,跟叶深商量要看哪一部。叶深看了半晌,只说:“你决定。”

    以他这性格来说,是不太喜欢这种吵闹的地方。初语当然也知道。带自己来看电影,只不过是想让她心情好一些。他不会说点什么哄人的话就用别的事来代替。

    初语露出极淡的笑容:“那就看这部吧。”

    她选的是一部文艺爱情片。本来她是打算不看了的,可又觉得拂了他的心意。

    进了放映厅,两人坐到最后一排偏左的位置。工作日下午两点多,又是这种类型的电影,上座率可想而知。加上初语和叶深一共也就十几个人。

    他们这一排本来是还有一对情侣,大概是觉得片子太过无聊,放到一半的时候就退场了。

    初语看着看着也开始走神,慢慢将视线落在身边的人身上。

    叶深舒适的靠着椅背,右臂撑在扶手上,手指微曲贴在嘴角旁,认真的看着屏幕。初语看见他修长干净的食指轻轻扫过下唇,仿佛上面有什么恼人的感觉。

    这不经意的动作看的初语呼吸一窒,待想移开视线,发现叶深这时也把目光挪了过来。大屏幕上影影焯焯的光忽明忽暗,亮起的时候,初语从他幽深的眼瞳中看到两点光亮。

    就像窜着两束火苗。

    初语被看得有些局促,想转开视线。叶深却忽然将身体探过来,撑在下巴的手臂越过扶手,擦过耳畔直接扣住她的后脑。

    随即而来的是他贴近的唇。

    他吻得极短却很深刻,用了十足的力道。初语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被他吸了去,呼出的气都是轻轻浅浅的,不敢用力。

    音响里传来女人压抑的哭声,初语没有心思去猜她是因为跟心上人重逢喜极而泣还是因为又一次错过而伤心。

    所有神智都集中在两人紧贴的唇上。感受着叶深平静的表象下汹涌的侵略。

    又含着她的唇吮了几口,叶深将她放开。

    一双泛着华光的眼眸攫着初语,温热的手贴上她温度渐高的脸颊,带着薄茧的拇指轻轻摩挲几下她的嘴角。

    被他允过的地方轻微的肿了起来。他唇角微微扬起,收回手,坐直身体。一副悠然淡定的样子。完全不像刚刚对她进行了“打击报复”。

    电影散场。

    初语微抿着嘴角走在叶深旁边,嘴上那又胀又麻的感觉仿佛一直没有消失。那感觉倒是不讨厌,只不过一想心头就觉得痒,一痒就想去咬嘴唇……简直是死循环。

    蓦然间,手心忽然钻进来一只大手,初语偏过头,叶深正看着她,清澈的眼底含着几分笑意:“看路。”

    初语敛了敛神色,手微微收紧:“跟着你走就行。”

    叶深看一眼两人牵着的手,眉眼一挑,显然对她的话十分受用。

    时间还不到五点,吃晚饭太早,初语拉着叶深一层一层逛过去。走到男装区,初语大致扫了几眼。忽然想起一件事。

    “你的衣服好像都没有明显的牌子,只在领口处有一个不太显眼的‘su’,是什么意思?”

    叶深脚步顿了一下,回答的十分缓慢且谨慎:“那是舒西的标志。”

    初语挑起眉头。

    “……每一个季度都会从她那里定做衣服,这么久已经穿习惯了。”

    “居然是私人订制?”

    见初语的反应叶深悄悄松了口气。边听她说话边不着痕迹的带她走出男装区。

    下一层是女装。

    初语又问:“我的裙子也是舒西设计的?”

    叶深淡淡“嗯”了一声。

    “你为什么每次都是送我裙子?因为我腿上的疤?”

    初语走出几步忽然被一股力扯了回去。她回头正想问怎么回事,看到叶深的脸色就住了嘴。

    本来还好好的,这会那张俊脸冷了下来。连轮廓似乎都硬了几分。

    初语心头一跳。小心翼翼的开口:“你……”

    叶深抓着她的手,表情很淡,口气微凉:“那对我来说没区别,听懂了?”

    缓了半晌,初语低低“嗯”了一声。

    有疤没疤在叶深眼里都一样。送裙子不是因为能遮疤痕,更不是因为帮忙喂鱼。只是因为他想送,他觉得初语穿着好看。

    他这人,生气或高兴很少有特别外露的时候,没想到因为她两句话险些发了脾气。

    两人无声的走了一会儿,初语在心里掂量着怎么缓和缓和气氛。正好前面有一家新开的店。看着挺热闹,初语就拉着叶深进去了。

    这是一家主题餐厅,今天的主题是迪士尼……

    服务生都是迪士尼经典人物,装扮得惟妙惟肖。叶深好像是从外界穿越进来的人,样子冷冷淡淡,看起来跟这里格格不入。

    初语着他,忽然就有些想笑。

    叶深淡淡瞥她一眼,看她那得逞的小表情,懒得去拆穿她的故意。

    幸好,迪士尼主题不是只有儿童套餐。等待上菜的间隙,听了几首经典曲目。叶深看初语兴致勃勃,脸色渐渐缓了下来。

    这时,一位“王子”走到桌旁跟他们打招呼。初语顺着声音看过去,发现桌前站了一位金发蓝眼的男人,再仔细一瞧分明就是个中国人。

    “两位好,打扰一下,为你们上菜。”这一身打扮配着字正腔圆的中国话还是有些违和感。

    将菜上齐后,“王子”递给初语一支娇艳欲滴的红玫瑰:“祝二位用餐愉快。”

    初语看着花,对叶深笑:“看来来对了,不止有王子殿堂级的服务,还有花可以收。”

    叶深瞟了一眼:“你喜欢?”

    “女人很少不喜欢花吧?”

    “每个月给你订几束送到家里,要吗?”

    初语摇头:“天天看就没新鲜感了。”

    叶深看着她,没了声音。

    “叶先生,教你一招,以后送礼物这种事可以不用问我,新鲜感什么的都没有了,知道吗?”

    叶深颔首:“受教。”

    ——

    今天是初语和叶深真正意义的第一次约会。吃饭逛街看电影。老套又令人心动。回到叶深家里,刚刚好八点半。

    初语翻了几页杂志,瞄到茶几上的核桃仍然原封不动的摆在那里。晚上吃的很饱,初语不太想吃,就拿了两个放到手里把玩。

    叶深拿着茶杯出来,看到初语的动作眼睛微微一亮。走过去,将茶杯放到她面前。

    初语将核桃放回去,喝水。

    叶深眉头微敛,嘴角抿成一条直线。

    一杯茶见底,初语问叶深:“这核桃买来怎么不吃?”

    叶深看着被她放回去的核桃,没有说话。

    初语对他这反应也没在意:“改天有时间介绍我表妹和她丈夫给你认识。”

    叶深轻轻应了一声。

    “小时候就只有丹薇跟我最好。二姨家的是男孩,玩不到一起去。后来她跟着大姨走了,我就没意思了。”初语笑了笑,“直到上了高中,认识沛涵。干什么都跟她一起,一点也不觉得孤单。”

    就算知道了初家不要她的事,也因为有郑沛涵陪着她而变得不那么难受。一起陪她疯,一起陪她骂,初语一直认为,能有这种友谊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那天……”叶深端着茶杯,表情寡淡:“为什么他会跟你们一起走?”

    初语怔了一下,反应了一会才明白他的意思。压下忍不住上扬的嘴角,轻咳一声:“我表妹的丈夫认识贺景夕,那天碰巧遇到了,所以才会带上他。”

    叶深从鼻腔中冒出个音儿:“裙带关系。”

    “是啊,哪有你跟我的关系直接。”

    他下颏微抬,眼瞳中带着轻浅的笑意:“头脑清醒,有认识……”顿了顿,“值得表扬。”

    接着,初语得到了一枚热吻作为奖励。

    叶深咬着嘴里的软唇,心想以后需要多多表扬自家女朋友。

    他的奖励……可多着呢。

    ☆、chapter 27

    初语最近的心情就像这“高烧不退”的天气,仿佛烧着一把火。助燃物是什么不言而喻。

    看着初语走进来,李清笑着给小敏递了个眼色,小声说:“老板今天心情不错。”

    小敏朝那边瞄了一眼:“一定是跟我男神的感情升温了。你看那脸,完全就是被滋润过的样子。”

    李清一脸“你好污”的表情。

    这边两人还没嘀咕完,就发现初语脸色已经晴转多云。

    看着屏幕,初语眉头突突直跳。

    ——喂鱼。

    初语看着这两个字,心头那把火一下子窜得老高,这要是某人现在在她眼前,直接能把眉毛烧掉。

    她不是没有注意到叶深语气的转变,以前带着点客气,现在虽然就两个字但是有点理所应当的意思。

    只不过……

    她昨天晚上快十点才从他家里出来,他要出差的事连一个字都没有提过。好吧,就当他昨天忘了。但是现在告诉她时就不能多说几句?就会说喂、鱼!喂你个大头鱼!

    又不是什么机密,还要特定的暗号?!

    初语也不回什么信息了,直接打电话过去。电话接通,正要问叶深在哪里,就听话筒里传来机械的广播声音。她压着怒气,缓声问:“你去哪里?”

    叶深静了静,才听见他润泽的声音:“深城。”

    初语深呼了一口气,又问:“几点的飞机?”

    她声音或许是太过正常,叶深并没有听出什么不对,不知死活的答:“现在在过安检。”
新书推荐: 我的御兽都是神话级 全球影帝 无限列车 自从我成为魔王 斗罗塞尔 我真没想撒狗粮啊 超级高手 兜兜转转还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