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7节

书名:宠妻狂魔住隔壁     作者:小酌微醺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初语脑袋发蒙,有点反应不过来。

    郑沛涵见她一副神游太空的样子,翻了个白眼:“叶深去接电话了。拜托你快点回神好不好?这副样子傻透了。”

    初语掩饰性的清了一下喉咙,问她:“他什么时候来的?”

    “哪个‘他呀’?”郑沛涵逗她。

    初语看着她,直截了当的吐出两个字:“叶深。”

    “四十五分钟前吧。”

    “……这么精确。”

    郑沛涵笑了两声,仿佛逗她逗上瘾:“我算了一下,他帮你遮了半个小时的太阳,买杂志怎么也要十来分钟吧?四舍五入就是四十五分钟。”

    初语:“……”

    话刚落,就见拐角转出来一个身影。郑沛涵眼神戏谑,站起身:“看来我该腾地方了。”

    初语听懂了郑沛涵话里的意思,知道人就在她身后,不知怎么竟有点紧张。

    没几步,叶深穿着黑色九分裤和浅蓝色衬衫的身影就这么走了过来。

    初语做了个深呼吸,缓缓转头看他。她以为叶深会坐到对面去,不想他看了她几秒后,就在她身边坐下。

    他神色清清淡淡,跟昨天晚上大相径庭。但是看向她时,眼中华光毕露。

    “睡好了?”低沉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

    初语默了默,抬头看他:“嗯,补眠很成功。”

    叶深牵了一下唇,伸手拿过放在桌边的杂志:“那,去吃饭?”

    初语看他随意的拿着书,骨节分明的手指慵懒的扫过快速翻动的书页,几乎要入了迷。

    “嗯?”

    一个诱人的鼻音将她拉回神。

    这样下去不行。她怎么这两天变得傻了吧唧的?初语定了定神,点头:“好,去吃饭。”

    说完就站了起来。

    叶深眼里终于露出点点笑意:“别急,北铭还在路上。”

    ……

    初语完全没想到在她和叶深“勾搭”上的第二天就会见到家长。

    齐北铭看着她,眼带笑意:“我父亲顺路,我顺便带他过来。别怕,等会他就闪人。”

    初语没说什么,只恭敬的叫了一声“伯父”。

    齐成林虽然人到中年,但依旧气质如昨。见到初语,露出和蔼的笑容:“好,好。想不到小深还赶在北铭前面了,不错不错。”

    这话……怎么一副两人要结婚的架势。

    郑沛涵在一旁冲初语挤眉弄眼,但是下一秒她就笑不出来了。

    “我看这姑娘不错,配北铭绰绰有余。”齐成林看着她,一副赔钱大甩卖的样子,“怎么样?对我这儿子有兴趣吗?”

    郑沛涵脸僵了。

    叶深对于齐北铭的暗示装看不见,齐北铭没辙,只好似笑非笑道:“爸,没你这样的!我又不是什么滞销品。”

    齐成林只是呵呵一笑,拍了拍齐北铭肩膀,走人了。

    然后,他们这才在一家泰国餐厅坐下。点完菜,郑沛涵眼神在对面两人身上转了一圈:“你们昨晚就苟且到一起了?”

    初语对她的用词十分不满,将话头对准齐北铭:“我看伯父的提议挺好,沛涵除了有点二,其他没得挑。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喂!”郑沛涵阴测测的看着她。

    齐北铭似笑非笑地看着初语:“怎么?自己被拿下了这么快就开始替朋友操心?”他对叶深说,“你不管管?”

    叶深非常淡漠地看他一眼:“人类可以吃的东西非常多。”

    “什么意思?”齐北铭隐约觉得接下来不是什么好话。

    “狗粮口味就只有那么几种。她怕你吃多了觉得腻。”

    “噗……”

    郑沛涵狂咳了几声,没忍住笑出来。

    齐北铭被堵的哑口无言,没好气儿的瞪着叶深:“嘴皮子功夫见长,昨天练了多久?”

    这下初语老老实实地收了笑,装作若无其事的看了一眼叶深。她真怕他再出什么惊人之举。

    叶深却十分从容的拿起水杯喝了一口,声音清清淡淡:“无可奉告。”

    ……这都不用奉告了好伐!

    ——

    吃完饭,已经三点多。郑沛涵出口赶初语:“快回去谈情说爱吧!别耽误我过老板的瘾。”

    初语转头看叶深。他手里拿着车钥匙,也在看她。

    那眼神……

    初语静了静,说:“那就这样。”又问郑沛涵,“用不用送你?”

    齐北铭点了一支烟:“我送她。”

    郑沛涵挥挥手,跟着齐北铭上车了。

    “我们也走吧。”

    “嗯。”

    初语走到叶深身边,两人一起去取车。半路,男人强劲的手臂轻轻搭到她的腰间。初语身体僵了一下,随即很快放松下来。

    回到海韵天成,两人进了电梯。就在合拢的一瞬间,听见外面有人喊“等一等”。初语手一顿,听出是谁的声音后面无表情的按了闭合按钮。

    进了叶深家,初语发现她忘在玄关的袋子已经被端端正正的放到了茶几上。顿时有些不自在。她拿过来放到一边,想着等下可别再忘了。

    叶深换了居家服出来,递给初语一杯水:“喝了。”

    初语确实也渴了,两三口喝光。

    “晚上我们自己做饭吃好不好?”

    叶深将水杯放到茶几上,点头:“好。”

    “你想吃什么?”初语问。

    “你看着办。”

    两人坐在沙发的一端,初语左边是扶手,右边坐着叶深。由于离得近,初语发现他原本是内双的眼皮完全藏了起来。不自觉伸手抚上他狭长的眼眸。

    “都变单眼皮了。没睡好?”

    静了片刻,手忽然被他抓住。初语心底微微一颤。

    叶深拉着她的手慢慢放到自己腰间,随后身体朝她的方向倾过去。他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边,激得初语一阵激灵:“你觉得,我能睡好吗?”

    ☆、chapter 24

    车子到猫爪门前停下,郑沛涵打开车门,偏过头问齐北铭:“要进去喝点东西吗?”

    齐北铭修长的手撑在方向盘上,好整以暇的看着她:“换个地方你这么问,我可能会进去。”

    都是成年人,郑沛涵哪听不出他话里的意思。她维持着一条长腿已经伸到外面的姿势,似笑非笑:“怎么,准备听你父亲的建议从了我?”

    齐北铭颇有风情的眼眸添了几分笑意,那神情让他多了些痞气:“也未尝不可。”

    郑沛涵笑了下,没把他的话当回事:“走了,拜。”

    齐北铭颔首,看着她走到台阶上,缓缓启动车子。

    回到店里,冷气扑面而来,顿时把外面衬得像火焰山一样。李清几人见她回来,谄媚的冲她笑,实则想打听八卦。郑沛涵将包一放,一句话把她们都堵了回去:“不要问我。你们看到的就是事实。”

    话刚落,听小敏喊了一声“贺先生”。郑沛涵眉头一跳,顺着声音望过去。见是贺景夕,又撇开脸,一点想搭理他的意思都没有。

    贺景夕刚想冲她打招呼,笑了笑,转而问小敏:“初语没在?”

    “她……”

    “跟男朋友出去了。”郑沛涵接过话,眼里有几分嘲弄。

    贺景夕听得眉头一皱,笑意变淡:“我有事找她。”

    郑沛涵看了他好一会儿,才开口:“贺景夕,咱们聊聊吧。”

    ——

    厨房里传来一阵“哒哒”声,声音不大但十分有规律。初语坐在客厅,拿起杂志看了两眼,有些精神不集中。

    两个小时前,本来都挺好的,谁知……

    不过叶深怎么知道那个号码是贺景夕?她连存都没有存。初语下意识搓动手指。他腰间那温热紧实的触感似乎还残留在手心。

    将杂志放下,她趿着拖鞋走到厨房门口。

    电话被她掐断后,旖旎的气氛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叶深坐在一旁脸色平静,看不出其他表情。但是前一秒还把你搂在怀里的人下一秒就拿起杂志来来回回翻看,看都不看你一眼,这还用明说吗?

    初语又不瞎。

    她靠着门框轻咳一声,切菜的人动作顿了一下。

    叶深穿了一套浅灰色家居服,长裤短袖,衬衫有些修身。弯腰切菜的时候衣服绷在背后,背部线条清晰可见。

    初语将他的背影从头到脚浏览一遍,开口问:“要帮忙吗?”

    叶深偏头看她:“不用,坐回去。”

    “那你忙我看着你?”

    叶深放下刀,转过身来。

    “你……”
新书推荐: 养兽成夫 金主他有性瘾啊(1v1 h) 两厘米勇者团(NP) 闺韵 【咒回】嫖男人合集 极品圣皇 睡龙 朕驾崩后转生为奶酷高中生炸翻无限游戏(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