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节

书名:宠妻狂魔住隔壁     作者:小酌微醺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五年前……”

    只听三个字,叶深脑子顿觉像被人敲了一锤,有种极强烈的不好的预感。

    “五年前,我去机场的途中遇到车祸,撞我的人是你的未婚妻,叫苏西。”初语抬头看他,双眸里猛烈的愤怒让他心头一紧,“有没有这回事?”

    房间里静的可怕,只有玄关处两束目光无声对峙着。他越是沉默,初语心头越是荒凉。到最后只觉心里一片死地。

    半晌,传来一声轻叹。

    叶深呼吸微屏,声线透着沙哑:“是她撞的你,但是……”

    他的回答就像一记闷拳,打的初语五脏生疼。她冷笑着收回放在他胸膛上的手,发出的声音隐隐颤抖:“撞完人甩甩衣袖就走了,就连后来谈理赔都是派律师出面,真是派头十足。”

    叶深长腿支在地面,后背抵着门板,弯起手臂点了点额头。

    初语的态度让他有些措手不及,而显然那些不完全的信息让她产生了很大的误会。他还是失了先机,也等于丢了优势。

    初语深吸口气,克制住那股尖锐的酸涩,拿眼看他:“所以……你送我裙子,帮我那么多忙,是觉得愧疚?是在弥补?”

    叶深站直身体,想去拉她的手,却被她躲开。他僵立片刻,收回手:“不全是……”

    初语忽然笑了,她上前抓住他的手腕,像是终于听到了想要的回答,满意的不得了:“你跟我来。”

    叶深看着她打开门,拉着自己来到走廊。正想张口问她要去哪,谁知她手一松,脚跟一璇,重新进了家门。当叶深反应过来时,大门已经“砰”一声当着他的面甩上。

    巨大的关门声在走廊里显得荡气回肠。

    叶深眼底一片寂静,伫立在门前许久,僵硬的曲指敲门:“初语……”

    “走开!”她的声音透过门板传出来,显得有些闷,“……你回去吧,我想自己呆一会儿。”

    叶深知道她没有走远,可能就在门前。他握着门把,想开口解释,可也知道这不是一个好时间。

    气头上的女人理智是占下风的。

    他抿了抿唇,嗓音柔和带着些轻哄:“等你气消了我们好好谈谈。”

    回应他的是一片寂静。

    叶深极重地叹了口气,慢慢往对面挪动。

    事情……好像被他搞砸了。

    ——

    曼谷。

    室内灯光昏暗,单人床上凌乱的放着一套深蓝色制服,裙子上扔着丝袜和黑色蕾丝内衣裤。

    玫红色bv包被摆在床头,旁边是一直响个不停的手机。

    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手机铃声被阻挡在外,里面的人根本听不见分毫。直到第三次无人接听,手机终于安静下来。

    浴室门打开,郑沛涵围着浴巾走出来,散在背后的头发还淅淅沥沥的滴着水。她从箱子里翻出吹风筒,随手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秀眉挑起:“三个电话,怎么了这是?”

    手指照着未接电话按了下去。

    电话接通:“刚刚在洗澡,有什么急事?”

    彼端静了好一会儿,才听见一道暗哑的声音:“沛涵,我难受。”

    郑沛涵眉头一皱:“到底怎么回事?你倒是说啊!”

    初语笑了笑,隔着电话声音听起来有些失真:“当年撞我的人我终于知道是谁了。”

    郑沛涵心里一突突:“谁?”

    “她叫苏西,是叶深的未婚妻。”

    ……

    听初语一五一十的说完,郑沛涵的火气蹭蹭往上冒。

    原本她还是很看好叶深的。外在条件没得挑,接触下来发现为人也相当不错。但谁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啊!

    还弄出个未婚妻!

    “他是什么态度?”

    “他都承认了,也跟我道歉了。”初语扯了扯嘴角,“但我就是……”不痛快。

    “道个歉就完了?”郑沛涵冷哼,“人家大学毕业美滋滋的去上班开阔自己,你呢?一毕业就出车祸,等治好已经过去好几个月,谈好的工作也飞了,还受了那么多罪。”顿了顿,“你确定没搞错?叶深跟你做邻居这么久,如果他有女人你应该不会不知道啊!”

    “我见过她本人。”初语自嘲一笑。

    看到资料时她也以为不是真的。这么长时间以来,她几乎没见过叶深身边有什么女人。

    直到几个小时前。

    玄关处,她看着那男人,一一问出那些问题。他回答的很正常,正常到她怒极之余有点想哭。

    她失神的走进客厅,翻出资料,想再确认一下。然后,她忽然记起来,这个苏西,她以前见过。

    那时叶深搬过来不久,和她还不熟。她遇到过几次有一个女人跟他一同进进出出。她之所以记得是因为那女人非常高,可能差不多有一米八,遇到次数多了还笑着跟她打过招呼。

    之后那女人再没有出现过,她以为只是叶深的什么亲戚。谁知道……

    人一旦胡思乱想起来,什么天马行空都能搭到一起去。

    初语越想越憋屈。

    她在遥远的s市帮他喂鱼,他跟自己的未婚妻相爱相亲?

    混蛋!

    郑沛涵炸了:“什么破未婚妻!叶深怎么会找这种人?出了事夹个尾巴就跑,要不要脸!”

    初语听她骂,心里依旧没有感觉好受。未婚妻这三个字就像一张小丑的脸谱,咧着大嘴在嘲笑她那点自作多情。

    “你准备怎么办?”郑沛涵问。

    初语叹口气:“不知道,我现在有些混乱。”

    “亲爱的我告诉你,绝对不能便宜了他。”郑沛涵美目一眯,“给我虐、死、他!”

    ——

    咕——

    微弱的声音在幽暗寂静的空间里被无限放大。叶深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只有刚刚从肚子里传来的声音才能证明他不是一尊雕像。

    他扭过头,看向不远处的水族箱。她说过鱼的记忆只有七秒,那她呢?会气多久?

    眼看时针走到10的位置,他捡起扔到一边的电话,思考片刻,只发了两个字过去——晚安。

    刚显示发送成功,就有电话打进来。叶深看着来电人,脑海中出现四个字——场外救援。

    “怎么样?搞定了吗?”背景声音有些嘈杂,齐北铭不知在哪里打的电话。

    叶深静了一静,吐出两个字:“没有。”

    齐北铭:“啥??”

    “……砸锅了。”

    那边静默片刻后,叶深听见一阵肆无忌惮的笑声。

    他脸色微沉,刚要挂电话,就听齐北铭抖着声音说:“你听我说。如果她说什么‘离我远点,让我静一静’,这些话你千万不能听,知道吗?”

    叶深:“……”

    听不到回音,齐北铭思绪一转,觉得这话应该是说晚了。

    “当然,你要给她消气的时间,让她晾一晾,但是时间不能太长。”齐北铭笑,“时间长了你可能真就会被晾一边去了。”

    “嗯。”

    “所以你打算怎么做?”

    叶深靠进靠背,长腿往前伸直,抬起左手遮到眉眼上:“……蹲点。”

    齐北铭闷笑一声:“孺子可教。”话落,他又提一遍,“实在不行就按照我说的,霸王硬上弓。能进到她的身体那就离进入她的心不远了。”

    “霸王硬上弓……”

    首先,他得有弓才行。

    ☆、chapter 19

    滴答滴答——

    规律而有节奏感的声音充斥着整个房间。

    墙壁上高挂的时钟仿佛严肃刻板的查寝老师,高高在上的睥睨着床上隆起的身影。阳光趁着窗帘偷懒欢快的从缝中溜进来,与轻盈的粉尘嬉戏。梳妆台上电子相框画面一会儿一变,但是里面女人秀美的笑容却是同样好看。

    朦胧的光影细碎温暖,让这个画面看起来像一张泛黄的老照片。然而安静没有持续太久,就被手机铃声划破。

    初语这一夜睡得辗转反侧。心里面那些不舒服胀得她难受,就连睡着了脑子里都好像还在想不停。电话响起的时候,她还处在混沌之中。

    “在店里吗?”

    “没有……”

    “有时间出来吗?再去逛逛。”

    初语反应了好一会儿,才知道这人是袁娅清。她抬头看一眼时间——9:30分。

    喉咙干涩,初语轻咳两声:“今天不太想动。”

    “生病了?”袁娅清问。

    “不是。”

    “那就出来吧!今天周末难得我有时间,出来姐请你吃饭。”

    初语静了静,还是答应下来:“好吧。”

    ——

    初语来之前认为出去走走放松一下心情,要比窝在家里守着那点憋闷好。但是现在她完全觉得不是那么回事。两人进了一家日本料理,初语吃了几口后完全没了食欲。

    “我们俩刚把老家的房子卖了准备付这边的首付,他妈就马不停蹄的过来了。”袁娅清一副无奈状,“那架势就好像怕我们扔下她一样。”
新书推荐: 我的御兽都是神话级 全球影帝 无限列车 自从我成为魔王 斗罗塞尔 我真没想撒狗粮啊 超级高手 兜兜转转还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