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节

书名:宠妻狂魔住隔壁     作者:小酌微醺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齐北铭比叶深大两岁,齐成林和李云开结婚时他七岁,叶深只有五岁。七岁小孩子已经开始懂事,那时他很排斥他们母子。有时候趁大人不在还经常欺负叶深。叶深性格闷,不像他嘴那么甜,导致这件事一直持续到小学毕业还没被发现。

    直到后来,齐北铭……欺负不动了。

    因为上了初中,叶深身高猛抽,眼看着跟他不相上下。高中毕业后,齐成林毅然决然的将叶深送出国。由李云开陪着,跟齐北铭同一所大学。到这,齐北铭一直觉得叶深是个人高马大的包子。

    刚进大学没多久,有一天叶深鼻青脸肿的回来,齐北铭不知发生了什么。见他这样只有一肚子气。

    但无论他怎么问,就是撬不开叶深的嘴。后来几天叶深早出晚归,每次回来身上都挂着彩。而后齐北铭才知道,叶深刚进学校被白人学生看不惯,三人合伙把他揍了。接下来那几天,叶深不声不响,找机会趁他们落单时,挨个讨了回来。带头那个是第一个被他解决的,也是最惨的。

    自那以后,齐北铭才算是真正了解叶深的为人。

    能忍,遇事并不着急,而是徐徐图之。能让,在自己欺负他这件事上充分的体现出来。但是,一旦炸毛,后果不可估量。

    就这么个做事不急不躁的人,一大早上出现这种举动着实有些耐人寻味。

    三个字——有异常。

    茶坊。

    根雕茶海上紫砂壶里阵阵飘香,东西两侧分别坐着两个男人,内敛与张扬的气息混着茶香,幽幽在空气里飘荡。空间被酸枝屏风隔开,角落里放着精美的青花瓷,一派古色古香的雅致。

    齐北铭看着叶深不急不躁的将水倒了八分满,而后将冲好的茶倒进茶海。他挑着眉头,压下心里那点急迫等他开口。

    将茶分好,叶深终于出声:“我准备告诉她。”

    齐北铭心头一跳,如果没理解错,是那件事?憋了这么久终于拿定主意了?

    静了半晌,齐北铭说:“其实那件事本来跟你关系就不大,只能说……”他老土地憋出两个字,“天意。”

    这看起来是一种推卸责任的说法,但在齐北铭来看确实是这样。

    只不过……

    要看发生在谁身上。对象是初语,面前这闷葫芦只会钻牛角尖。

    叶深面容沉静,没有说话。

    齐北铭毫无形象地打了个哈欠,伸个懒腰后走到窗边:“实话实说而已,没什么难的。认错,不论她怎么说都不要出声反驳。”

    见叶深正锁眉思考,齐北铭轻咳一声,压住喉咙里那点笑意:“女人嘛,是最容易心软的动物。如果她生气了,你就放下身段,说点好听的,这事基本不会有太大问题。”

    “再不成就装装可怜,或者……”他邪恶一笑,“直接把人弄到床上。只要上了床,那点气随着*发泄出去,保证你啥事都没有。”齐北铭看他,“信我,这招是最管用的。”

    叶深低头喝茶,权当没听见他后半段馊主意。

    齐北铭终于忍不住笑了两声,悠哉的喝一口茶。

    末了,他想一想,建议性地对叶深说:“其实这事过去这么多年,你就算不说,初语或许也不会知道。不如……”就隐瞒到底。

    叶深放下茶杯,发出一声轻响。他脸色沉静如水,眼眸中却藏着暗流:“不能那样。”

    暂时隐瞒是权宜之计,一直不说那对她来说是种欺骗。他不想骗她。他想亲口告诉她,然后不管怎样将她收进怀里。

    他想,跟她在一起。很想。

    ——

    台风溜走,阴霾过去,s市进入了持续高温的酷暑天气。天气热,人们出行到处寻找免费冷气,再来一口凉嗖嗖的冷饮,感觉再好不过。猫爪这段时间生意很好,店员忙不过来时初语就会帮忙点点单。忙碌起来时间就过得很快。等初语看到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多。

    消停没多久,郑沛涵打了电话过来。

    “等我回去看阿姨,她每次见到我都乐的合不拢嘴。”

    初语弯起嘴角:“嗯,我妈最喜欢你。”

    郑沛涵听了不禁得意,又说:“你跟初家彻底闹僵了?”

    看着窗外被主人牵着走过的大金毛,初语眉目舒展:“算是吧。本来关系也没缓和。”

    “也就是你,换我直接就不去。”郑沛涵哼一声,“你有时候就是心软,你爸对你好一点你就觉着他不可恨。现在想想,初苒初望是怎么长大的,你是怎么长大的?你出车祸她们来看过你一眼没有……”

    越说越气,郑沛涵打住话头,不再出声。

    知道郑沛涵替她不平,初语笑着逗她:“我搬回去跟她们宅斗算了。”

    郑沛涵翻个白眼,也笑了。

    挂电话前,她告诉初语:“我年假批了,回去找你。”

    “不去看伯父伯母?”

    “他们在我姐那好着呢,况且我想耳根清净清净。”

    初语笑:“行,等你回来。”

    “初语姐,你的快递。”小敏拿着一个快递袋走过来。

    初语放下电话接过,有些疑惑。她掂了掂,薄薄一层,应该是什么资料。她不记得最近有什么快递要收,而且还是这一类的。

    坐回椅子上,初语将文件袋撕开,从里面抽出几页纸。起初她以为是寄错了,便随意看了几眼。谁知,这一看再也移不开视线。

    她一字一字仔仔细细看过去,只觉得脑里塞满了浆糊,混乱成一团。气恼、愤怒、不堪这些情绪杂糅在一起,渗进她的皮肤血液最后在心底化成一团冰冷。

    ——叮铃。

    一声脆响,像一根钉刺进初语大脑皮层。她怔愣片刻,才反应过来是短信提示音。

    ——我晚上会路过猫爪。

    是叶深。

    他这人从来就是这样,在某些事上表达的永远这么委婉。就像现在一样,明明可以直接说“一起回家”,但偏偏只告诉她他会路过。

    初语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别先下定论。

    但是她忍不住。忍不住去想,他对她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普通朋友,有些好感,抑或只是觉得……抱歉?

    静了好一会儿,她才拿起电话,极缓而慢地回了一个字——好。

    ☆、chapter 18

    小敏清理完桌面,走进吧台冲李清使眼色。李清离开收银台,迈着小碎步走到一旁,跟小敏压低声音嘀嘀咕咕。

    “老板怎么了?”跟白天感觉完全不一样啊!

    小敏说:“自从收完快递就那样了。”

    李清拿眼斜她:“你拿了什么东西过去?”

    “我怎么知道……”

    小敏正琢磨那文件代理到底装了什么,手肘一直被李清撞。

    “你干嘛!”

    李清用眼神示意她,小声说:“你看谁来了。”

    玻璃门被人推开,叶深走进来,看到她们温和地点下头。

    “我去,男神……”小敏傻了。

    叶深视线一扫,看到窗边人后直接走过去。脚步平稳有力,好像在平衡着乱跳的心脏。

    桌边多出一道人影,初语回过神,见到来人心里紧了一紧。

    “……你来了。”她撇开视线,轻声说,“走吧。”

    初语拿着包,从他面前走过。叶深迟了几秒,迈步跟上。

    走在后面,他眉头微拢。

    她不看他。

    不是那天在喷泉,被他问得不好意思而羞涩的不敢跟他对视,只是单纯的不想理他。

    叶深沉静的眼眸染上一丝困惑。

    上了车,他问:“去吃饭?”

    初语抓着怀里的包,垂下眼帘:“我吃过了。”

    车里瞬间静了下来。

    初语仍然低着头,好像拿错了包一样,一直盯着它瞧。她能感觉到自身边传来的视线,那目光就像烤过火的针,扎的她坐立难安,让她有种逃下车的冲动。

    终于,车子启动。

    叶深薄唇紧抿,认真地看着前面的路况。他不是迟钝的人。从她说第一句话起,他就感觉到了她散发出来的疏离和排斥。

    他不知道原因,只能暂时按兵不动。

    这一路,初语很别扭。

    实际上她根本没仔细注意过叶深,脑海中翻滚的全都是那几页纸里面的内容。

    下车,进电梯。

    问……还是不问?

    叮——

    初语做了决定。

    “来我家吧。”

    叶深脚步陡然停住。

    “……我有事问你。”

    进了门,回到自己的领地,初语顿时多了些底气。走进玄关,她把包往地板上一扔,转身看着身后的人。

    叶深刚关好门,忽然胸膛上多出一只白嫩的手。他的视线从她的手滑过沿着纤细的手臂落到她姣好的面容上。心跳骤然失序,胸膛被她覆住的那一处像是着了火。

    下一瞬,他被抵在门板上。

    叶深喉结动了动。

    初语看着他,此刻他脸色依然很平静。只是那清澈如湖的眼底仿佛窜了两团光影。

    呼吸一窒,初语将目光移开。

    她没看到叶深眼神暗了下去。
新书推荐: 九转瞳帝 巫师:我能变成巨龙 神的培养皿 我是偏执大佬娇养的纸片人 从副本小BOSS开始的人生模拟 斗罗里的杠精 病弱王爷娇憨妻 道战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