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节

书名:宠妻狂魔住隔壁     作者:小酌微醺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中午,二姨过来给两人送饭,不免又唠叨几句:“你妈那双破凉鞋我早就说扔了,就是舍不得。这下好,昨天穿着它滑倒了。”

    刘淑琴被说也不生气,只道:“你跟她说这些干什么!”

    二姨离开前告诉初语:“丹薇过阵子就回来了。”

    “不走了?”

    “啊,宇诚工作调回来,不走了!”

    李丹薇就是初语口中那个丢核桃的表妹,是大姨家的孩子。

    两人一直到十几岁都没分开过,后来大姨夫去世,大姨带着丹薇改嫁去了别的城市,她们见面就少了很多。起初丹薇放寒暑假还会回来看看,后来大学到工作后就基本上不怎么回来了。

    初语没想到,他们会因为工作调动再一次回到这边。

    ……

    刘淑琴脑震荡并不严重,见初语一副老僧入定的样子,出口赶她走:“你下午回去睡一会,晚上再过来。”

    初语踌躇问:“你自己能行?”

    “还没七老八十。”

    房间里终于只有刘淑琴一个人,她躺在床上,没一会儿伸手抹了把眼泪。

    五年前,初语刚大学毕业。那年是家里最难熬的一段时间。

    初语车祸,半年后任宝军自杀。建的新房子一点人气都没有,只剩拐杖遗像每天摧残着刘淑琴的神经。她甚至以为初语会因此而一蹶不振。可是没想到,她那么坚强。

    也不记得是骨折后的第几天,初语变得又拧又倔,不管治疗过程多辛苦,自那以后她没哭过一次。

    她的女儿,她的初语,值得最好的人。

    ——

    指尖烟雾缭绕,贺景夕出神许久,才被指上那点灼热拉回思绪。水晶烟灰缸里已经装满了烟蒂,室内冷气夹杂着有些呛人的烟味并不是那么好闻。

    贺景夕坐在沙发上,一瞬不瞬的看着手机里的照片。

    照片里背景凌乱破旧,露出发动机的车头被拍到一半,身后隐隐还能看见“一周汽车修理厂”的红漆字招牌。

    画面中央站着一男一女,男人穿着蓝色工作服,嘴里叼着烟,一脸不情愿的看着镜头。但是搭在女人肩膀上的手十分干净修长,那是一双很漂亮的手。而他身边的女人梳着俏丽的短发,一张脸白净好看,笑的十分甜美。从着装打扮能看出两人身份差异,但是由于男人自身遮掩不住的气质,两人站在一起莫名和谐。

    这是他和初语唯一一张照片。

    贺景夕用拇指抚了抚,无力地靠向靠背。

    其实参加魏一周葬礼那天并不是这五年来他第一次见初语。

    他从国外回来是在那前一个月,那一个月他路过无数次猫爪,始终不知道那是她开的店。后来有一天,他驾车无意中看到她从那里出来在车站等车。然后,他鬼使神差的跟了公交车一路,直到她走进小区大门。

    再后来就是在葬礼上。他本以为初语不会去。他知道在自己走以后魏一周暗地里嘲讽过她,可没想到她还是去了。

    那一瞬间,他才发现,自己似乎从来没有忘记过她。

    五年当中不是没跟别人在一起过,相处时也觉得愉快。可是慢慢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回到这里,他终于找到原因。

    不管自己愿不愿意承认,初语始终在他心里。那就像是一种习惯,习惯到他差一点感觉不到了。

    当年他跟父亲正闹矛盾,盛怒之下抛开一切事务躲进镇上,找了一份修汽车的工作自暴自弃。他没有想到在那里会有一段感情,更没想到公司招标成功,拿下避暑山庄改造计划。得知消息后他被父亲接回去,而后又将全部事宜交给他处理。

    起初,他并没有想过跟初语分开。因为除了他身份有所改变,其它没有什么不同。然而任宝军仗着初语的名号一次又一次找上他,逼他多赔些拆迁费,成了事情的导.火.索。

    任宝军自己得逞后,在外炫耀,造成别家的不满,一时间拆迁工作遇到阻碍,这让贺景夕怒从中来。

    等终于全部协商成功,初语在贺景夕眼中早已跟那些贪婪丑陋的人没有区别。

    再后来……

    来电铃声打断贺景夕的思绪。他按下接听键,不过一分钟便匆忙挂断。

    走到书房,将电脑打开,邮箱里赫然是一份调查报告。从医院回来后,贺景夕回忆起刘淑琴的态度和初语说的话,总觉得另有蹊跷。

    他滑着鼠标将资料从头到尾一字不漏的看完,整个人如同雕像一般,僵立了很久很久。

    ……再后来,他将剩下的工作交还给父亲,找了个借口跑到国外,一走就是五年。

    他记得分手时初语哭泣的样子,记得他说要离开时她可怜的表情。可是这些,仍然没有把他留下。

    他忘记是到美国的第几天,那时他的号码还没有换,有一天他接到了初语的电话。电话里她声音很平静:我被车撞了,你能不能回来看看我?

    贺景夕死死盯着屏幕上的“车祸”,“骨折”,“自杀”等灼眼的字词,忽然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回答她的。

    他忽然起身,大步走进浴室,打开花洒朝自己头上淋去。

    不凉。夏天的凉水是温的。与他心里的凉相互冲击,竟让他不由自主的开始发颤。

    他丢掉花洒,走到镜子前,看着里面狼狈的男人。

    是了,他想起来了。

    在她想追到机场送他而出车祸后,他给了她这样的回答。

    他近乎鄙夷地问:这样有意思吗?

    “哐啷”一声,镜面炸开一个网状,那张俊脸瞬间变得扭曲难辨。

    那时他以为这是初语挽留他的手段,再加上拆迁时看多了那些人的嘴脸,他毫不犹豫的以为初语在骗他。

    这样有意思吗?

    有意思吗?

    鲜红色液体沿着镜面缓缓流下,贺景夕只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冷。

    他闭上眼睛,喉头哽咽。

    他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chapter 16

    出院当天,初建业过来了。

    他询问过情况,见没有什么大碍,坐了一会儿便起身准备离开。初语安静的走在他身边,一直送他到车前。

    “路上注意安全。”

    初建业看着她清清淡淡的面容,心头感觉十分复杂。这孩子,感情太极端也太分明。有时候真的让人有些无力。

    “不管怎么说,她们……终究是你的亲人。”初建业张了张嘴,仿佛不知道下一句该说什么般,收住了声音。

    她们,自然指的是徐玉娥和杜莉芬。

    初语脸上带着不明的笑意:“爸,人与人相处还是顺其自然吧。我做不到一味地去讨好她们,她们也不可能毫无芥蒂的接受我。总之……”她顿了顿,“就是那么回事吧。”

    初建业叹口气,上车之前嘱咐她:“让你母亲把那些营养品都吃了。”

    初语点头。

    她看着清透的有些刺目的蓝天,微微眯起眼。

    有些“亲人”,也就只能靠那么一点血缘维持。

    ……

    这两天初语的生活仿佛又回到以前。

    平静,简单。

    而刘淑琴觉得自己完全没事后,不由分说开始赶人。

    “快回去吧,让我清静清静。”

    初语佯装受伤:“妈,你就这么不想看见我?”

    刘淑琴看她:“赶紧去找个男朋友,要不我看着你闹眼睛。”

    被自己母亲如此嫌弃,初语没了脾气。知道刘淑琴怕耽误她的事情,初语只好服从安排:“再呆一天我就回去?”

    谁知刘淑琴直接拿起包塞到她手里:“现在就走!”

    就像计算好了一样,初语刚进店门没多久,初苒来了。

    初语走到临窗的一台方桌旁,将红豆双皮奶轻轻放下,随后坐在另一侧。

    “今天不忙?”

    “刚忙完,顺路就过来看看。有打扰你吗?”

    初语说:“没什么打扰不打扰。”

    初苒笑笑,看着面前的白瓷碗,犹豫片刻,最终没有动。

    “我在减肥。”她说。

    初语嗯了声,不置可否。

    “我的体质像爸爸,跟你和妈不同,吃多了就要长肉。”

    初苒一身职业套装,留着齐耳短发,干练的装扮跟初语休闲清新的着装大相径庭。只是两人坐在一起,不难看出有着相似的轮廓。

    初语对她的说法不做表态。

    她们虽然是亲姐妹,但是没有经历过一起上学校,一起疯狂的追星,一起偷偷分享自己喜欢的男生等等这些小事。所有一同长大的小女生该有的经历,她们不曾拥有过。她们对彼此的人生经历是陌生是空白的。

    她们也没发展成朋友,不会像这样,闲来无事坐在一起聊一些琐碎的事情。

    她猜到初苒会来,毕竟那天贺景夕是初苒请来的,最后却跟着她走了。换谁,心中都会有芥蒂。

    终于闲话说尽,初苒问出重点。

    “你和贺先生认识?”她眼中笑意变淡,“那天他跟着跑出去吓了我一跳。”

    初苒喝了口水继续说:“难怪他会主动提出要参加宴会。”

    静了片刻,初语开口道:“我并不知道他会去,还有那天的事我很抱歉。”

    当时她很着急,所以贺景夕提出送她的时候她并没有推辞。粗糙大意的后果就是没有考虑到初苒的立场。这点她确实理亏。

    初苒听完,摆摆手:“算了,都是一家人。”

    随后,初语又听她说:“其实我有时候挺羡慕你的,你总能说出我想说又不敢说的话。但是,”她顿了顿,“有时候还是得给自己留条后路。”
新书推荐: 诸天长生从成为修仙主角开始 人在超神,开启诸天 渡厄 LOL关键局先生 斗罗之日月光华 重生之金牌明星经纪人 在废土掌握灵界之门 末世偃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