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节

书名:宠妻狂魔住隔壁     作者:小酌微醺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初语脚步不停,淡淡“哦”一声。

    “我觉得吧,女人太装了不好,喜欢就上才是硬道理。”

    初语扭头看她,觉得可笑:“女人太装?就像你在更衣室那样?”

    许静娴脸一僵,随后又笑出来:“或许我再说明白点,你要是不喜欢叶深就离他远点,不要挡了别人的道。”

    初语没想到,她难得来一次健身房会遇到这么糟心的事。

    本来在更衣室里被她们联合挤兑她也没觉着有什么,这会儿不知怎么就生出一股子邪火。恼火间,她想起一句话:上帝在给你关上门的同时,还会放一条狗进来。

    初语顺了顺呼吸,看着许静娴,一字一句的告诉她:“许小姐是吧?我和叶深怎么样,轮不到你来管,那不关你的事。你准备追他也不用特意来告诉我,也不关我的事,我也不在乎。明白了?”

    楼梯处狭窄又空荡,初语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在这里显得格外入耳。

    许静娴被她突来的气势镇住,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这时,却忽然传来脚步声。初语心里陡然一紧,后脑和整条脊椎激起一阵诡异的战栗。

    那人穿着灰色衬衫,脚上是黑色跑鞋,一步一步踩着阶梯走下来。他走过初语身边,看也不看她一眼,将手里的烟头掐灭扔进垃圾桶,头也不回的走了。

    初语脑中“嗡”一声,有片刻反应迟缓。

    他没走?

    是在等她?

    那么,她刚刚那些中了邪的气话全都被他一字不落的听进去了?

    初语心一下子凉了半截,剩下半截是心慌。这次,瞎子都能看出来他真的生气了。再顾不上不相干的人,她立刻追了上去。

    待初语也离开,许静娴这才回过神。我靠,他抽烟的样子真他么帅。她鬼使神差的走到垃圾桶旁,往里瞧了瞧。这股高兴又激动的情绪还正在发酵,又硬生生的给憋了回去。

    垃圾桶里躺着一条本该是洁白如雪的毛巾。此刻上面被丢了一个还剩一半的烟。脏脏的烟灰映在毛巾上,刺的她双眼生恨。

    许静娴咬紧牙关:“叶深,我绝对要把你拿下!!”

    ——

    初语连呼带喘的追出来,根本连叶深人影都没见着。

    健身房是原本的销售中心改的,在小区最外围。离他们住的楼不算近,走路得七八分钟。初语拎着自己的包,脚步越来越沉,也越来越慢。

    仔细想来,她对许静娴说的话在道理上是没问题的。本来嘛,都是成年人,做事不像小孩一样跟谁都要交代一下,顺带还要炫耀一番。

    但是,这话好说不好听。如果换成今天叶深跟别人这样说,自己心里肯定也有疙瘩。三年前叶深搬进来,到现在他们也做了近两年的朋友。不在乎什么的真有点伤人。

    初语神情游离,不知不觉就走到楼下。进电梯按下21楼,竟然觉得有些紧张。

    “叮”一声脆响,提醒着她倒计时结束。

    这楼都是一梯两户,分别在左右两边,门对着门。

    电梯已经又开始运作,初语依旧站在原地犹豫不决。最终,她选择往左边走。那是叶深家。

    谁知到了门前,她又怯了。

    这么长时间,她从来没见过叶深对她生气的样子。她要怎么哄?道歉时该说点啥?初语从没觉得自己是个怂包,但此刻她认为自己是。

    想按门铃的手悬了半天也没按下去,末了收回手,在走廊里开始鬼打墙。

    “怎么办……”

    几分钟后,她终于停住,对着大门嘟囔:“要不你今天先消消气,明天我再来……”

    最后,她也认为自己的举动有点傻,站立片刻,觉得想通了。叶深这种闷性格,生气了最好还是先让他缓一缓。初语叹口气,有气无力的转过身往对面走去。

    初语这一夜都没睡着,想起叶深的好更加内疚。人啊,在盛怒的时候真的不能凭意气说话。苦果子还得自己吞。

    而另一边,叶深一直在反复的看着某一个视频。

    画面里一个长得白净,穿着运动套装的女人,抓瞎一样来来回回走不停。嘴里还嘀咕着“怎么办怎么办”。

    叶深嘴角慢慢扬起一抹弧度,而后声音低沉的说了句:“现在已经一点了。”

    零点一过就是第二天,你准备几点来?

    ☆、chapter 13

    第二天,初语和叶深都起了个大早。

    初语是因为一晚上翻来覆去没有睡,睡不着自然就开始胡思乱想。

    许静娴的话就像一根刺,刺得她浑身难受。几个小时里她就跟烙饼一样来来回回,辗转反侧。

    而叶深倒是神清气爽。就算睡得很晚,但人家体能好,睡眠质量好,再加上眼里那点隐而不露的期待,整个人竟看起来多了几分平时少有的温和。

    八点半,叶深接到武昭询问是否去工作室的电话。

    叶深告诉他:“今天有事,不过去。”

    “那深城贾先生的单?”

    “什么时候?”

    那边武昭似乎在查预约:“下月中旬。”

    “可以。”

    打完电话,叶深又看一眼时间——8:05,刚过五分钟。将手机一放,他起身去厨房开始做早餐。

    但是叶深没有想到,一上午初语连点动静也没有。

    于是刚刚如同枝叶冒出嫩芽的人又变成了千年雪山上一块又冷又硬的冰。

    ——

    事实上,初语很早就起来了。

    一方面是她睡不着,另一方面她准备早起去市场挑点新鲜的菜回来。既然是准备道歉,亲自下厨多少都能显出诚意。

    可是没成想,刚买完菜,初语就被一通电话叫去了猫爪。

    原是李清不小心将食物泼到了客人身上,客人不依不饶,非要李清照价赔偿。初语这一过去,解决完已经差不多中午了。

    从猫爪出来,初语连忙给叶深打电话,不想却没人接听。没办法,她只好用短信问他:中午一起吃饭?

    坐车途中,初语翻出手机看了几次,依旧没有回复。

    如此这般,让她的愧疚感又加深一层。

    到叶深家门前,初语先站立片刻。准备等这口气顺了就敲门。却被突然打开的门吓的差点呛到。

    出来的男人穿着黑色衬衫深色长裤,看见初语似乎并不意外,神色十分平静。

    初语窒了窒,问:“你要出去?”

    “嗯。”

    虽然只有一个字,但至少愿意跟她说话了。初语稍稍安心一些。

    见她没有下一句,叶深抿着唇关好门,不慌不忙地走向电梯。

    他本就不爱说话,不理人时身上带着几分疏离,周身气温仿佛都降了几度。

    初语咬了咬唇,迈步跟在他后面。

    “你吃了吗?我买了菜,过来一起吃?”

    叶深在按电梯,没有表态。

    主动的人脸皮就得厚一点,初语见他不说话,一着急直接用空着的那只手拉住他的胳膊:“一起吃吧?我买了我们两个的。”

    叶深偏头看向她,初语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眼神中似乎带着些紧张。

    叮——

    清脆的声响让叶深回神,他收回视线,将被她拉住的手臂收回,迈步进了电梯。初语心头一凛,堵着一口气也跟着进去了。

    初语站叶深身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尴尬。如果是往常,叶深不说话她也会找点话来闲聊。可是现在,她知道这人在生气,而且“气场”又这么强,顿时让她有种闷在海底的感觉。

    憋闷,压抑。

    电梯门打开,已经到了一楼。叶深走出电梯,就好像身边压根没有人一样。

    初语将手上的东西换了一边,小碎步跟着他:“本来早就想去叫你,可是早上店里出了问题,我不得不先去处理。”

    初语看着他依旧冷冷淡淡,对她的话没有半点反应,踌躇一下,又跟了上去。

    她昨晚没睡,又被闹了一上午,这会儿脑中像有个小人在打鼓。叶深腿长步大,初语跟的很勉强。他又一副“请勿靠近”的模样,让初语从心底生出一股挫败感。

    初语越跟脚步越慢,几步以后,她没忍住在叶深身后悄无声息的打了个哈欠。

    刚闭上嘴,叶深仿佛终于发现她没跟上,转过身来看她。

    初语此刻眼眶通红,眼里还挂着刚刚打哈欠留下的泪花。看着他时,眼中带着歉意,那泫然欲泣的样子看起来可怜兮兮,让人不禁就心软了。

    叶深立了片刻,眼中仿佛有光影掠过。他一步一步走到她身边,与她肩并肩后,停下脚步。

    “你昨天为什么会生气?”

    “……烦她。”

    叶深静了静,开口的声音有些轻:“别哭了。”他蹙起眉头,看着她的样子有点隐忍,“上楼吧。”

    初语看着他不动,叶深几不可闻的叹口气,拿过她手里的袋子,转身进了大堂。初语看着他挺拔的背影,嘴角微微一翘,迈步跟了上去。

    重新坐上电梯,跟刚刚的心情截然不同。初语瞄了叶深一眼,他面色依旧冷清,只是已经不再像刚才那样低气压。

    回到家,初语先给叶深泡了一壶茶,然后就去厨房开始做饭。叶深坐在布艺沙发上,看着茶杯里冒出的袅袅烟雾,嘴角勾了一勾。

    茶几右边摆着未拼完的拼图,由于要放茶具,初语将零散的拼图装进盒子里放在地板上。

    叶深弯腰将盒子拿起来放到腿上,拾起碎片开始往上拼。做模型跟这个都差不多,都是将零碎的东西拼在一起,所以他做起来很快就上手了。

    初语将菜端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叶深坐在她经常坐的那个位置上,专注的摆弄拼图。

    不知怎么,初语心头冒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她看着桌上的三菜一汤,无声笑了笑,随后扬声叫客厅里的人:“叶深,过来吃饭。”

    其实叶深闻到香味就猜到了初语做了些什么。只是亲眼看到色香味俱全的菜时,还是没忍住心里的那点愉悦。
新书推荐: 极品小医神 (NP)最后的舞会 怒晴湘西之青囊书院 堕落之路 沒世不忘 繁花满山庄(1v1,HE) 阳光城 傻女人郑秋月(n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