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节

书名:宠妻狂魔住隔壁     作者:小酌微醺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我出来逛一会,现在正往回走。”

    “在哪里?”叶深又问一遍。

    初语看了一眼石头上的字:“芙蓉楼。”

    “要不要去找你?”

    初语朝前面看了看,“应该不远了……”

    “又迷路了?”突然出现的声音让她吓了一跳。

    初语没理,依旧对着电话说:“马上就回……”忽然,手机从后面被抽走。

    初语看他挂断电话,气的脸通红:“你有病?”

    贺景夕见她炸毛,仿佛心情极好:“跟上!”话落,率先迈步往前走,手里还攥着她的手机。

    初语无语的看了他背影好一会儿,才慢吞吞的跟上。

    听着身后的脚步声,贺景夕扬了下唇。对她来客气那套,真的不行。

    “恨我吗?”

    初语走在后面,隐约听到几个字,缓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是贺景夕在跟她说话。他没有回头,一直慢慢带着路。初语抬头看过去,随后把视线移开,当做没听见。

    贺景夕偏过头,余光中看到一抹鹅黄。暗淡地笑了笑:“恨吧。但是别一直恨下去。”

    两人始终保持着半米的距离,直到看到熟悉的房子,初语才加快脚步。经过贺景夕身边时,才想起电话还在他手里。

    初语板着一张脸,伸手:“拿来。”

    贺景夕若无其事的对她笑:“急什么,怕我不还你?”说着,将手机递过去。

    初语一把拿回来,憋着的一口气终于冲破理智,抬脚朝他的小腿用力踢过去。

    贺景夕闷哼一声:“你这女人……”

    初语再也懒得理他,扭头就走。

    转过身,就见莹莹灭灭的路灯下,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

    她脚步一滞,心头好像被小虫扑腾的灯,呼扇轻颤。

    目光从他高挺的鼻梁扫到脖颈处的喉结,脑海中随之而来的是郑沛涵对他那些乱七八糟的“分析”,燥意慢慢爬上初语的脸庞,她竟有些不敢直视他。

    或许她不敢直视的是自己此刻这颗刻着“污”字的心。

    叶深面色冷然,深沉的视线掠过贺景夕,看向初语时又察觉她对自己有些闪躲。薄唇抿成一条直线,他不再看她,转身往回走。

    初语连忙跟上。

    走了会她才开口:“我去附近逛了逛。”

    “你们几点起来的?”

    “晚饭在哪里吃?”

    叶深看着前面的路,一声不吭。

    “叶深……”

    “水。”

    “啊?”初语不解。

    叶深不语,直接伸手将她拉到身边。

    他的手干燥温热,初语却激了一身鸡皮疙瘩。

    等他放手,初语这才发现自己只顾着说话,没看到不远处的水洼。

    天已黑透,两人迎着微弱的光渐渐走远。贺景夕就这么看着,直到再看不到他们的身影。

    然后,目光渐渐凉了下去。

    吃晚饭时,齐北铭姗姗来迟,他看着一桌子菜,问:“怎么没点鱼?”

    武昭说:“不新鲜。”

    齐北铭一脸“你逗我玩呢”的表情:“刚钓上来的鱼不新鲜??”

    武昭张了张嘴,把想说的话咽回肚子里。

    他老板说不新鲜就是不新鲜,就算新鲜也是不新鲜。

    怎么着吧!

    ☆、chapter 12

    灰色衬衫已经被汗浸湿。濡湿的布料紧贴在健硕的身体上,随着起伏变得褶皱。偌大的空间里,有脚步声,有谈话声,更多的是健身器材发出的机械声。

    叶深双手放在耳旁,眼眸直视前方,毫不费力的在腹肌板上起卧。举起的双臂结实紧绷,肱二头肌和三角肌的弧度十分漂亮。世界随着他的动作前后摇晃,做完最后一组,他缓了缓,站起来。

    额头和脖颈都有细小的汗珠,叶深拿起纯白色毛巾,缓缓将其擦掉。

    待体能恢复,他走到跑步机前。熟练按下按键,戴上耳机,由慢到快迈开步伐。此刻,周围一切仿佛全都被他摒弃,除了度假村里那一幕依旧张牙舞爪的向他示威。

    叶深抿了抿唇,伸手调快速度。

    初语到的时候,一眼望过去就看到正在慢跑的叶深。

    那双笔直修长的腿来回交替,每迈出一步都充满坚定的力量。从他衣服上点点汗渍可以看出他应该已经开始有一会了。

    初语没有上前打扰他,转身进了更衣室。

    换好衣服,手机进来两条信息。初语打开一看,是郑沛涵给她报平安。

    ——安全抵达,勿念。

    ——还有,你跟叶小哥和好了吗?

    初语靠在衣柜前仔细研究,觉得第二条有问题。思来想去,给郑沛涵回了句:什么意思?

    没想到那边回的很快:你们昨天不是生气了吗?

    昨天晚上他们从澄塘回来,叶深一脸寒霜,路上没说过一句话,直到郑沛涵下车才说了句“再见”。

    初语已经习惯叶深周围的冷空气,他一天不开口的时候也不是没有过。

    她回:他就是那性格。

    郑沛涵:……这么闷你受得了?

    初语笑了:你这么疯我也受得了。

    那边,郑沛涵看着初语的回答若有所思。

    到底是她多想还是初语迟钝?

    郑沛涵手机一扔,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心想,一个闷葫芦一个惊草蛇,有得磨了。

    ——

    由于腿受过伤,初语来这里鲜少做剧烈运动,所以瑜伽是她的首选。但她这人又没长劲,练的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老师对她这种行为十分无奈。

    一个小时后,初语从瑜伽室出来,许久没来,她觉得练着有些费劲。

    被老师说道几句,才终于得以脱身。

    跑了一个多小时,叶深呼吸略微紊乱。他关掉电源,缓缓从跑步机下来。衣衫早已湿的像过了水,粘到身上,隐隐透出里面壮硕的身躯。闷烦的感觉倒是减了不少,像是跟汗一样排出体外。

    “你的毛巾。”

    叶深心头一跳,抬头看过去。墨黑眼里的失望转瞬而逝。

    许静娴手里是那条纯白毛巾,艳丽的面容挂着恰到好处的微笑:“看见掉在地上就帮你捡起来了。”她伸出手,“给。”

    叶深静了片刻,才接过来:“谢谢。”

    许静娴问:“听说你是做安保仪器的?”

    叶深点头。

    眼神仿佛不经意飘到别处,许静娴笑意更盛:“我哥公司可能有需要,到时候可以跟你联系吗?”

    叶深拿着那条“掉在地上”的毛巾,转身:“最近很忙,没时间……”

    几米外,初语穿着淡粉色的瑜伽服,随性地靠在墙壁上冲他笑。

    那笑他一点也不喜欢,比她衣服上的颜色还淡。

    许静娴却在这时候从后面赶上来,像怕谁听不见似的说:“那就这么定了,到时候跟你约时间。”

    转头再看初语,她已经面无表情的走向更衣室。

    更衣室是个私密的地方,一人一个衣柜,有几个小单间,换衣服就进去,把帘一拉,谁也看不见。

    初语站在里面,将上衣脱下来,外面就传来说话的声音。

    “怎么样?冰山拿下了?”

    许静娴并没有进小单间,直接脱掉身上的运动装,换上吊带裙。

    “差不多。”

    那女人又说:“也是,你身材这么正,不动心简直不是男人。”

    许静娴瞟一眼某个单间,假笑:“别乱说,别人听了不好。”

    “哗啦”一声,帘子被人拉开。初语从里面走出来,将自己的东西装好。仿佛什么都没听见。

    那人见是初语,撩了撩头发,讥噱:“怕什么,你又不是第三者,我说的对吗,初小姐?”

    初语终于施舍般地给那女人一个眼神,半晌才想起是谁。拿好东西,她眉眼一挑,带着几分微讽:“蔡小姐,你一边腋毛没褪干净。”

    姓蔡的女人低头一看,脸到脖子红了个透。再也顾不上八卦,拿起衣服灰溜溜的躲进单间。

    许静娴嗤笑一声,见初语准备离开,不紧不慢的跟上去。

    身后跟着魔鬼的步伐,这感觉从澄塘到健身房,让初语十分恼火。

    眼看走到大门,许静娴终于开口:“初小姐,我看上叶深了。”
新书推荐: 我的御兽都是神话级 全球影帝 无限列车 自从我成为魔王 斗罗塞尔 我真没想撒狗粮啊 超级高手 兜兜转转还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