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节

书名:宠妻狂魔住隔壁     作者:小酌微醺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初语看她,神情竟有些轻蔑:“我跟你不一样,不用仰仗别人的鼻息过日子。更不用每天挖空心思去讨好人,只为了那点可怜的地位。现在只因为初望自己犯了错而道歉就信誓旦旦跑来指责我,你可真是一位好母亲。”

    被道出事实,杜莉芬面上有几分难堪:“你说话不要这么尖酸,我只是想让你们好好相处。”

    初语语气冷淡:“抱歉,我无法对一个莫名跑来指责我的人有好态度,而且‘好好相处’这种话你不应该对我说。还有,我不懂审时度势,也不在乎你们怎么对我。”

    她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杜莉芬,“在你对我避如蛇蝎,不闻不问的同时,你已经再没有资格对我指手画脚。”初语讥笑,“我有时候还有点同情你,就算凭借初望有了一席之地,终究还是要看人脸色过日子。真可怜。”

    ——

    回到家里,刘淑琴已经做好一桌子菜。初语将蜡烛点燃,轻声说:“妈,生日快乐。”

    刘淑琴笑容满面,连声应到:“好,好。”

    将蛋糕放到刘淑琴面前,初语笑:“这是我专门让师傅做的,你尝尝。”

    任宝军在世的时候,这天都会主动给刘淑琴下一碗长寿面。他这人没什么优点,但是对刘淑琴是真的好。每次见她吃的开心,就坐一旁呵呵笑。嘴里念着自己也沾沾喜气。

    后来他走了,刘淑琴也不再吃面条。嘴上不提,但初语知道她还是怨着任宝军。

    两人喝了点酒,刘淑琴情绪有些激动:“那个死鬼说死就死了,也不替我想想。”

    初语抽张纸巾递给她,安慰道:“妈,你还有我。”

    刘淑琴捋着初语的头发:“小语,告诉妈,今天发生什么了?”

    养了这么久的女儿她太了解,真高兴和强颜欢笑怎么会分不出来。

    初语喝了一口啤酒,神色暗淡:“我讨厌初家。”

    刘淑琴不胜酒力,吃完饭聊了一会便酣然睡去。

    天空是一团的黑,雨点从高空砸下,距离越近坠落的越快。初语仰着头,看它们纷纷掉落,像是一根根银针刺入地面。

    她想起那时听到的一句话:躲了一辈子雨,不知道雨会不会难过。

    郑沛涵听了直说酸掉牙,雨认识你是谁啊!

    想到她那风风火火的个性,初语倏然一笑。

    提示音响起,初语回神拿起手机翻看。

    ——出去了,鱼麻烦你。

    是叶深发来的信息。

    他说的出去是指去另外一个城市或者国家。

    初语面带笑意开始打字:在镇上,明天回。

    心情,不知不觉就变好了。

    另一边,叶深躺在院子里的木台上,缓缓勾起嘴角。

    ——

    “上次的费用结清了,收到没有?”

    叶深拿着电话走入前厅,镂空窗棂将阳光打散分成许多份,先后照在他英挺的面容上。

    “收到了。”

    莫远抱怨道:“我就是个操心的命。明明公司你也有份,怎么好像你只负责领钱一样!”

    笑意呈现眼中,叶深提议:“我可以跟你调换。”

    “算了!”莫远没好气的说,“我还不想去喝西北风。你这人就是太好说话,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会给个友情价,我们又不是慈善机构。”

    叶深任他发泄:“嗯。”

    莫远没了脾气,认命地问:“这次你不过来,到底去哪了?”

    “来看我奶奶。”

    他喊到:“你在h市?”

    叶深将电话拿远一些,从容回答:“她身体不好,过来看看。”

    “行,那你安心陪着,再联系。”

    “有事?”李云开不知何时站到他身后。

    叶深收起电话:“是莫远,没事。”

    叶奶奶今年八十多,三个女儿一个儿子,叶深父亲虽然离开的早,但是他们母子和叶家关系始终不错。

    三个姑姑全家都来了,一大家人围在桌旁,十分热闹。

    “还记得你父亲的样子吗?”

    饭后,李云开和叶深坐在木台上,一人拿着一罐啤酒,边喝边聊。

    叶深说:“很模糊,没有照片就完全不记得。”

    “他是一个很善良温和的人,这点你很像他。”

    叶深腼腆地笑了笑。

    李云开说:“这些年我对你很严厉,你的性格或许受了影响,但是我一点也不后悔。你现在很优秀。”

    叶深只说:“这样挺好。”

    李云开起身,看向客厅。叶深视线落在她萧索的背后,耳中是几个孩子的欢声笑语。

    “现在你虽然跟齐家父子相处的很好,但是我知道,当时我做出嫁给成林这个决定时你是伤心的。那时你还小,不能理解这些。逝人已去,可是活着的人要向前看。”李云开的声音有些哑,“但是你要知道,我从没忘记过你父亲。从来没有。”

    晚饭结束时已经快九点。

    叶深陪着弟弟妹妹玩了一会,将最小的那个好不容易哄睡了才回到自己房间。手机里提示的消息已经过了二十分钟。叶深立刻打开电脑,只是嘴角拉的很平。

    果然,客厅里空无一人,水族箱前没有初语的身影。

    正想把录像调出来,叶深惊奇的发现屏幕上出现一个身影。

    那是一个女人。

    一个刚洗完澡只围着一条浴巾的女人。

    湿润的发就像刚浸过水的绸缎,乌黑亮丽,白皙的脖颈下方锁骨突出,透露出女人特有的魅惑和性感。浴巾围住的地方弧度优美,裸.露在外的肩头圆润纤细,莹白如玉。

    仿佛有爆竹略过引线直接炸了,惊得叶深猝不及防。

    胸腹之中有股情绪在肆意翻滚,他喉结上下滑动,明明有空调,却觉得异常燥热。

    这时,视频里的人抬起手,缓慢的拉开浴巾。叶深顿了几秒,“啪”一声将电脑合上。

    他低头喘了下,才慢许多拍拿起手机。那里有刚才进来的信息。

    ——一直没收到你的回复我就先借用了,不会介意吧?

    莫名的内容让叶深蹙了下眉头,随后立刻翻到上一条短信。

    ——s市刮台风,家里热水器坏了。我淋了一身雨,能用你浴室洗个热水澡吗?

    叶深压抑住紊乱的心跳,等了许久才重新打开笔电。里面初语已经着装完毕。

    洗完澡,初语舒服了不少。

    晚上从店里出来时只是淅沥沥的小雨,却不想等她下车后雨势突然转大。初语当即决定打车回去。

    这种天气路上没几个人,就算有车也是匆匆而过。瓢泼大雨里连人影都看不清。等她打到车,浑身已经被淋透。

    从司机口中初语才知道,原本要从其他市经过的台风拐个弯跑到s市了。

    拖着一身狼狈回到家,她才想起自家热水器坏了。

    刘淑琴过生日前一天热水器就已经罢工。初语本想从家回来后就换一台新的,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不得已,她只好借叶深家里的。

    初语用浴巾将沙发上的水滴擦干,仔细检查有没有掉头发,然后又去喂鱼。

    做完这些之后锁门离开。

    同一时间叶深将镜头切换到走廊。看着初语回到对面。镜头里的画面恢复静止状态。

    他静坐片刻,忽然仰起头,将手臂横压在眼前。视线一片漆黑,只有她穿浴巾的样子挥之不去。

    那么妩媚,那么诱人。

    椅子摩擦地板的声音突兀响起,叶深起身,头也不回的走进浴室。

    初语临睡前才收到他的回复。

    ——可以,不会。

    可以用,不会介意。

    ☆、chapter 10

    台风邪魅张狂地肆虐一圈,卷着几片树叶和人家来不及收的衣服,一脸傲娇的离开。这次台风不算大,预告说只有八级。但是仍然将要回到s市的人困在外面。

    “猫爪”停业一天,再开店时首先要做的就是打扫卫生。

    天依旧有些阴沉,但是相比几天前不知好了多少。

    “初语姐,你休息一下,剩下的我们来就可以了。”小敏给初语倒了一杯水。

    初语点头:“你们弄吧,我接个电话。”

    “回来了?”

    “亲爱的你真是料事如神,今天中午从日本往回飞。”

    初语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行色匆匆的人群,扬唇:“休息几天?”

    “明后两天。”郑沛涵跟她抱怨,“本来老娘打算请年休假,谁知有人先下手了。”

    初语问:“想吃什么?”

    ——

    郑沛涵身高170,长发大波浪,身材凹凸有致,面容精致秀丽,再加上本身会打扮,活脱脱一个大美女。
新书推荐: 渡厄 LOL关键局先生 斗罗之日月光华 重生之金牌明星经纪人 在废土掌握灵界之门 末世偃师 道念九霄 我在诡异世界修剑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