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节

书名:宠妻狂魔住隔壁     作者:小酌微醺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初建业听了连忙问:“你在这里有朋友?什么部门的?”

    初望十分不屑:“她能认识什么大人物?”

    初语没理他,接起来电。

    “喂,叶深?”

    ——

    “原来初老板是初语的父亲。”齐北铭笑着帮初建业添满茶。

    “小语是我二女儿,没想到跟你们认识。”

    “呵,我看根本就是他们三个狼狈为奸一起坑我。天下哪有这么巧的事!?”在初语接完电话后,这个想法就已在初望脑中定型。

    初语拿眼觑他,语气凌厉:“你属狗的?”逮谁咬谁跟疯狗有什么区别?

    商场上的事本来就不该她插手。帮他们把人找出来已经是她力所能及的事。如果不是因为初建业,这事她从一开始就不会管。

    初语看着初建业,意思很明白,她只能做这么多。

    初建业制止住想还嘴的初望,只好自己开口:“不知道齐总能不能看在这层关系上从长计议一下?”

    齐北铭喝口茶,要笑不笑:“初少爷刚刚骂完我们,你说我如果答应了,那我是不是里外不是人?”

    初建业笑了一声:“小望年轻气盛,希望齐总别跟他一般见识。”话落看着初望说:“还不快道歉!”

    话是说给外人听的,无论表面上如何斥责,关起门来他们是一家人。这道理桌上除了初望没有人不明白。

    只是他除了年轻气盛,更多的是不识好歹。

    初望完全不理初建业努力建起来的关系,“噌”一下站起来,双眼猩红怒斥道:“道歉?我什么都没做凭什么道歉?现在明摆着是我被陷害,而且怎么就这么巧,这俩人都认识她?”他指着初语,笑得阴冷,“外面野大的就是不一样,爸,你看看她多好的手腕。”

    初建业一拍桌子:“你住口!”

    这时,叶深将茶杯往桌上一放,声音不大不小,却听的人心里一颤:“你再骂一句,我就把你扔出去。”

    静了一瞬,初建业不禁多看了叶深几眼。越看越觉得在哪里见过他。而且他的气场看起来比齐北铭还要略胜一筹。

    齐北铭话多,透露的信息就多,初建业可以从只字片语中寻找突破口。可是这叶深坐在那里闷不吭声,周身就像罩着一口大钟,根本让人接近不了。

    酒店不是那种小旅馆,订单是很大的,他们让出去那么多点,从此初升也不用再继续经营了。初望说是被他们陷害,但是没有证据,而且光是成林的名号就不知压他们多少。

    那么大个集团公司用合同坑他们,说出去谁信?就算真的吃亏,也只能咽下肚子。

    初建业瞪了一眼初望,直接摊牌:“齐总给个明话吧!”

    齐北铭态度慵懒:“初语跟我也算是朋友,既然这样我也不难为初少。但是,”他一顿,“答应别人我又不能不作为。我有个朋友在初少身上吃过亏。说穿了就是想逼他低个头。他道歉,今天这事就过去。不道歉,那咱们就继续按合同走。毕竟签字是他本人签的,这可赖不了。”

    一席话让初望和初建业都安静下来。

    初望不知道齐北铭话的真实性。但是他怀疑齐北铭口中的那个人很可能是个女人。

    想到这,初望下意识又看一眼初语。

    一牵扯到女人,说简单也简单,说麻烦嘛也是够呛。而这女人要求也够奇怪,只要他的道歉。

    初望心思转了几圈,还是觉得不甘心。特别是初语也在场。

    而初建业是真的确定了自己的想法,这俩人一开始就在算计初望。混商场这么多年,他第一眼就知道他们并非等闲之辈,不是初望这种刚入商场的愣头青能比的。

    好在,齐北铭提出的条件并不苛刻。道个歉而已。

    “怎么样?想好了吗?”齐北铭做出不耐烦的样子。

    “道歉。”初建业看着初望一字一句的说,“道歉挽回损失还是放弃公司,你自己选。”

    初望哪里会服气,抬脚踹向桌子,桌面上的碗碟哗哗震动。他毫不在乎的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你走出这个门,就永远不要再进初升。”初建业有些筋疲力尽,感觉这完全就是一场闹剧,“一声对不起就能解决的问题,你确定要弄成这么复杂?”

    初望不可置信的看向初建业,以为自己幻听了。

    老头子要把他赶出去?

    开什么玩笑!

    房间里静得可怕,齐北铭翘着二郎腿,似笑非笑的看着初望。叶深一脸波澜不惊。他身边的初语眼里的焦点凝聚在其他地方,神情漠然。

    齐北铭火上浇油:“不愿意?那就算了。”

    站起身做出要离开的架势。

    “对不起!对不起行了吗!?”初望双目赤红,恶狠狠的看向齐北铭,“满意了吗?要不要我跪下?!”

    “下跪倒是不用。”齐北铭吊儿郎当的看着他,“还有你姐,你是不是也应该认个错?毕竟我们是看她面子才来的,她帮了你又被你骂,这怎么也说不过去吧?”

    “齐北铭!你别得寸进尺!”这下初望真的炸了。

    让他给这女人道歉,还不如宰了他。

    初语有些意外的看着齐北铭,叶深哂笑,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齐北铭却看向初建业:“初老板,我这要求很过分吗?”

    初建业揉了揉眉心,说:“小语的问题我们回家……”

    “就在这。”叶深看着初望,脸色有些沉,“能给别人道歉,自己姐姐不行?”

    初望所有的愤怒,张狂和不服气全部显而易见。这些情绪通通在他胸腔汇集,烧得他浑身发抖。但此刻他就像困在宝葫芦里的小鬼,只能认人捏圆搓扁。

    他冷笑着,气的声音开始发抖,脸色狰狞的像要杀人:“对!不!起!”他狠厉地看着齐北铭两人,“可以了吗!?”

    齐北铭微微一笑:“凑合吧。”

    初望终于受不了这种羞辱感,阴着脸气冲冲的走了。

    初语看着初望的背影,又看了眼神情愉悦的齐北铭,心头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

    到这,她就算再状况外也知道这俩人在故意给初望下套。如今她围观完全程,除了心头那些隐隐的快意,更有疑惑。

    这场戏,好像是特意导给她看的一样。

    而且,叶深什么时候开始管成林的事了?

    ——

    虽然事情最后解决了,但是初建业的脸色十分难看。他看着不远处的叶深,眉头皱的死紧。最后没说什么,冷着脸离开。

    “你进去吧,我自己叫车。”初语往前走了几步。

    叶深看了眼她纤细的脚踝,低声说:“等你上车。”

    初语不置可否。

    半晌,她还是没忍住:“齐北铭的‘朋友’你也认识?”

    叶深静了片刻:“见过几面。”

    初语说不出心里那种失落感是怎么回事。她牵了牵嘴角:“很少见你对什么事这么激动。”

    天已经暗了下去,他们两人站在酒店前等车,led大屏幕忽然亮起,斑斓的色彩连绵照到身上,显得梦幻且不真实。

    叶深往前迈一步,缓缓开口,那声音醇的像酒:“不会真的为难初升。”

    初语“嗯”一声。

    她知道他们从始至终针对的就是初望。她只是以为……

    大概,真的是自己多想了。

    送走初语,叶深回到包房,齐北铭正摊在椅子上吞云吐雾:“我觉得我这演技可以拿小金人。”

    叶深帮他倒上一杯茶:“谢了。”

    “那兔崽子肯定憋屈死了,在他最瞧不起的人面前低头,还不如自己往自己脸上轮巴掌。”话一顿,“不过你有必要做的这么隐晦吗?”

    叶深静静坐着,没有说话。

    以后,他会名正言顺为她做一切事情。为她撑起一座山,让她有所仰仗,在这片天地能够任意妄为。

    见他这样,齐北铭投降:“行行,你高兴就好。”话落,又问,“不过你就不怕得罪初老头?”

    这个问题叶深当然提前考虑过,但是不想再多谈,只说:“你要的智能服务设备我送你。”

    齐北铭笑了:“还是哥们大方!”

    ☆、chapter 09

    六月份是s市降雨最集中的时间,阴雨绵绵的天气会持续十几天。虽然有雨水带来的烦恼,但是空气明显没有那么闷热,身上也不会因为出汗而黏腻难忍。

    除非台风来袭,总体来说初语还是比较喜欢这种天气。

    今天是刘淑琴过生日,初语拿着准备好的蛋糕和礼物走出猫爪,没想到在楼梯处遇见一个意外的人。

    “找你有点事。”杜莉芬看到她手里拿的东西,眼神略微复杂,“你这是干什么去?”

    初语看一眼手上的盒子:“我妈过生日,回镇上。”

    杜莉芬脸色白了几分,缓了缓才说:“我跟你说两句话。”

    两人回到店里,初语坐在她对面,等着她开口。

    “你弟弟虽然有很多缺点,但是他本性不坏。他脾气不好,因为还不成熟,做事难免失了分寸。”

    初语看她:“跟我说这些干什么?”

    “合同的事是他不够小心才栽跟头,可是你作为姐姐不应该那样对他。”杜莉芬眼里满是指责,“他再怎么不对也是你弟弟,你不应该帮外人不帮他。”

    “我不帮他?”初语嗤笑,“我凭什么帮他?”

    她的语气让杜莉芬眉头紧皱,说话的语气重了几分:“注意你的态度!你有什么资格逼着他道歉?他什么也不欠你的!”

    “是啊,他不欠我的。”初语反问,“那么我欠他的吗?既然两不相欠又何来帮不帮这一说?”

    杜莉芬一滞,又说:“我知道你对我们有怨言,但只要你审时度势,我们不会亏了你。”

    初语只觉得讽刺。她的亲生母亲用做交易的口吻跟她说这些。

    “如何审时度势?像你那样抱老太太大腿?而且,你在初家说了算吗?”

    “初语!”杜莉芬被言中霎时恼羞成怒。
新书推荐: 掘墓求生:我能预见未来 遮天柳 文艺世界 这个书生格外莽撞 大国妙医 农门医女会种田 御兽:摸一摸就能复制 傅少他步步紧逼宁也傅蕴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