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节

书名:宠妻狂魔住隔壁     作者:小酌微醺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齐总,我们要不要先把合同签了再……”

    小助理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齐北铭打断。他略微嘲讽的看着初望,眼神里带着不满:“初少,你这助理可不太懂事。”

    被齐北铭这么一说,初望顿时觉得脸面有些挂不住,递给助理一个警告的眼神,随后笑道:“别理他,吃好喝好比什么都重要。”

    齐北铭喝了一口茶,说:“上道!”

    叶深见他演的来劲,便在一旁安静的坐着。

    拒绝初望叫美女来助兴的提议,酒过三巡后,小助理已经被灌趴下,初望说话也成了大舌头:“齐哥,你这兄弟太能喝了,小爷还没遇过能把我喝醉的!”

    齐北铭看着叶深,他依然沉静的坐在那里,眼神还很清明,只是脸颊有些淡淡的红晕。

    叶深从小沉默寡言,待人一直是谦卑有礼,除了半年前那一次大发雷霆,齐北铭还没见过他这样。更何况是故意针对谁。

    所以现在他真是抓心挠肝的好奇,这个初望到底是怎么惹叶深了。

    “我就是看他酒量好才带过来的。”

    叶深不置可否。他对酒没有抗体,喝多了自然也会有反应,只是这反应相对一般人来说淡了些。

    见时机差不多,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齐北铭心领神会:“这几天你的诚意我看在眼里,我也不兜圈子,今天咱们就在这把合同签了,你看成吗?”

    哪有不成的道理,初望立刻点头答应:“没问题。”

    他拿过文件袋,将合同抽出来:“这是新合同,齐哥看看满意吗?”

    齐北铭接过,仔细看完佯装满意地点点头:“希望合作愉快。”

    这时一直沉默的叶深忽然起身给初望倒酒:“初经理果然青出于蓝,这杯敬你。”

    初望脑子发胀,签下合同让他心情大好。这会儿又听到受用的话,自我膨胀的劲儿又多了几分。他扔下烟头,痛快的举起酒杯。

    接过来齐北铭签好的合同,初望还想浏览一番,这时又听他问:“初少还有哪里不放心?”

    要翻页的手一顿,初望笑了笑,二话不说签上自己的大名。

    “合作愉快!”

    ——

    微风习习,室外的空气虽然潮湿,但是带着一种沁人心脾的清新。

    此时已是华灯初上,会所前方的马路边停着一辆显眼的莲花跑车。昏黄的灯光柔和惬意,肆无忌惮的打在靠在车旁的两个男人身上。

    他们一个张扬,一个沉稳,就像是沸腾的水里放了一块冰。相互约束,制约。

    齐北铭叼着烟,面容在缭绕的烟雾后显得妖孽:“你说他明天看清上面的数字会不会哭出来?”

    叶深仰头灌下一大口水,因为喝了不少酒,他深沉的双眼更显得乌黑沉静:“那跟我无关。”

    齐北铭闷笑一声:“让他上钩还真容易。”

    叶深说:“自大,嚣张,浮躁,好面子,不服输,都是漏洞。”

    “他惹上你也真是倒霉。”

    沉稳又闷不吭声的人被惹怒,后果往往比那些看起来虚张声势的人要严重得多。

    “他没惹我。”

    齐北铭挑眉看他。

    叶深抿了下唇:“但是比惹我更严重。”

    ——

    晚上九点,初语坐在客厅里摆弄拼图,拼拼拆拆也拼出来一大块。她拿起手机看一眼,生出一丝等待的烦躁。

    叶深电话打不通,发信息他也没回,桌上给他准备的东西看来要明天才能给出去了。

    今天上午她回了一趟镇上,刘淑琴说腊肉熏好了,让她回去拿些吃。这些东西初语从小吃到大,爱的欲罢不能,叶深也是十分喜欢。

    第一次请他吃的时候,他抿着薄唇,说不出拒绝的话,慢条斯理的夹了一块。吃下去后虽然没什么表情,但是却能看出比较合口味。

    手机嗡嗡一震,是叶深的信息。

    ——头疼,刚到家。

    初语放下电话,拿起桌上的东西奔向对面。

    那边,叶深正准备进门。

    “叶深!”

    听到声音,他转过身,仿佛看到一只可爱的小松鼠朝他蹦跳着过来。那有力的小爪子不客气的往他心上踩,让他跟着一颤一颤。

    “才回来?”

    她站在他面前,仰着头,用繁星一样的眼睛望着他。

    “嗯。头疼。”他又说了一遍,声音低沉好听,在安静的夜晚十分吸引人。

    初语蹙眉:“你喝酒了?”

    “嗯。”

    “家里有蜂蜜吗?”

    叶深摇头。

    将手上的东西递给他,初语转身往家走:“你先进门,等我一下。”

    几分钟后,初语来到叶深家里,发现他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手里还抱着那些东西。

    那样子,沉稳又温顺,就像一只刚被人顺过毛的大型犬。

    初语下意识笑出来,拿着玻璃杯走到他身边。

    “先别睡,把蜂蜜水喝了。”

    叶深缓缓睁开眼,视线被灯光晃得有些朦胧,他定了定神才看清楚初语。接过她手里的玻璃杯,叶深几口喝掉。水是温的,不冷不热,喝下去很舒服。

    初语贴心的接过空杯,拿过他一直放在手上的东西:“这个包里面是腊肉,等下我会帮你放到冰箱里。”

    “还有这件衣服,上次你帮我换锁……就当我的回礼。”见他没有反应,初语轻咳一声,“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喝酒的人脑子一般反应慢,叶深却是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

    初语当然也送过他东西,但都是一些寻常朋友会给的。送贴身物品是第一次。

    有了第一次,就会有两次三次。这个想法让他心跳加速。

    他抚摸着包装盒,极为缓慢的说:“……一定会喜欢。”

    你给的,一定会喜欢。

    ☆、chapter 08

    “哐啷”一声,陶瓷笔筒落地应声而碎。碎片飞溅,让立在不远处的人瑟缩了一下。

    “看看你做的好事!让出去五个点,你怎么不直接白送算了!啊??”初建业目眦欲裂,气急败坏的问。

    初望缓了缓,梗着脖子辩解:“他们耍我!合同趁我不注意换了,我准备的合同明明不是那样的!”

    “现在说这些有用吗!?你以为签合同是儿戏?就算人家玩你,证据呢?”

    初望被说的脸红脖子粗,愈发咽不下这口气,迈腿就要走:“老子找他们算账去!”

    “站住!”初建业喝住他,“你还没明白吗?人家在故意搞你,你这么冲动行事只会变得更糟!”

    两人的争吵声将初老太太引过来,书房门被打开,她虎着一张脸说初建业:“你骂他有什么用!他第一次接手难免出现纰漏,你帮帮他不就完了吗!”

    初建业无奈:“您就别添乱了,这事多严重你根本不知道。”话落又恨铁不成钢地说初望,“还想换车?不把你车卖了你就谢天谢地吧!”

    ——

    沙发一角,叶深眉目低垂摆弄着手里的瑞士军刀,对面办公桌前坐着两个人,一个愤怒不堪,一个陪着笑脸。

    齐北铭拿着一本财经杂志,就是不去看他们。

    十分安静的古怪的气氛。

    先开口的总是最沉不住气那个。

    “姓齐的,你到底想怎么样?”初望瞪着他问。

    齐北铭将杂志一扔,对初建业说:“我看两位还是请回吧。白纸黑字写的很明白,按合同走再正常不过。”

    “放你的……”

    “齐总说笑了。”初建业截住初望的话继续说,“合同是我们搞错了,让五个点别说赚钱,我们连材料费都要贴出来。”

    齐北铭不管那么多:“初少已经签字了。”

    初望“腾”的站起身,破口大骂:“你们两个王八蛋就是骗子,灌老子喝醉酒后把原来的合同换掉,我可以去告你们!”

    “啪”一声,瑞士军刀被扔在桌上,叶深看着他:“那就去。”

    两人灰头土脸的被“请”出办公室,初建业死死拽着要暴走的初望:“这是人家地盘,你给我老实点!”

    “老子找人把这里平了!”

    “你闭嘴!”初建业拉他进了电梯,颓败地问,“你给我说实话,到底怎么惹人家了?”

    “我惹个屁!”初望怒极,“我他妈谈合同之前都没接触过他们!”

    初建业沉默下来,只觉这事肯定有蹊跷。

    可到底哪里不对呢?

    从电梯出来,初望一眼就看见迎面走来的人,啐了声:“真他妈晦气!”

    初语按照约定好的时间来到成林集团,没想到在这里会遇到初建业两人。

    “小语?”

    “爸。”初语看他,“来办事?”

    “我带小望来谈合同的事,你怎么会在这?”

    “来找朋友。”
新书推荐: 养兽成夫 金主他有性瘾啊(1v1 h) 两厘米勇者团(NP) 闺韵 【咒回】嫖男人合集 极品圣皇 睡龙 朕驾崩后转生为奶酷高中生炸翻无限游戏(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