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节

书名:宠妻狂魔住隔壁     作者:小酌微醺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如果换成以前,这个话题齐成林绝对不会提起。叶深的工作在他母亲看来就是在玩,不光鲜不踏实。

    李云开也不只一次提出意见。但后来看到叶深对此的热爱和能力,李云开也不再说他。

    只说:为这点事伤了母子情分不合适。

    李云开虽然平时不苟言笑,但内心同样有着女人不可缺少的温柔。

    齐成林和李云开坐了太久飞机,神态都有些疲倦。齐北铭跟他们顺路,同他们一起离开。叶深将人送出去,又回到饭店招来服务员点了一份核桃酥。

    等待的空隙,斜对面的包房来了一群人。都是些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一个个光鲜亮丽,拥着女伴。

    他们在等着上菜,包房门没有关,说话的声音清晰的传到叶深耳朵里。

    “你最近就风光了,拿下成林集团的合同,你家老头子要高兴的飞起了吧?”

    “说好给我换辆车。”初望很是得意。

    “啧啧啧,你家老爷子可真偏心。这下你舒坦了?”

    “钱是我帮他赚回来的,不给我花还想给谁花!”

    那人又说:“你也太霸道了,两个姐姐岂不是讨不到便宜?”

    初望瞪他一眼:“你故意找我晦气是不是?”

    看到服务员走进来,叶深接过核桃酥准备起身离开。

    “呦,怎么了这是?你那便宜姐姐又招惹你了?”有人笑着问。

    女人娇滴滴的声音响起:“什么叫便宜姐姐?”

    “捡来的呗。”几人哈哈大笑。

    敲了敲酒杯,初望说:“你们给我记住了,我从始至终没承认过那野女人是我姐。谁再提她别说我不给面子!”他冷哼,“那种货色,泼她一身菜都嫌浪费!”

    自打初语被认回来后初望心里越来越不平衡。小时候抢父亲的关注,长大了抢初家的财产。他软磨硬泡才用合同换来一辆车,那女人什么也不做就轻松得了一套房子。

    初建业对初语的偏心毫不掩饰,每次一出问题挨骂的那个人绝对是初望,这让他愈发的厌恶半途回到初家的初语。

    叶深走到门口,不经意朝包房里看了一眼,当视线扫过其中一个人时,他狭长的眼眸微眯,面色一点点沉了下去。

    ——

    猫爪一般九点关门,初语晚上不会等到这么晚。她坐公交车交通不方便,每天到家也差不多八点了。

    初语出了电梯,收到叶深发来的信息。

    ——过来一趟。

    嘴角漾出一抹笑容,初语走过去按门铃。

    叶深打开门,看见眼前的人侧身让她进来。

    “穿鞋。”

    初语看着地板上的蓝色拖鞋,惊奇的问:“什么时候买的?我之前都没发现。”

    “……我母亲的。”

    “阿姨也喜欢蓝色?”她穿好蓝底小碎花拖鞋,说,“真少女心。”

    叶深牵了牵嘴角没说话。

    初语跟着他走进客厅,茶几上有他的笔记本,屏幕上依然是她看不懂的文字,旁边还放着没有黏完的木质模型。各种部位的零件被收集在一个盒子里,初语看得眼花缭乱。

    “你又开始做模型了?”

    “最近时间多。”

    初语说:“我们两个挺像的,有时间宁愿在家摆弄这些也不愿意出去走一走。”

    叶深嗯了一声。

    他没什么表情变化,但初语就是觉得他好像愉悦了不少。

    “改天我们去钓鱼吧。”

    “好。”

    “叫上武昭和齐北铭。”

    “……嗯。”

    后来两人无话,叶深继续敲键盘,初语在研究他的模型。虽然一室寂静无声,却一点也不觉得尴尬。

    “不是粘在这个位置。”

    初语抬头,发现叶深不知何时已经将电脑合上。

    她把手上的零件递给叶深:“我就是比一下,还没抹胶水。”

    她看着叶深用镊子将一块像门的东西黏上去,不由好奇:“你这次做的是?”

    叶深答:“巴黎圣母院。”

    “做出来一定很漂亮。”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一个小时,时间不早初语就准备回去了。

    她有时候也觉得奇怪。从进门起叶深就没提过让她过来干什么,她自己也不急着去问,就好像他们这种相处模式再正常不过。

    见初语准备离开,叶深这才将带回来的核桃酥给他。

    初语接过去,眼前一亮:“秦记核桃酥?谢谢!”

    叶深眉眼柔和下来,看着她穿鞋将她送走。

    随后,他回到房间,给齐北铭打电话。

    “酒店洁具是在初家定的?”

    齐北铭不知所以,告诉他:“刚谈好细节,还没签合同。”

    叶深眼色深不见底:“帮我一个忙。”

    ☆、chapter 07

    秘书小姐从办公室出来,从容不迫的对会客沙发上的人说:“齐总有事出去了,需要帮您改约吗?”

    初望脸色变了几变,张口语气就不是那么好了:“我已经来三次了,姓齐的是不是玩我呢?!”

    秘书依旧维持着公式化的笑容:“临时有急事,给您造成不便真的很抱歉。”

    “把他电话给我!”

    秘书小姐微微一笑,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名片递过去。

    初望接过,阴沉着脸绝尘而去。

    来到停车场,压抑憋闷的空气让初望的不爽达到顶点,无处发泄的他照着自己的车狠狠踹了上去。

    “他妈的!”

    去他狗.日的临时有急事,姓齐的分明就是在耍他。原本合同的细节都谈好了,现在连着几次找不到人说得过去吗?

    他看了一眼名片上的电话,愤恨的掏出手机打过去。

    齐北铭瞧着屏幕上的陌生号码,看向一旁的叶深。

    “接。”

    他哼笑一声,按下接听键。

    “你好,哪位?”

    那边静了几秒,想来是在舒缓自己的情绪。

    “齐总是吗?我是初升洁具的负责人初望,还有印象吗?”

    齐北铭眼里飘过一抹笑意,语气假的可以:“是你啊!有事吗?”

    初望憋的青筋毕现,尽量让自己的口气和善:“我今天来签合同,又白跑一趟,齐总对我们有什么不满可以直说,用不着这么玩我啊!”

    齐北铭看着叶深,用眼神问他:你对他们有什么不满?

    叶深没有表情,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

    齐北铭收回视线,身形懒散,满口胡诌:“倒是没什么不满,只是衡量了几家做对比,发现材料好价格好的多得是,我看……我们合作的事再看看吧。”

    跑了这么多次就差临门一脚,初望当然不能这么被他敷衍过去。况且除去他对初建业满口的保证和在初老太太面前的信誓旦旦,最重要的是他已经将拿下成林的消息散播出去。如果没拿到势必被嘲笑。

    他接触的那些人哪个不是看人下菜碟,初望一点也不想沦为他们的笑柄。

    “价格方面我们可以再商量!”他急忙说道,“齐总如果不介意,我做个东,我们出来详谈。”

    电话按了免提,齐北铭听完不做回应,用眼神询问叶深。叶深摇头,示意继续吊着他。

    齐北铭含糊道:“我考虑考虑,还有事,先这样吧。”点了一根烟,叼进嘴里,看着叶深,“那小子倒是怎么惹你了?”

    叶深放下茶杯,音色润泽,回答的却不是齐北铭的问题:“他沉不住气,合同不会跑你放心。”

    “跑了又如何,s市又不止初升一家洁具公司。而且,”齐北铭嗤笑,“我更愿意看场戏打发时间。”

    ——

    果然不出所料,初望在等了两天后,终于按捺不住。

    让他大喜过望的是,这次齐北铭只推辞几句便答应他的邀约。

    为显得自己有诚意,初望将地方定在s市最高端的会所。齐北铭听到地址后呵了声:“他倒是舍得花钱。”

    这边,初望已经全部打点妥当,等齐北铭和叶深到场时,服务生按照指示将酒菜一一上齐。

    初望带来的小助理仿佛在看一桌子人民币,觉得心惊肉跳。

    “这位先生是?”

    “这是我特意找来的陪客。”齐北铭微笑着回答。

    他的这个表情,让小助理联想到了狐狸,忽然就打了个冷颤。

    见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初望不冷不热的点个头,便不再关注叶深。
新书推荐: 璀璨冰刃 从华娱开始崛起 姜卿卿御司廷 娇软假千金是装的姜卿卿御司廷 罗斯君王 宫斗?娘娘她靠种田在冷宫称霸了 苍穹都市的超能力者 西游:我收徒就能变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