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节

书名:宠妻狂魔住隔壁     作者:小酌微醺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当年杜莉芬生下初苒后,老太太虽然不满但也没太过分。后来又催着两人生二胎,怀初语之前初老太太下足了功夫,不仅给杜莉芬用中药调理身子,还找了各种偏方让她试。连他们同房的日期都要规定。

    等孩子呱呱坠地,初老太太的满心欢喜被冷水浇了个透。接受不了还是女孩的现实,初老太太逼着初建业把孩子送走。扬言无法跟她待在一个屋檐下。

    骂杜莉芬没用,骂初建业不同意做性别鉴定是在浪费时间。

    后来杜莉芬出现产后抑郁症,初建业顶不住两个女人同时发难,只得将初语送走。

    “小语……”

    初语说的清淡:“我不是傻子,谁对我怎么样我都清楚。说句实话,我不在乎她们认不认我。以后有时间,我愿意陪你一起吃饭聊天,至于家庭聚会那些就不要叫上我了。”

    初建业满嘴苦涩:“小语,你是不是恨我们?”

    初语垂下眼眸,没有回答。

    初建业叹气:“那就随你吧。但是你奶奶七十大寿你必须到场。”

    “……好。”

    初语的长相和杜莉芬有几分相似。白净,精致,看起来惹人怜爱。可是这性格却差了十万八千里。

    倔强,不妥协,不愿意委屈自己。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初建业怎么就以为能把她捂化呢?

    ☆、chapter 05

    天色将暗,街道上两排路灯一直延绵到远处汇成一条橘黄色星河。色彩斑斓的华灯点缀着高楼大厦,放眼过去一片璀璨夺目。

    s市可以算是有钱人的天堂,表面像一个高端时尚的女王,让人俯首称臣,可暗地里同样有着腐朽,颓败,不堪一击的一面。

    新到这个城市打拼的年轻人会将市内的几个区直截了当的分成“穷人区”和“富人区”。

    无论是建筑规划还是物价消费都有着明显的差距。若是经济实力赶不上消费水平,那就会过得比较吃力。

    “你说我怎么就一点高兴的感觉都没有呢!”

    袁娅清用汤匙搅着碗里的汤,一副意兴阑珊的样子,好像刚刚那句“我要结婚了”不是她说的。

    初语咽下嘴里的食物,说:“是不是压力太大了。”

    “哈,”袁娅清冷笑,“能不大吗?”

    她跟范哲在一起七年,从大学到工作,虽然一直没领证,但是状态跟结了婚没什么区别。

    袁娅清工作的写字楼离初语甜品店不远,虽是大公司,但职位不高,每个月工资到手堪堪够用,在s市就是饿不死的状态。

    更重要的是,袁娅清和范哲是外地人,在s市没有自己的房子。

    这不是初语第一次听袁娅清吐苦水。范哲是在某国企工作,听着名声很响亮,却没有想的那么好。

    “你说他怎么这么死脑筋?就是不换工作!这破活经常出差不说,工资比我还少。每个月付完房租,我都不知道能存下来几块钱。”

    这点是袁娅清暴躁的根源。范哲不仅挣得少,每个月还有大部分时间都见不到人。

    “我怎么就跟他了!”袁娅清悔不当初。

    “因为他对你死心塌地。”初语说。

    袁娅清哼了声:“要不是还有这一点,我早就离开他了。以前是人比人得死,现在是人比人得死皮赖脸的活着。我们公司新来一总经理,看着年纪跟我们差不多大,但是人家年薪不知道是我们的多少倍。”

    初语说:“你要是这么比,我们都不用活了。”

    “所以是同人不同命啊!”袁娅清朝她暧昧一笑,“重点是人家长得很帅,同事在朋友圈发花痴的可不止一两个。”

    “那是挺好,最起码上班都有动力了。”

    袁娅清是初语工作时的同事,后来她辞职,袁娅清跳槽到现在的公司。两人慢慢才熟悉起来。

    初语想了想,她这段时间发牢骚的次数明显增加。

    七年之痒,看来名不虚传。

    吃完饭,结账时初语被告知已经有人买好单了。

    两人顺着服务生指的方向望过去,袁娅清下巴差点掉下来:“我去,怎么是贺总?”

    ——

    海韵天成是配套十分成熟的小区,内有绿树环抱,碧湖围绕。各种会所及运动场地也十分健全。

    对于初语来说,唯一不方便的就是交通问题。下了公交车,还要走上十分钟才看得到楼群所在。

    刷了门卡顺坡而上,两旁翠树桔灯影影交错,有一种悠然静谧的淡然。

    一楼大堂里摆着茶几和沙发,头顶是华丽耀眼的水晶灯。里面是两部挨着的电梯,等待的人不多,只有一男一女。

    “好久没看到你,你去哪了?”女人身着一袭裸色吊带短裙,身材玲珑有致,“我以为你搬走了,还去健身房问过。”

    见叶深一直不言不语,女人着急了:“哎!你倒是说话啊!”

    这时电梯到达,叶深伸手挡住电梯门边,等女人进去后才跟着走进去。

    “我叫许静娴,之前在健身房你帮过我,忘了?”她眼中是毫不掩饰的欣赏。

    叶深干巴的吐出几个字:“抱歉,没印象。”

    许静娴朝他眨眼睛:“你帮我捡过手机。”

    叶深没仔细听她在说什么,却在电梯关上的一瞬间,忽然伸手隔开即将闭合的门,黝黑的眼眸仿佛亮了几度。

    许静娴看到走进来的初语撇撇嘴。

    “初小姐跟男朋友约会去了?”她幽幽笑到,“那结束的也太早了。”

    初语笑了下,没说话。

    叶深走到初语身后,伸手按下楼层键。

    “帮我也按一下,十一楼。”

    许静娴瞧着另一边站在一起的两人,怎么看怎么刺眼。可也没再开口说什么。

    “11”亮起的时候,她忽然伸手拉了一下叶深的手腕:“我住1102,走了,拜拜。”

    钢化门合拢,上升箭头还在闪烁,电梯里气氛有些怪异。

    叶深抿着唇,不着痕迹的转了一下手腕。像是想挥去那种不舒服的感觉。他透过门内反光看着初语,视线在她不甚清晰的面容上停留许久,等到她有所察觉时又转开目光。

    初语默默把视线移到他汗湿的衬衫上:“去健身房了?”

    “嗯。”

    “我很久都没去了,每次都是三分钟热度。”

    见叶深沉默不语,初语说:“下次跟你一起去,你这人定力强,不会猫三狗四。”

    叶深看她:“好。”

    出了电梯,初语手机响了。

    她冲叶深挥手,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喂,你好……”

    ——

    贺景夕知道自己的电话号码初语一点也不意外。反正他有的是办法。对于他的提议,她第一反应是拒绝。随后却又觉得多此一举,过于刻意。

    他们公司三五不时就会叫个外卖,贺景夕只是换了个方式。只是由他提出来难免让人心生抗拒。

    初语犹豫片刻,给郑沛涵打了电话。

    “亲爱的,想我了?”

    电话一通,郑沛涵娇滴滴的声音传了过来。

    “嗯。”初语配合她,“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郑沛涵大笑:“等着,姐回去就翻你牌子。”

    初语扬起嘴角:“有件事要和你商量。”

    “说吧。”

    “有人要在我们店里下长期订单,给公司员工送下午茶……”

    不等初语说完,郑沛涵直接说:“这有什么好商量的,接啊!”

    “……下订单的人是贺景夕。”

    “什么!?”郑沛涵声音一下窜了八丈高,“他回来了?你怎么跟他扯上关系了?”

    初语道:“我跟他没关系,只是恰巧我们的店和他公司挨着。”

    “初语,你有事瞒我。”郑沛涵变了个腔调。

    “沛涵,”初语实话实说,“魏一周葬礼我确实遇到他了,但是没有交集。我不是故意想瞒你,就是觉得没什么必要说他。”

    郑沛涵冷哼一声:“要不是了解你的性格,今天咱这朋友也别做了。”

    这话相当严重了,初语连忙道歉:“是我不对。”

    “算了算了。”郑沛涵说:“他想送钱干嘛不要!我还真不怕他的钱烧手。”她讥讽到,“我到要看看他卖的什么假药!”

    初语说:“没那么复杂。”

    郑沛涵冷笑:“你不觉着太巧了吗?葬礼遇到,现在又来个长期订单。我怎么不信他没那心思。”

    “沛涵。”初语坐在沙发上,将手掌埋进浓密的发丝中:“五年没见的人,再亲近现在也只是个认识的陌生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那边静了静,才听她声音缓了下来:“我就是来气……”

    初语笑:“不值当。”

    郑沛涵嗯了声,没再继续。

    挂了电话,初语正准备换衣服洗澡,门铃适宜的响了。

    将门打开,她看到叶深和苦着一张脸的武昭。

    “初语姐……”武昭朝她挤出一抹笑。
新书推荐: 养兽成夫 金主他有性瘾啊(1v1 h) 两厘米勇者团(NP) 闺韵 【咒回】嫖男人合集 极品圣皇 睡龙 朕驾崩后转生为奶酷高中生炸翻无限游戏(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