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节

书名:宠妻狂魔住隔壁     作者:小酌微醺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妈。”

    刘淑琴听到声音,转头看见初语,苍老的脸上立刻浮起笑纹:“怎么今天回来了?”

    “过来办点事,想你了就回来看看。”

    吃午饭的时间已过,刘淑琴将盆子放下,把手洗干净:“吃饭了没?妈……我给你做点。”

    初语点头:“想吃笋炒腊肉。”

    刘淑琴在厨房里忙活,初语拿了一把小竹椅坐在二层小楼前,逗着家里的小黑狗。

    小楼盖了没几年,当初建房子的时候任宝军就嚷嚷:赔的钱多,一定要建套“高大上”的。

    所以跟风建了“小洋楼”。

    乔迁的时候,任宝军乐的合不拢嘴,刘淑琴躲着他们两个偷偷抹眼泪。老两口半辈子才住上这么像样的房子。

    可后来呢?

    原址那块区域被改建成s市有名的避暑山庄,任宝军拿着拆迁费挥霍大半年,最后在商店里换了一瓶农药。

    五年前,初语二十二岁,她真的以为贺景夕只是一个汽车修理工。

    那时他在魏一周的店里帮工,经常带着一身机油味。休息时就叼着烟,看到她会露出一个痞气的笑。

    五年前他嚣张,无赖,跟现在的深沉大不相同。而她涉世未深,经验尚浅,竟错把璞玉当顽石。

    小黑狗呜呜的叫声让初语回神。应该是被抚摸的太舒服,用狗头贱贱的蹭了蹭她的手掌。

    “小语过来吃饭。”刘淑琴已经把饭菜摆到桌上。

    初语洗了手,拿起筷子先夹了一箸笋。

    刘淑琴把菜朝她面前推,看她吃的香,不知不觉就笑起来。

    “这菜还是您炒的好吃,我就做不出这味来。”

    刘淑琴笑:“我都做了多少年了。”

    桌上一饭一菜,还有一碗乳白色的鱼汤。

    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初语的口味刘淑琴了如指掌。

    初语喝了一口汤,浓香瞬间萦满唇齿间。

    刘淑琴搓着满是老茧的手,一边看初语吃饭一边跟她说些邻里间发生的事。

    哪家生娃了,哪家娶新媳妇了,哪家两口子闹离婚了。

    都是些琐碎的事,可初语爱听。

    任宝军去世后,这个家白天黑夜的只有刘淑琴一个人。

    初语早就提出要把她接到自己住的地方,但刘淑琴不去。

    不想去,也有顾忌。

    初语安静的听她说,偶尔插上几句话。

    “上面徐家丫头长得没你好,学历没你高,人家孩子都满月了。”

    初语哭笑不得,这是又开始催她了。只好说:“会有的,别急。”

    刘淑琴对她这敷衍的态度颇觉无奈。末了,她踌躇半晌,开口道:“你最近回那边了吗?”

    初语静了一瞬,答:“回了。”

    刘淑琴放下心来:“多跟那边走动走动,毕竟他们是你最亲的人。”

    初语不爱听:“跟我最亲的是你。”

    “你这傻孩子。”刘淑琴喜忧参半,“这话可不敢当你亲生父母的面说。他们当年也是没有办法。况且初家现在对你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刘淑琴叹气:“妈知道你有心结,但是妈希望你跟那两个一样,过得越来越好。不管怎么说,你是姓初的谁也不能不承认。”

    每次回来,刘淑琴都会问她关于“那边”的事。怕她被欺负,怕她这性子给自己招麻烦。

    初语由着她说,不谈自己早已经不期待,让她徒增挂念。

    心结吗?最初是有的。

    抱怨过,嫉妒过,愤怒过。

    但是也努力了,失望了,如今这些情绪一点一点磨没了。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行就是不行。只因为存在就是原罪。

    初语将碗筷叠好,对刘淑琴说:“您放心,他们对我挺好。”

    其实整个初家,唯一真心对她的大概只有初建业。

    高中时虽然被初家认了回去,可是她在那里格格不入,就像个误闯的外人。初建业看出她的尴尬和难堪,几天后,将一套新房的钥匙交到她手上。

    也因为这件事,她得罪了其他人。

    刘淑琴看着初语纤细的背影,转身揉了揉眼睛。

    初语是初家三个孩子里长得最好的,从小就懂事,可却是最不受宠的。

    刘淑琴是初家远的不能再远的亲戚,跟任宝军两人一直没有自己的孩子。忽然有一天初语的爸爸找上门,手里抱着一个小奶娃娃。

    离开的时候,奶娃和一个装钱的信封被留下。关门的那一瞬间,小婴儿哭的震天响,可是那人没有回头。

    这些年,刘淑琴越发怨恨起初家那些人。初语越大,她就越不甘心。

    觉得初老太太就是在造孽!

    ☆、chapter 02

    清晨。

    蛙声,蝉鸣像一首童年的歌谣轻轻唤醒初语。

    她走出房间时刘淑琴刚把早饭端上桌。

    “快来吃饭,吃饱了坐车才舒服。”

    初语吃着碗里的面条,耳边是刘淑琴的叮嘱。

    “没事不要来回跑,天太热,空调车也遭罪。”

    “有合适的就找一个,三条腿的□□不好找,三条腿的男人多得是。”

    初语这口面险些卡在喉咙里:“妈……”

    刘淑琴没察觉自己的口误,又继续叨念了几句。

    离开前,初语被刘淑琴喊住。

    她站在院子里,头顶是晕染的光。刘淑琴立在门口,像是在跟她商量:“小语,妈还是喜欢你前几年的打扮。”

    初语身上这条红色a字长裙,v领无袖设计,有些文艺范儿。跟她的沉静秀美相得益彰。

    可再好看,看多了也腻。

    初语扫了眼垂在小腿处的裙摆,笑了笑:“外面热,快进去吧。”

    ——

    回到市内初语直接去了“猫爪”。

    “猫爪”是她和好友郑沛涵合伙开的甜品店。

    郑沛涵是初语老同学,正职是空姐。初语毕业后工作半年,有些兴味索然,便起了自己开店的心思。

    后来两人一合计,“猫爪”诞生了。

    甜品店至今运营两年多,成绩良好。大老板郑沛涵依旧到处飞,留初语这个小老板坐镇。

    推开玻璃门,甜腻香酥的味道欢快的跳跃到鼻尖。

    “初语姐。”

    小敏站在吧台前将客人点的甜点打包好,看到初语进来笑着跟她打招呼。

    初语笑了下,走进台里拿起进货单仔细查看。

    “水果这些都确认过了?”

    “都仔细检查了。”小敏低声在她耳边说,“姐,我觉得供货那家越来越滑头,经常参一些不新鲜的进来。”

    这个问题初语也意识到了,嗯了声:“先这样,不行就找别家。”

    小敏指着一台榨汁机说:“阿明说它彻底报废了。”

    初语走过去按下电源,发现一动不动。原本要死不活的机器现在已经死透。

    “我会叫人再送一台过来。”

    小敏将店里的事情汇报完毕,转身闷头做事。

    下午,店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初望打扮得纤尘不染,看起来精神归精神,就是眼神有些虚浮。

    平时初望与初语关系并不好,所以他光临自己的店,跑不了是被强迫来的。

    初望对店里甜腻的味道嫌弃至极,初语也不希望他留在这里打扰到别人,所以两人少有默契的一同往外走。

    “老头子让我告诉你,明天北京亲戚来,让你晚上回去吃饭。”初望语带讥谑,“海悦那种地方穿太随便不行,别把你乡土气息带进去了。”

    初语不冷不淡:“说完了?”

    自己在初家什么地位初语心知肚明。平时连电话都没打过,初望绝对不可能因为要通知她吃饭就特意跑一趟。

    初望被她问的沉下脸:“怎么,还想让我夸你几句?”

    初语看他:“所以你是专程来通知我吃饭时间的?”

    初望被踩中痛处,一下子瞠目獠牙:“专程?你算老几?”他冷着声道:“明天见到老头子你最好识相点管好你的嘴!”

    初望开车绝尘而去,同一时间初语接到初建业的电话。
新书推荐: 姜卿卿御司廷 娇软假千金是装的姜卿卿御司廷 罗斯君王 宫斗?娘娘她靠种田在冷宫称霸了 苍穹都市的超能力者 西游:我收徒就能变强 女侠叶沛 治安官的人生模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