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节

书名:宠妻狂魔住隔壁     作者:小酌微醺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

    本图书由(色色lin)为您整理制作

    作品仅供读者预览,请在下载24小时内删除,不得用作商业用途;

    如不慎该资源侵犯了您的权利,请麻烦通知我及时删除,谢谢!

    ●━━━━━━━━━━━━━━━━━━━━━━━━━━━━●

    ====================

    《宠妻狂魔住隔壁》

    作者:小酌微醺

    文案:

    被闷骚男盯上是一种什么体验——

    普通朋友时 ,

    初语对叶深的印象是内敛,冷静,沉默寡言。

    男女朋友后,

    初语对他的评价只有四个字——不可描述。

    对于这种反差,初语只有一个想法:

    感觉身体被掏空……

    “男女相处一共有四个阶段。”他倾身在她耳边说,“我现在教你最后一个。”

    指南

    1.男主闷骚,忠犬

    2.男主职业只为本文与女主服务,全属作者yy,请勿较真

    3.请自行扫雷,如不合眼缘点x就好

    内容标签:业界精英 都市情缘 近水楼台 甜文

    主角:初语 ┃ 配角:叶深,贺景夕 ┃ 其它:小酌微醺

    ====================

    ☆、chapter 01

    清晨,微光渐现,日月在人们的睡梦中无声进行交替。微弱的光透过没有完全拉上的窗帘钻进房间,将一室乌沉点亮。

    初语侧卧在床上,睡姿沉静,只是眉头微微锁着,看起来睡得并不是很安稳。不过须臾,一双带着缱绢睡意的眼瞳睁开,迷离的眼神仿佛刚从某个梦境走出来。

    她穿着蓝色校服躲在大树的阴影下哭的很伤心,忽然眼前多了一只修长的手。她看着纸巾,慢了半拍接过来。而原本该是睡在一边草地上的陌生男孩将整包纸巾给了她后起身离开。

    初语靠在床头发了一会儿呆。她不知道为什么会梦到这个场景,还不止一次。这件事已经过去好几年,连那男孩的面容她都记不住了,这个情景却几次出现在她的梦中。

    初语失笑,觉得做梦这件事实在是不合常理。

    但,太现实了也没法叫做“梦”吧。

    初语起床,洗漱一番后,时间刚过六点。

    双门衣柜里,服装由浅至深截然有序的挂着。她站立片刻,考虑到一会要去的地方,在最右边拿出一条黑色长裙。

    初语肤色偏白,黑色一上身对比更加鲜明。

    将裙子换好,随手把黑色微卷的长发绾成发髻,放弃化妆的想法,她只在脸上简单涂了一层防晒便出门了。

    ——

    早上人少,车内有空调,虽然路程不近,但也不算难熬。

    到达目的地,日头已经升到头顶。

    上空是蓝的几近透明的天,几朵清淡的云可能是觉得太阳过于嚣张,聚拢在一块将它的厉芒遮住些许。

    今天的天气很好。但是地面上人们的表情却跟这灿烂的天气十分不搭调。

    周围是三五成群聚在一起小声议论的人,其中还穿插着哀诉压抑的音乐。

    初语走进一处老旧的院子,将白包给出去,做了登记,到灵堂前上了三炷香,遂走到角落里安静的等着。

    没一会儿,屋里传出震天的哭声。

    中年女人哭的歇斯底里,语不成调的念着:“我的儿啊——就这么没了——”

    悲恸之声让本就压抑的气氛又加重几分。

    死者叫魏一周,跟初语勉强算得上朋友。

    魏一周三十多岁,体检被查出肝癌晚期,不到半年,人就没了。

    初语垂下头眨了眨眼,感觉手臂被人轻轻拉了一下。

    “你什么时候来的?”

    问话的人声音有些哑,穿着深色短衣短裤,胳膊上带着孝。

    初语抬头,是魏蓝,魏一周堂妹。

    “没多久。”

    两人没再开口,许多亲戚被魏母这样一带,也开始跟着呜咽起来。

    魏蓝红了眼眶,说:“我先过去。”

    魏家亲戚多,朋友也不少。这会儿四周围满了人。

    院子里零散的摆着几张凳子,简陋的木桌上放着水和一次性杯子。几个上了年纪的男人坐在桌旁抽烟说话。

    初语不由想起几年前自己家也是这种情况。

    母亲边骂边哭,闹腾了许多天,等真正将人送走后反倒平静下来。

    没了谁日子都能过下去。只是午夜梦回时心里疼不疼,有多疼,只有自己知道,只能自己扛着。

    “景夕哥??”

    初语站的位置是大门右边的围墙下。听到声音她下意识转头看过去。

    灵堂前站着个男人。

    身着白色衬衫黑色长裤,十分简洁干练的打扮。此刻正在上香。

    初语短暂看了几秒,便收回视线。

    屋里的哭声歇了一阵,现下又黯然涌动。

    许是温度过高,初语心头生出一丝燥意。视线转了一圈后,她迈步朝魏蓝走去。

    “我想回家里看看,有什么事联系我。”

    魏蓝不强留,只问:“景夕哥……贺先生来了,你见到了吗?”顿了下又说,“这几年都没联系,也不知他怎么知道的。”

    初语听着,没接话。

    “你们……”魏蓝想问,觉得不合适,便把话打住。

    初语被晒的有些恍惚,抿了抿干涩的唇:“我走了,再见。”

    院门外,贺景夕正靠在车前抽烟。见到初语走出来,把视线转到她身上。

    初语脚步微顿,裙边摩擦着肌肤,小腿处感觉有些痒。

    贺景夕站直身体,双眸一直攫着她。

    初语看着他,表情不变,点了下头,便疾步走出小巷。

    夏天的阳光,真是让人烦躁。

    ——

    初语长大的地方位于s市的一个小镇上。离魏家不远,走路二十来分钟。如果坐电动车,用不上十分钟。

    遮阳伞撑在头顶,初语不紧不慢的沿着街道,缓步往家走。

    十米开外,一辆奥迪q7跟在她身后,直到初语身影消失在转弯处,才改变行驶方向。

    贺景夕扶着方向盘,余光扫过街边景色。

    这里跟五年前相比,变化很大。

    街道变得干净宽敞,成排的老旧平房焕然一新,脏乱的环境早已不见踪影。

    看得出zf是投了不少钱,避暑山庄的修建也给这里带来了许多商机。经济复苏了,日子自然过得滋润。

    贺景夕踩紧油门,嘴角微陷。

    然而变化大的,何止是这个小镇。

    ……

    到家的时候,刘淑琴正在院子里端着铁盆喂鸡。

    初语打开大铁门,唇角漾着浅笑,轻步走近她。
新书推荐: 养兽成夫 金主他有性瘾啊(1v1 h) 两厘米勇者团(NP) 闺韵 【咒回】嫖男人合集 极品圣皇 睡龙 朕驾崩后转生为奶酷高中生炸翻无限游戏(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