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卷一 第八章 何处相逢何处别

书名:夜游神     作者:平等云雾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二愣子双手合十夹着一根细细的木棍,全神贯注地匍匐在河滩边,对着已经堆砌起的树叶和枯枝认真地搓起篝火,当一缕青烟从中袅袅升起,周围响起了一阵欢呼。

    成功点起火来的二愣子傻笑了一会儿,又在不远处点了另外几堆篝火,不远处有几个少年已经提着河中抓来的活鱼,放到河滩的卵石上砸晕了开始处理。

    张熬夜盘坐在篝火前,非常认真地感受着面前熊熊燃烧的火堆,他享受着那温暖的温度,享受那不时因燃烧迸发的爆裂声,他突然觉得极为讽刺,上一次见到火光,还是家破人亡的那一天,也是他之后几年噩梦的开始,而一直到这一刻,他才觉得噩梦结束了。

    虽然还有许多顾虑在心中,但至少现在他不愿去多想。

    远处,孙姓少女和其他几个少女一起带着几个年幼一些的元宝从树林深处回来,怀里捧着一些形状各异的野果,有一个猎户家庭出身的少年先前教他们在树上刻下标记,避免在这茂密的森林里迷了路。

    很快黄昏日暮,二十来号人围坐在几堆烧得兴高采烈的篝火前用烤鱼和野果为他们所有人的劫后余生而庆祝。张熬夜也是第一次看到许多人脸上露出笑容,这些岁数不一出生不同的元宝们在夜色里终于像寻常孩子们一样开始聊天,在几个性格外向的主持下,每个人都自我介绍了一番,好让彼此大家都能认识,在此之前,很多人张熬夜连名字都不知道。

    之前连摸带刺从河里抓上来的十来条鱼根本不够吃的,二愣子这会儿又带了几个自告奋勇的少年一起跑溪流里开始第二轮的觅食。

    张熬夜作为这群元宝中领袖的原因,他多分了一条鱼,他从小不爱吃渔获,但这次他吃得差点泪流满面,咬下烤得酥脆的鱼肉,他已经麻木的口里又一次感受到了这烫嘴的热度和对那美味肉香的陈年记忆。

    不是那他再也不愿回忆起的东西了。他抬起头,看着那一双双还没来得及吃到烤鱼的希冀眼睛,于是用手把手中烤鱼简单分了分。

    片刻之后,那些几年没有吃过热乎食物的少年少女们,一个个都流泪了。他们一边吃一边笑,又一边忍不住流泪。

    看着这有点滑稽的一幕,张熬夜却一点笑不出来,他沉默了很久,随后轻声说道:“结束了,都过去了,大家都吃饱喝足,然后好好睡一觉,不用受寒不用挨饿也不用害怕了。睡一觉起来明天我们继续走,走出这片林,走到大路上,再碰着行人然后问清位置和方向,去镇上或城里向官府求救,有出路的,都会有的。”

    一个算得上美好的夜晚就这样渡过了。

    第二天晌午,二十二个从豢坑幸存下来的元宝终于迎来了第一个不再提心吊胆面对的明天。

    不得不说,在那极端残酷的环境下生存下来的这群年轻人们,有着常人难以匹及的毅力和体魄,一群人浩浩荡荡一路披荆斩棘越过这片无边无际的森林只花了短短几日的光景。之后这群如野人一般的孩子们走到一条宽阔的驿道上终于遇到了行人,在吓走了几辆马车和几队路人后,张熬夜终于遇到一队押镖路过的师傅,带头的镖师是个热心肠的汉子,自称姓徐,听张熬夜简略讲了他们的经历,二话不说先吩咐手下从马车里掏出了一些破旧但干净的衣物让这群苦命孩子们先换上,随后亲自护送他们去离此地最近的平阳郡平阳县。

    张熬夜坐在为首的马车上和徐镖头一路聊天,才得知此地是北海幽泉国境内,乃是北海国的朝贡小国之一,距离北海国大约五百里的路程,至于他们一路穿越而过的荒原便是当年朝歌两千一百年左右遗存下来的古战场,据说埋了幽泉国几十万大军,但如今是朝歌称帝两千七百四十五年,算算是六百多年前的古事了。要说少年口中的这离奇遭遇,徐镖头哪怕见多识广,知道这世上那芸芸修士各种玄异之事,但也只信了一半,你说被个藏匿荒山野岭的邪修掳掠那他是信的,死了几百年的古人死而不腐这算什么道理?

    几日车马工夫,到了那平阳郡平阳县内,徐镖头是个言出必行的汉子,直接带着这群孩子到了知县衙门。北海民风彪悍,古道热肠之辈众多,加上这世间那些被称为山上人的修士与凡人之间发生的苟且事数都数不过来,官府也不感多少意外,在几位当差的衙役详细记录了这群幸存孩子们的姓名籍贯之后,事情便碰到了些难处。

    这二十来个孩子里,一半家人尚在的倒还好办,无非官府颁一份通关文书随朝廷的驿站一路车马回家就是,花不了多少银子和力气。

    难办的是剩下这一半人里,要么家破人亡要么岁数太小,完全说不出个详细来。

    看到这伙孩子带头的是这个叫张熬夜的少年,一个一身读书人气质的白发师爷便把他喊来,好言与张熬夜说道:“你们这群孩子里你算是个领头的?那老夫问你,你们这些个无家可归的,有何打算?咱平阳郡虽在幽泉国内还算富裕安居之地,倘若愿意留在此地的话,衙门里便给你们几位入个籍,接下来拿着这文书在这县内找个师傅拜个师学门手艺,或是做做长工养活自己,也都算是个安分日子。不然呢,就领个两贯铜钱,虽然不多,但也够你们活些日子,那官府的义务到这儿了,接下来如何,我们也就不管了,明白吗?”

    张熬夜点了点头,“明白了。”

    他看着远处那些孩子们,回头道:“我们这些个无家可去的,我等等告诉他们,怎么选,让他们自己决定了,再来和你们说,至于我自己,我那两贯铜钱给那个叫二愣子的。”

    师爷一脸惊愕,“还有爹妈给自家孩子起这名字的?”

    张熬夜一愣,对啊,二愣子是他们喊他的绰号,他真名叫啥来着?好像姓唐?

    二愣子人呢?他在人群里找了片刻,看到二愣子正和那孙姓少女和断指的少年说着话。

    衙内的大堂里,这二十来位一同经历过从地狱到人间的同伴即将要面对分别,而且很可能是他们彼此人生中最后一次相见。张熬夜沉默地看着从豢坑里一起逃离,一起越过那风声呼啸的古战场,一起穿过丛林,一路回到人间的伙伴,他们每个人都和他一样,吃着满是死气和煞气的实心肉,他看着其中一个忍不住因离别而落泪的少年,他记得在通往地面的坑道禁制前,自己恍然一个瞬间看到他眉心的那一缕黯淡黑气。

    那是早已沉浸在他们体内的业障和兵家煞气吗?少年不知道,但他知道,这些所有幸存的伙伴,和他一样,大概也都没有几年阳寿可活。

    但哪怕如此,张熬夜也不想告诉他们。

    因为这是他自己也无能为力的事情,而没有什么比在一个人期待着新生的时候宣判他死刑更残酷的事情。

    他看着那彼此拥抱,互相道别的人们。突然想起那片荒原上,那个为了所有人活下去自刎而死的少女。

    她叫什么名字呢?张熬夜不知道。还有几年里,死在豢坑里的很多很多人。

    他永远也不会知道了。

    少年低头自语:“我会替你们活下去的。”
新书推荐: 清穿后我绑定了强国系统 快穿之大佬手撕炮灰剧本 本宫竟是个治疗师! 女神的贴身高手 我加载了怪谈游戏 宋京芳华录 请你们别缠着我 团宠崽崽三岁半,靠捡破烂养活整个仙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