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0节

书名:嫡色     作者:苏芸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皇帝坐在椅子上,因着身体还伤着,便是在这暖暖的室内,依然穿着厚重的衣服,他闭着眼睛,面容上满是疲惫。

    凤卿璃站在皇帝的身后,面上平静,没有什么情绪从他的表情上露出来,唯有看向皇帝的时候,有微微的担忧。

    寝宫内还是寂寞无声。唯有生病的皇帝与惶恐的五皇子两人略显粗重的呼吸声,在回荡。

    “你真的恨不得朕去死么?”许久,皇帝才说出了这么一句话,虽然语调平静,但是,其中的伤感,却是难以掩盖——自己养大的儿子,最后却让人拿了火炮轰炸自己。没轰死,便带着兵马来逼宫……

    便是皇帝自认自己心肠冷硬,却也还是觉得心中不好受,毕竟,这可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而且,皇帝自认,对他也没什么亏欠的。

    五皇子咬着牙,没有出声。

    恨?自然不至于是恨,只不过,那个位置太诱.人了,诱.人的让他心中,早已经没有了君父手足的概念,特别是本来离那个位置已经不远了,只要打到三皇子便可以,结果,三皇子倒了,他却离得那个位置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反而是之前一直因为身体原因表现的像个纨绔的小九,轻轻松松就坐到了他想了许久的位置上,他怎么能甘心呢?

    “怎么,你连话都不想和朕说了么?”皇帝低沉问道。

    “儿臣……罪无可恕,请父皇惩罚。”五皇子咬着牙,许久。才颤.抖这说出了这么一句话,说完之后,便像是被抽去了筋骨一般,委顿在地上。

    皇帝久久不出声,最后,只是疲惫的挥挥手,让人把五皇子带下去,五皇子忽然间,便开始嚎啕大哭,皇帝的身子微微一颤,最后,却只是别过了脸。

    凤卿璃陪着皇帝安静地坐了许久,最后,皇帝看着他,说道:“朕有些乏了,你去忙吧,最近事情多,你多辛苦一点。”

    “您还是好好养自己的身体吧,否则过几天我带那臭小子进宫里,您连自己孙子都抱不动,那就丢人了。”凤卿璃担心看了皇帝一眼,嘴上却并不饶人,皇帝听了,眼中浮现了一点儿笑意,挥挥手让他赶紧滚蛋。

    凤卿璃从皇帝寝宫出来,便开始忙碌起来,外面诸事繁杂,五皇子此次最后的一点儿势力都已经被连根拔起,而他这次犯下这么大的罪,皇帝自然也是不能姑息的。

    隔了两天,皇帝便有圣旨传下,五皇子赐死。五皇子家眷贬为庶人,幽禁终身;协同五皇子叛乱者,满门抄斩……至于裴德妃,不等皇帝惩罚下来,便已经在自己的宫内自尽了,但是即便是如此,还是被褫夺了封号,贬为庶人。不得葬入皇陵。

    凤卿璃对裴德妃可是没什么感情的,但是对五皇子妃和五皇子的孩子,心中却是怜惜的,顾明萱对五皇子妃的印象也很好,虽然现在她已经不是皇子妃了,但是还是很愿意照顾她们的,所以,虽然他们是被幽禁的,但是也没人敢对他们不好。

    皇帝经过这次的事情之后,虽然伤势已经痊愈,但是身体却每况愈下,早早便把政事交给了凤卿璃来管,凤卿璃忙碌归忙碌,但是为了不让“别的男人”上自己的床,非常勤奋的天天回雍王府休息,便是凤卿璃因为对北凉国南凉国的计策生效而忙碌不休的时候,便是刮风下雨大雪漫天的时候,都不能阻止他捍卫他床榻不被“别的男人”侵占的脚步。

    顾明萱因此很是无奈,这父子俩生来就是当冤家啊,恪儿还小,喜欢睡在她身边,而凤卿璃,却一回到府中,便首先把恪儿拎出去给奶娘,美其名曰:将来是要当家的,从小就要能够独立处事。

    那理直气壮的无耻模样,让顾明萱实在是无法直视。

    好在,他也只有晚上才有空。

    两个月后,因为这场逼宫而来的骚乱,已经逐渐的平息,皇帝下了圣旨,册封凤卿璃为太子。册封顾明萱为太子妃,这场因为储位而起的争端,终于尘埃落定。

    在搬进东宫之前,顾明萱思量了几日,便到了顺安侯府——京中前段时间被五皇子放出了流言,说是顾明榕是她害的,虽然这确实是她做得,但是顾明萱自然不想要这件事情外传。毕竟,事实的真相如果披露,对自己的父亲,实在是个伤害,顾明萱不会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而且,顺安侯府现在没有女主人,确实是不方便,至于让自己的父亲另外娶一个。顾明萱却又隐隐心中有些不愿意——人差了,她怕委屈了自己的父亲;人好了,怕冲淡自己娘亲在父亲心中的地位。

    她希望父亲心中最重要最美好的回忆,都是关于和娘亲的,这是她一个做女儿的私心,因此,这次到顺安侯府的时候,顾明萱和崔氏说起了把崔姨娘扶正的意思。

    崔氏有些惊讶,不过,现在顾明萱的话分量自然是与之前不同了,既然她有这样的意思,崔氏便也点头同意,办完了这桩事情,顾明萱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亲自去见见顾明榕。

    但是半路,却被顾文谦拦住了。

    “再过几日,榕哥儿就要离开京城前去外地求学,最近正在辞别朋友呢,这会儿并不在家。”顾文谦看着顾明萱,笑着说道。

    已经是五六月的天气,繁花次第开放,顾文谦站在花园里,看着自己最爱的女子给自己留下的血脉,心中骄傲的同时,也叹口气,对她说道:“为了父亲的事情,你受累了。”

    顾明萱一怔,看着顾文谦的面色,心中,浮现出了一个想法:“榕哥儿的事情……父亲已经知道了?”

    顾文谦微微点头,最开始最是恼怒怎么有人敢朝着自己的儿子下手,等后来,虽然有些蛛丝马迹,但是线索后来却断了,他不甘心,继续查,后来没有查到这件事情的真相,却意外从何氏早年打发走的一个丫鬟的口中,发现了另外一件事情,顺藤摸瓜查下去,那还能不知道顾明榕的身份呢。

    心中百转千回,再结合之前查到的一些蛛丝马迹,便查到了女儿的身上,顾文谦推断出了真相之后,心中难堪难受,又心疼。

    此刻说出来,倒是松快了不少。

    笑了笑,顾文谦让顾明萱赶紧回去。他的乖外孙肯定想母妃了,至于其他的事情,顾文谦自己会处理。

    顾明萱离开的时候,顾明芝正从外面回来——凤卿璃炙手可热,顺安侯府也随之被许多人巴结,身为顺安侯顾文谦现在唯一在室的女儿,虽然大家都知道可能顾明萱和何氏有些不打对付,但是不管怎么样,顾明芝还是被许多人视为交好顺安侯顾文谦的一个捷径,在外面很是受欢迎。

    顾明芝有些惧怕顾明萱,顾明萱看了看她,只是温言说了几句——父亲总归是疼这个女儿的,便是顾明榕,父亲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可是,总归养了这么多年。感情不可能说没有就没有,既然如此,为了父亲,她可以妥协,反正,顾明芝和顾明榕,也没有做太大的恶事。

    至于顾明荷——顾明萱的眼中闪过了笑意,她以为顾明荷已经死在了狱中。但是后来才知道,顾明荷现在还活着,不过,过得还不如死了——她被毁了容、剪了舌。挑断了手脚筋脉,被卖到了山中,成为了一家穷的娶不起妻子的三兄弟的共同的妻子!

    顾明萱眼中泛起了笑,顾明荷是那么骄傲,觉得自己是这府中最好的女子。所以嫉妒恶毒、野心勃勃、欲深沉,到最后,她所想的,全都落空,只能残缺不全的过着她最恨的日子。

    如此,估计比死了难受多了吧。

    顾明萱笑了笑,她也不是什么善良的人,本想着,这辈子,定然要化身修罗,报那血海深仇,哪知道,会遇上那么一个人,事事都帮着她,打架陷害诽谤,样样帮她做完……

    心中满是对那个人的思念。顾明萱心中便有些抑制不住的思念,想要赶紧回府换身衣服进宫去见他,哪知道,马车帘子掀开,她一下子便怔住了,却见马车里,本来应该忙得脚不沾地的凤卿璃,正半卧在红色的锦被上,乌黑的头发散下,玄色金边的锦衣凌乱,衬得他那张面容,更是魅惑到了极点。

    顾明萱便看呆了。

    “娘娘,怎么还不上车?”凤卿璃轻咳一声,眼神炙热,戏谑着询问道。

    他的目光,已经落在了顾明萱玲珑有致的身段上。心中,痒痒的厉害——当太子真没什么好的,每天累得连萱儿谈“生人”的时间都没有了,他都要憋死了。

    顾明萱从惊中回神,听到凤卿璃这般讲,便上了车,跟车的杜鹃识趣的没有进来,凤卿璃赞了一声上道。直接抱着顾明萱便是一阵亲。

    他是太想念萱儿的甜美了。

    回了府,进了屋,把碍事的小鬼扔出自己的屋子,凤卿璃直接便扑倒,等到他“箭在弦上”的时候,顾明萱却红着脸,喘着气,媚眼如丝,说道:“卿璃表哥,我小日子来了。”

    “……”凤卿璃咬牙切齿:“你之前小日子不是在月初么?”

    “可是生完恪儿之后,变成月尾了啊。”顾明萱分外的无辜,难道这时间,还能由着她高兴,什么时候来便什么时候来么?

    凤卿璃:“……”

    没关系,本王有一辈子的时间来和这该死的小日子做斗争,不信这小日子,还能一月来一次,一次三十天!

    书香门第【布受天下】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新书推荐: 超神学院之远古祖神 我是一具尸体 隐凤朝阳 重回校园的休闲日常 秀爷渡劫失败后[星际] 侯门衣香 庶人 我嫁入了顶级豪门